Archive

‘課程相關’ 分類過的Archive

【醫訊第四刊】進入醫學院的心情:給升大二學弟妹◎蔡季霖(醫學二)

2012年6月8日 尚無評論

即便是老梗,但還是得說大學生活真的是一晃就過去了,二下的日子剩下不到三個星期就
要結尾,幫你們辦宿營和籌備醫學之夜好像也只是沒多久以前的事情。新的課程規劃,似
乎也打亂了醫學系大二上本來應該有的悠閒時光,必須要提早一個學期來到醫學院,面對
這種情況,也只能替學弟妹們加油打氣,盡力的發揮你們的二上的燦爛時光,同時在醫夜
綻放出最閃亮的光彩吧。

跟開闊多元的校總區還有清幽的社科院區相比,醫學院著實是冷清了些,種種的生活機能
和總區相比確實也比較不如。不過來到醫學院上課,就會開始覺得有種真正身為醫學生的
感覺。講到上課,那就來談談共筆吧,這淵遠流長的制度,最主要就是希望藉由分工合作
的方式,一同減輕大家在課業上的沉重壓力。因此很明顯的,共筆是一種公共財,要做出
有效率的共筆,不單只是幹部們的工作,也同時是每一位參與其中的同學的工作。講這些
責任使命什麼的感覺很抽象,不過沒關係,真正身在其中時,就會慢慢地有些感覺。用一
種比較極端誇張的比喻,共筆就像是所有同學在學海中共同搭乘的一艘船,要航行的遠,
就有賴在船上的各位一起努力了。共勉之。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三刊】醫學系大七生活◎劉子弘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提筆之際,已然經過內外婦兒四大科的洗禮,實習生活逐漸邁向尾聲,然而回首去年六月連抽血、打針都不甚熟悉的自己,如今已積累出一種尚待磨練、卻穩定成長的自信。

名義上是學生的我們,每天一大早要先到醫院看病人、參與晨會,之後對新入門診或住院病人進行病史詢問、身體檢查、書寫病歷,與主治醫師迴診查房、討論治療計畫,進行病例討論或文獻閱讀的報告,並擔負了抽血、打軟針、做傷口或引流管的換藥、放鼻胃管、導尿管、拆線或移除管路、做心電圖、動脈血氣分析、血液抹片、運送病人、送檢體、協助處理醫囑或文書作業等雜務,在外科則加上充當跟刀拉鉤的人力。

實習醫師須過夜值班,每週工時偶逾80小時,連續工時則達36小時之久,相對需要體力負荷。繁雜工作之餘,也須致力於醫病溝通,避免可能的醫療糾紛,甚至臨終關懷,陪伴病人走過生命的幽谷,偶不經意會收到家屬的感謝函。

實習期間除了盡可能讓自己適應新環境,也要檢視醫療體制面的問題,如基層醫護人力失衡的工作環境與薪資結構、健保遭受濫用或分配不均的醫療資源,不時思考自己要成為怎麼樣的醫師、未來能為台灣醫療做出什麼改變,如此便能不愧這庸碌而倏忽即逝的一年!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二刊】課程改革 你有話要說嗎?

2011年11月30日 尚無評論
你知道嗎?「淨空政策」[1]推行數年後,遇到不少阻力!

以必修課表而言,前兩個學年和大三、大四這兩個學年的課業負荷比重明顯失衡,早是公認事實,無須贅述。以時空的割離而言,大二下以前的課程悉數安排在總區,醫學系學生彷彿「沒有一個家」;而之後又「被鎖在白色巨塔」,幾乎與公館校區斷絕聯繫。以課程實質內容而言,低年級學生難窺基礎醫學之堂奧,對醫學這一行懵懵懂懂、遑論形成進一步認同,卻要在諸多人文課程架構上憑空想像臨床現實;高年級學生真正碰觸到病友、家屬時,卻苦無相關課程配合,只能從經驗中自行摸索,是故,全面檢討淨空政策,已然成為師長與同學間的共識。

至於具體方法為何?最直接的方式便是將基礎醫學課程前移、且將人文課程貫穿七個學年,如「寄生蟲學甲」、「微生物學免疫學及實驗上下」等等與大三其餘科目不盡相關的課程,可以挪至大一、大二;「醫療與社會」、「醫學與人文」或可更替至大五、大六。

目前醫學系多量的基礎科學及人文課程,讓學生「什麼都要吃,卻什麼都吃不好」,進而對課程安排產生疑慮。熱心的同學們,開始在p2的invitro版上,針對特定課程的存廢或將其列為必修之必要性熱烈討論。有論者以為,雖作為大一大二基礎科學訓練,然「普通化學丙」、「普通物理學丙」、「微積分乙上下」、等與未來課程乃至執業少有關係之課程,有調整授課內容、學分安排甚至刪減之必要;又有論者以為,應綜合考量目前列為必修的人文課程,並適時尊重同學在其中選擇、以及修習表訂外的人文課程的權利。或可參酌法律學系將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列為大一新生三選一必修的制度,將醫學系同學真正需要的課程,放入「幾選幾」的群組之中,供同學自由選擇;餘下空堂則可做自我多元諸如此類對於課程的發聲,相當豐富多元、但一切仍在未定之天。總之,討論已經開始了;如果你對於這波課程改革,有任何的意見想要訴說,都歡迎你/妳,到p2的invitro版上參與,一起為造福往後學弟妹努力。

[1]:指將所有基礎醫學課程皆挪到大三以後再讓同學修習的政策。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投稿:回首大一大二醫學教育 (李昕陽)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台大醫學系的學生在大一大二時,上完系所必修課後,最常聽到的一句評論是什麼?

「以後當醫生又用不到,幹嘛學這個!?」

過去,我覺得這代表的僅僅是醫學系學生狹隘的視野,是「進醫科就想拿刀」的傲慢心態使然。然而,或許可以有另一個角度的解讀。

在「多元發展」的大纛底下,台大醫學系系方將多數大一、大二的課程「委外經營」。諸如普通生物學、心理學等,都直接交由生命科學系或心理系這些開課系所規劃,系方甚少(雖非沒有)與開課系所溝通那些東西是適合教給醫學新生的?於是,這些各系所的大師們(師資確實都是一時之選!),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來教給醫學生該領域最廣博豐富的知識。結果,醫學系的新生因此無端增加了不少課業壓力,甚者,連學習的胃口都被弄壞了。

「多元發展」的空間,是台大做為一個綜合大學的優勢,也是台大醫學系賴以迥異於其他醫學大學的珍貴資產之一。是以,我無意否定這樣的基本教育方針。問題在於,台大醫學系要怎樣踐行「多元發展」?

透過這幾年來的實驗,由系方廣泛地指定各領域的系所必修,包括普通物理、微積分、普通心理、普通生物學等,已經被學生不斷的反映造成課業負擔過重、學習成效低落、甚至排擠了醫學系的學生選修其他課程的空間。

這就是問題所在!為了學生多元發展的課程設計,反而壓縮了學生多元發展的空間!?

我認為合理的課程規劃如下:在大一上學期時,提供醫學心理、醫療資訊與實證醫學、衛政健保等介紹性質的必修課程,使得學生知道醫學系與其他領域連結的關節所在。學生對於其中一些領域感到興趣後,並想要深入探究時,就可以利用大一下到大二這長達一年半時間,選修台大其他系所相關的課程。至於普通物理、普通心理這種要廣不廣、要深不深的雞肋課程,自然可以予以刪除。若學生在大一上時對物理學或心理學有特別的興趣,可以在其他系所的必修課程中得到更全面、更深入的學習。或許有人會質疑,大一新生怎麼有可能在半年的介紹性質課程中就知道自己未來要往哪個醫學以外的領域多元發展?我的回答是,一個高中畢業生,在經過國、高中的基礎教育以後,不少人都已經對於自己的興趣、性向有一定的認識。大一上的課程,不過是把國高中時期沒有被介紹的、未來醫學生涯的面貌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如此,台大醫學系的學生將能更充分的發揮台大做一所綜合大學的優勢,能與更多其他領域的學生交流學習。國內的其他醫學大學,只能有限的聘用其他領域的教師,其學生雖然可以透過通識課程接觸不同領域(如電機、法律),但卻沒有更進一步的管道可以深入學習。台大的優勢在於,我們可以透過選修、雙修、輔系等成熟的管道,跨科系的深入學習其他領域的知識,甚至思考方法、研究方法:這是其他醫學大學無法企及的重大優勢!

「多元發展」,系所指定必修課程不是唯一的方法。由系方制定友善的制度,讓學生有更多空間自行選修、雙修、輔系;或由系方透過學程等套裝課程讓學生在更濃厚的醫學色彩中進行多元發展,都是值得考慮的選項。這些台大學子獨有獨享的制度,才是台大醫學系在未來能夠繼續延續百年老店招牌的關鍵優勢。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社評:學生自評應該主動出擊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2009年末,在喧騰一時的洪蘭事件之後,本系系學會舉辦了「力挽洪蘭」討論會,其中一項結論便是「試辦醫學教育自我評鑑制度」。去年春天,系學會組成自評小組,首開國內醫學院學生自評的先例 ;評鑑結果撰成<醫學院教育之學生自評—台大試辦經驗>一文[1],刊登於《醫學教育》期刊(劉子弘、何明蓉 2010)。而今年,學生自評堂堂邁入第二屆,在醫聯會及各校系學會的通力合作下擴大舉辦。這次全國性規模的自評,(本刊截稿前)刻正如火如荼進行資料分析。

學生自評雖然尚處於萌芽階段,卻已小有成效,且也頗受師生肯定。透過自評的佐證,不僅有助於系方瞭解輿論對於「資源應該如何配置?」、「政策是否受到歡迎?」等議題的風向,更成為學生直接反映民怨和訴求不滿的籌碼。在自評加持下,沈滯多年的課程改革和空間規劃重新成為可能,且可望一年比一年更進步。更重要的是,學生在公共討論的過程中不再無聲,甚至掌握了相當程度的主導權。正是在這個意義下,學生自評與學生權益的維護和提昇相互扣連。

就以這次「雙輔事件」為例,我們可以利用自評結果及其他線索來推敲系方和同學對雙輔之間的認知落差。不可諱言的,系方態度正如黃天祥前系主任在多年前的採訪[2]中表示的:「不建議醫學生修輔系或雙學位,因為醫學系一到七年級的課程實在太重」。此與自評事實上若合符節:根據第一屆自評,分別有75.2%和90.5%的學生認為共同通識課程(大一二)及基礎醫學課程(大三四)「時間配置對選修外系課程或參與社團活動造成不便」。而本刊搶先取得的第二屆自評原始資料亦顯示,大一至大四分別有71%、91%、75%、90%持相似立場。

然而,對於同一個現實,我們可以當作無奈的必要之惡,可以視為有待推倒的大牆,也可以更開闊地以「山不轉路轉」的方式調和。重點是,作為學習主體的學生,心裡怎麼想?他們對自己的生涯規劃是否有著迥異於傳統的想像呢?若有,我們主張這些藍圖不僅應受尊重,更應得到系方鼎力支持,因為這誠然是創新和科際整合的重要源泉。可惜,在有限的題數侷限下,過去兩次自評無法窮盡呈現學生的完整意向。

事實上,「雙輔小組」也作了一項網路問卷調查,截至九月十七日止,寄送問卷919份,回收158份(回收率17.2%)。結果顯示:各年級回答問卷者計有約93%對雙輔轉有興趣,卻有86%以上的人曾經系必修課成績為B+以下;41位曾經不及格的同學中有40位感興趣,137位曾經必修課B+以下的同學有131位感興趣。不過,因為調查期間正值暑假,又因事態過於緊急倉促,儘管二三年級皆已有約40人填達,但整體回收率還是過低。雙輔小組面對的劣勢恰恰是學生自評的優勢。來者猶可追,我們鼓勵自評小組隨時關注時事和輿論,據以更新問卷題型,以期更真實地呈現學生的聲音。

正如 <醫>文指出的:「醫學生透過自評關注周遭的教學環境,一方面可以凝聚學生對系上的向心力,促進學生自省、珍惜、運用既有的學習資源,一方面透過與師長研擬自評問卷的設計與後續延伸的各項改進措施,營造院系與學生的正向互動」。學生不再只是口出「反動性的」(reactive)怨言,期待下情能夠上達天聽;更要學會雙向對話,主動設定議題,並研擬建設性的方案。這正是學生自評所能,也所應扮演的主動角色。這是我們對自評和台大醫學生所抱以的厚望。


[1] http://homepage.ntu.edu.tw/~b94401076/Self-study.pdf
[2] 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44128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醫學之境的邊界 其他的可能(陳宗延)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陳宗延 B97
雙修:社會學系 輔系:經濟學系

其實遠在進入醫學系以前,我就打算要雙修社會學系了,甚至還很不知天高地厚地寫在申請入學備審文件裡(笑),幸好老師們不以為意。我在高中時主編校刊,主持一個關於野百合學運的專題,其中好幾站駐足台大社會系和中研院社會所。多位前學運分子如今成為以社會學為志業的教授,讓我好奇這是怎樣的一個學門啊?那時起,課業之餘,我的興趣由自小熱愛的文學「分心」到社會學和社會運動上。會念醫學系,多半是半推半就的結果;因此雙輔的最大動機,其實無非帶有自我實現的印記。

在醫學之境的邊界,我看到社會學的可能性。當我們把眼光侷限在分子、細胞、組織、器官和系統時,忘記患者其實是一個完整的人;當我們為個人對症下藥時,又往往忽略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是作為整體的社會,隱藏著更為基礎的社會病理。弔詭的是,在社會系所學,促使我努力完成醫學系課業的決心。依據我極為侷限的經驗,我想成為一個能從制高點看問題的,無論是醫學生、醫者或(醫學社會學)學者。

而我所輔系的經濟系,採用與社會系幾乎徹底對立的起手式和立足點。不過,正因如此,對於健康體系的運作,我在兩個學科習得的分析方式,有助於我反覆激盪辯證,從而慢慢思索是否悖反的立場具有調和的可能性。我也在思索,或許對於我個人的生涯而言,公衛領域會是醫學、醫學社會學和健康經濟學之間一個適合的連接點。

三年修課,雙輔學分修完近半。我目前打算在大五展延學業一年,打好基礎。醫學系的必修課總是把課表填得滿滿,我排課只能被動地「見縫就塞」。說來有點可惜,不能和其他系特定年級的同學一起從頭到尾修課,有時也必須犧牲由基礎而進階的學習原則。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我因此也多認識了橫跨多系和多年級的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特別社會系是一個包容性很強的系,我很輕易就能融入學生們課堂內外的公共討論和實踐之中。

我認為這次系方政策的改變(或延續?)道理上是站不住腳的。不同學問的激盪,能擦出怎樣的火花,我們期待都來不及了,怎會反對呢?以成績作為轉出標準更是荒謬。不過,更深層的問題或許與醫學專業的定位有關。借鏡國外,如果基礎醫學課程研究所化,預醫(pre-med)階段的雙主修也就順理成章了。

對雙修社會系有興趣的學弟妹們,我只有幾句話要說:倒不一定要拘泥於修完學分,請盡量享受仁愛路大學缺少的另一種大學風貌吧。不過若真想修完,也請務必提早排好課表,其實拿到雙修學位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雙主修我學到「反省精神」(走路草)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走路草 B97
雙主修:人類學系

現在的我座落在求學時間軸上的大四,在醫學系和我雙修的科系─人類系─兩個科系中已有粗淺的接觸與認識,剛好是回首過往與前視未來的絕佳時刻。藉由這個機會,我整理出三年中與雙主修相關的種種關鍵,悉心推敲他們如何深刻地影響著我乃至於呈現出如今的樣貌,加以思考另一科系影響下的我未來願走的道路。

人類學與「反省」精神

而如今想來,我只能說一切都是巧合和機緣。我將一上原已臃腫不堪的課表硬是塞入一個下午的「人類學」,同與人類系大一同學初探此領域。起初我只特別鍾情人類學家至異地探索的浪漫情懷,認為人的一生中都該有數次冒險,並以冒險換取成長。人類學家最主要的研究方法─田野調查─成為滿足我浪漫幻想的出口,然而這樣的想像不久便形告破滅,回省當時的想法,我現在認為我對人類學家的浪漫想像充其量只是自得其樂的幻想,同時在現實生活裡亦無行動力可言。除去了自我耽溺的幻想,人類學還有什麼值得學習或借鏡的理論與知識吸引那時的我?我會說:「反省」精神。舉例而言,瑪格莉特‧米德在1928年出版的《薩摩亞人的成長》一書中寫下在薩摩亞當地的田野調查資料,發覺當地青少年鮮少出現叛逆期,這個民族誌成果挑戰了當時美國社會科學普遍將叛逆期視為青少年成長的必經過程。以一個民族誌成果挑戰自身社會所認為的普遍真理,進而剔除霸權文化的偏見,這是當時我最為欣賞的特色,也是我認為我們普遍缺乏的精神。

知識累積v.s.社會實踐

升上二年級的暑假,我申請雙主修人類系,通過後便開始陸陸續續地修課,每學期約二至三門課,至大三結束已累積二十五學分,大約是必選學分的三分之一。若想要修到學位,免不了須延畢一年,很多人得知後問我的問題不外乎下列幾種:為了另外一個科系延畢一年值得嗎?這個和醫學有什麼相關?我必須承認:起初我也難拿定主意,左思右想也盼不到一把丈量得失的尺。但越了解人類學後,我越覺得是否向別人回答上述問題已不甚重要,答案留給自己就好,留給未來不同時間點的我反覆問答也好。另一方面,醫學和人類學同樣處理人的問題,雖然研究方向和目的全然不同,但對我而言,結合兩者的關鍵便在此,而人類學的田野研究法,有機會獲得不同面向的觀點和說法。累積的知識是為了能社會實踐,並試圖解決各種現代社會隱微難察的權力問題,特別是未來極可能擁有醫療制度及文化賦予各種權力的本系學生,而雙主修絕對是一條值得嘗試的道路。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跟著感動走,全力以赴(陳彥奇)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陳彥奇 B96
雙主修:物理系 輔系:數學系

事出必有因XD

我高中的時候其實對於數學、物理、化學、生物都相當感興趣,若要追溯到更小的時候的話,那我應該是對計算機科學感興趣才對。小時候其實對於醫學系所要學的東西和所處的工作環境並不是非常了解,倒是聽到許多長輩訴說念醫學系有多威猛。我那時看過電影《羅倫佐的油》,因此對於成為一個神經生物學家非常嚮往,不覺得念醫學系有甚麼奇怪,而且台大醫學院也有些老師的研究主題看起來滿有趣的,於由於我同時對於其他科學領域也很感興趣,才會想說念台大的話,還可以去別系修修課,我那時對於大家所說的跨領域非常嚮往。那時我很喜歡化學實驗,很想進台大之後雙主修化學系,實際上沒有想到今天所做的事跟當初想的完全不同。

遊戲開始…

我在2007年進入台大醫學系,因為我一直沒有忘記我認真念書的初衷,所以我升大一的暑假就很認真念書,包含把Campbell幾乎念完一遍(很有用, 這對於我後來念其他原文書或科學論文影響很大)。很多人覺得我精神不正常,因為不會有人考完指考去K書中心一天念十個小時以上的書。但我知道我不能對自己不誠實,如果我不認真學習,那我又何必費那麼多力氣參加考試?

大一的時候我都很用功念書,我希望獲得好成績申請雙主修跟輔系。我研究了一下化學系的規定,發現規定相當嚴格,申請前必須要先修過很多化學系必修課,學分很多,我知道我一定修不完,就算申請上了,要面對很多實驗課,我那時雖然對於實驗有些興趣,但是課表並不容許我修那麼多課。我也很喜歡物理,那時候的想法是雙化學輔物理,發現雙化學比登天還難之後,目標調過來變成雙物理輔化學。

暫離?

對於一個醫學生要雙主修,並且想要修完另一系的學位,延畢幾乎是個無法避免的結果。我那時無法與家人在這個面向取得共識,另一方面是家人也不希望我花太多時間學習醫學以外的知識,他們覺得醫學知識浩瀚無邊,都學不完了怎麼還去學其他東西?我曾嘗試在大一下學期開始修些物理系的課,因為前列原因被家人阻止所以失敗。

一般來說,要學會一樣東西,不一定需要修課。實際上以我從高中以來的經驗也確實是如此。那時就先把雙主修這件事情擱著。我大一寒假的時候加入解剖學科謝松蒼教授的研究團隊,謝教授是非常好的老師,溫文儒雅的學者。你可以在老師身上看到一位學術研究卓越的科學家同時又是一位對學生很熱心的老師。我們知道要驅使一位學生努力有兩種途徑:1.嚴師出高徒 2.老師真心幫助學生,讓學生覺得不認真努力對不起老師的好意。我很幸運的是遇到後者。

投入實驗研究之後,我暫時忽略了雙主修這件事。實際進入科研前線之後,讓我了解到跨領域知識的重要(我們做的是傳統的生物醫學實驗,不過在閱讀文獻的過程裡面,我發現缺少數學、物理、化學甚至計算機的能力對於延伸觸角有很大的阻礙)。我嘗試要再去學習數學、物理、化學還有寫程式,但是因為實驗忙碌的關係就有一餐沒一餐,那時實驗做得算是愉快,因此也沒有想太多就是了。

升大二的時候因為家人攔阻還有我進入實驗室的關係,就沒有申請雙主修物理。大二上是醫學生的黃金修課學期,同學都分頭選修各種不同的課,我因為待實驗室的關係,就沒修外系的課了。現在想想,那時應該去物理系數學系修修課才是。雖然那時覺得應該投入所有時間做實驗,以求趕快做出成果。但是經過後來的學習經驗,如果要我重新選擇的話,我會選擇不要埋首實驗室,而是去多修課多看書增廣見聞。

排二下課表的時候,多虧「選課輔助程式」的幫助,我發現二下醫學本科的課雖多,但是仍能排進物理系的應用數學一,基本上就是線性代數啦。順便排了一下之後可能的課表,發現展延兩年可以修畢物理系雙修學分。我心中轉向物理的小惡魔又蠢蠢欲動了XD

我二下跑去修應用數學滿愉快的,反倒是在醫學系的科目修得很慘。我在應用數學期中期末都拿到滿分,但是寄生蟲學都只有六十幾,重點是念寄生蟲的時間好像還比較多,實在令人非常洩氣。我漸漸發現我不是個念醫學的料,而且我感覺到我對數學跟物理的興趣是遠在醫學之上,而且也超過實驗研究。在加上學期中我在實驗室遇到一些讓我極度困擾的事情,雖然教授很挺我,但是我想了很多,我想我終究不會當個生物學家。我大三之後就沒有繼續做實驗了,但是以前在實驗室學習的那些「怎樣學新東西」其實滿有用的,就算我後來跑去念別的領域,還是常常用以前學習的經驗。雖然放棄了實驗,但是似乎也沒有完全白費啦~

與家人經過一番協商,我總算在升大三的時候申請雙主修物理輔系數學。我很幸運獲得錄取。但其實我心中是比較想轉系,我根本就不想再念那些東西了,當然要面對的壓力也不是說要克服就能克服的。

黑暗時代?

大三上要修解剖組織生理,沒有辦法修任何物理數學課,在醫學系念到快崩潰。考完期末考受不了,就去拿了一本代數的書來念,結果發現數學比我想像的還要有趣。我很喜歡數學和物理,但是我不喜歡實驗,也對應用的東西沒興趣(實際上我不太喜歡做一件事情之前想說他有啥用?能賺錢否?),所以我打算做理論物理。三下修了數學系的密碼學更加讓我確信。

大四要修病理藥理內外科一堆東西,沒辦法修數學物理課,只能靠平常自修,但是沒修課再加上一堆惱人的考試讓我效率變得很差。最後變成在休養生息居多。

中間有一個插曲,因為醫學系念完大四可以用同等學力考碩士班,我在考試報名前才決定要考,但是我平常念數學比較多,所以準備不及,我同時念好幾本大書,不過沒念完,再加上寒假的時候感情出了點問題,我最後根本沒辦法去考試,計畫因此失敗。

我本來想考物理所,一方面是想直接越級,一方面是要逃避雙主修物理必修的一些物理實驗課。因此我在這邊提供一個想法,就是如果決心轉換領域的話,可以趁早準備直攻碩士班,反正念完能回醫學系繼續念(或是直接用碩士學歷去申請出國)。

後來想想是件好事,因為我只是想做數學物理跟弦論,若是教授不願意收我的話(我那時念的物理還很少)我就得去做實驗或是生物物理,我的下場會比原來還慘XDDD

新階段~

物理所計畫告吹之後,就照原定計畫大四念完延畢兩年。原因是:

1.數學物理越年輕學越好,我覺得念過解剖這種東西之後,明顯變笨,如果再拖下去的話就甭念了。

2.先念完兩年,到時候如果回去醫學系的話,還能繼續做數學物理的專題,畢竟,理論的東西不像生物論文查查英文單字就能看懂。

大四結束之後,我沒有參加國考。我選擇認真的自修數學跟物理,準備即將到來新學期的挑戰。

另外要說的就是,去雙輔不是只有修修課滿足畢業要求。而是實際去了解那個系的精神。台大很多老師都很棒,不太會因為你原來的系這種背景而歧視你,當然我也有踢到鐵板過,不過很少,大部分的教授都滿熱心的,樂意與學生討論問題,我就相當幸運的遇到了幾位。

整個過程中不斷的有迷惘,我想這是相當正常的,因為台灣的教育一向不太鼓勵學生有甚麼自己的意見,只會叫大家跟著潮流走。不過我認為,我們都太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了。我們常常不是活出我們應該有的樣式,而是活出別人要你活的樣式。更可憐的是,往往那些對我們人生貢獻最少的人,卻是意見最多的。而我,到目前的學習,越來越肯定自己該走甚麼樣的路,信心也漸漸加增。

一般來說,大學應該是要鼓勵學生發現自己的潛力和恩賜,把能力用在適當的地方,而不是設立種種的限制來阻礙學生發展。這次規定最令人無法理解的地方在於,它完全不給學生機會。設想有同學大一上因為還不了解念書方式,普通生物學拿了70分,他就永遠喪失雙主修的資格了,就算他之後都拿書卷獎也無法挽回。一般來說,教育的立場應該是希望學生經由一個學習的過程漸漸進步,漸漸掌握學習的方法。教育者應該經由這個過程,來給學生較多的正向回饋,增加學生的信心,會比藉由種種規條來箝制學生來得有用。

總結過去經驗,我並不是一個能夠一步到位的人,常常是隨著遇到的狀況不斷轉彎。比起那些走直線的來說,似乎浪費許多時間,不過換個角度想,沒有這些經驗又怎麼知道自己究竟喜歡甚麼、或不喜歡甚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跟著感動走,全力以赴。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為自己多開幾面窗 (劉昱亞)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劉昱亞 B93
雙修:外文系 輔系: 工管系企管組(管院已不開放輔系)

在醫學系打滾三年之後,因緣際會我參加了德國林島諾貝爾獎得主會議並且在德法兩地旅遊。在那裡突然覺得自己的視野很狹隘,便心生去別的領域拓展視野的想法。當時便出現了交換學生的念頭,因為申請不易,我便將展延學業去雙修輔系列為備胎方案。因為後來有去UCLA交換學生,便只修了外文系一門課與工管系兩門課,可是這三門課對我的影響是遠超過任何一門醫學系的課。而我覺得更大的收穫是來自於同學師長所帶來的刺激與機會,我能參加交換學生與YEF創業競賽,是因為在這幾門課中認識了幾位貴人。透過與他們的交流與請益,我也找到了一些原本不曾思考過的未來可能性。透過他們所帶來的刺激與可能性,我又認識了更多人,找到了更多機會,直接地改變了我未來的方向與思維。我在大七下的時候,一邊實習一邊夜修,雖然很瘋狂也很辛苦,但是我從來沒有在晚上上課時感到疲倦或無聊。

系上的新政策無疑是在扼殺多樣性,成績誠然很重要,但是在等第制的精神上,很多人根本就拿不到B+。最後就會造成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專心念醫學可以拿好成績,但也許並不想去雙修輔系。反而那些對醫學興趣一般,希望能夠多元發展的人沒辦法拿到好的成績,卻無法雙修輔系,便成一個死局。我覺得人生是一個機運的遊戲,在有餘力的時候,都該為自己多開幾面窗、幾扇門,讓自己有機會在不同領域悠遊,發展更完善的自我。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哲學與醫學的雙重變奏 (許自呈)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許自呈 B93
輔系:哲學系

高中時就對哲學有興趣。大二時自己讀過一點西洋哲學。大三時因為讀唐君毅先生的書,對中國哲學產生了興趣,遂於大三下開始利用一點點的空堂在哲學系修課。後來決定輔修哲學,寄望能啟發自己對宇宙人生的反省。由於醫學系課業繁重,因此決定空出大五這年,修畢輔修的學分,順便修點其他系的課。

決定延畢的原因:1.想多修點哲學的課,2.興趣廣,想修點其他系的課,3.台大學術
資源豐富,科系齊全,不能多加利用可惜,尤其2.。(醫學生礙於系上課業繁重不及備載
,往往很難有機會多伸出知識的觸角。)

這一年我做了些什麼

大三和大四時我完全沒有更動系上排定的課表,只在有限的空堂中塞入哲學的課。這段期間完成的:1.修了介紹儒家(先秦和宋明)和佛學的課,以及German Idealism,2.旁聽了西哲史二上(Continental Rationalism & British Empiricism)、宗教哲學、及中國通史,3.自修了介紹老莊的書、一些新儒家學者寫的書、一些佛學的書、跟著課程進度讀過Copleston的西哲史,讀了雜阿含經一半,以及一些介紹中國歷史(錢穆、余英時)、演化、前世催眠(Brian Weiss)的書。4.參加醫學院羽球隊、拉拉小提琴調劑身心。

大五包括08年暑假完成的:1.修畢知識論、形上學、倫理學,2.旁聽了哲學所的課(主要是佛學的),3.修了心理系、社會系、經濟系、歷史所的課,乃至幾門通識,4.旁聽了氣功和太極拳,5.自修了一部份Copleston、幾本介紹當代歐陸哲學家的書、佛學的paper若干、幾部大乘經典、西洋史、史學方法、社會問題、社會學理論、宗教哲學及介紹宗教的書、神秘主義、後現代理論及史學、超心理學、輪迴研究及瀕死經驗的書,6.讀了一些靈啟的資料,包括方智出版的與神對話三部曲、幾本賽斯書、及介紹吸引力法則的書,7.被醫學院的合唱團拉去當鋼琴伴奏,8.在總區認識許多新朋友,享受了總區的花草蟲魚鳥獸、以及正妹。9.參加了幾個很不錯的營隊。

一年下來的收穫與心得

1. Philosophy(哲學)只是Philo-sophy(愛好智慧),並不就等於智慧。讀哲學的過程有時很像撿破銅爛鐵,不過哲學理論的缺陷可以引致深刻的反省,因此還是有它的功用。

2. 理論總是有其缺陷,不過這不表示它全是錯的或不能帶來啟發。但也不要過度期待在哲學中找到永恆的真理;哲學中若有這玩意兒大概哲學家們都要失業了。事實上,我認為外在的書籍或老師都只是參考,最終還是得回歸內在的經驗與感受,那兒才是真理之源。

3. 哲學宣稱運用理性找出問題的答案及理由,但事實上哲學論證參雜了許多直覺與情感的要素。人是合直覺及理性的存有,二者不可偏廢,而理性有其侷限。太多問題理性無以答覆。

4. 特別的,東方的哲學體系強調實踐,可以對人生路向及規劃有所啟發。儒釋道三教皆深刻影響了我待人接物的心態。

5. 醫學和哲學有許多可能的結合方式,如bioethics、neuroethics、甚至佛法精神醫學等等。承4.,東方的傳統頗重性靈層面的探討,而一個人的身體要健康,必得她的心和靈也要健康,可惜當今台灣的主流醫學並不能正視心和靈的重要性;身心靈整合醫療很可能會是我自己往後探究的重要課題。

6. 社會及心理的課程與書籍幫助我拓寬視野,也讓我更有條件以biopsychosocial的眼光來看問題。

7. 氣功和太極拳成為我的養生處方。

8. 性靈層面有所提升。應該能幫助我渡過實習及住院醫師的階段。

9. 讓我覺得收穫最大的反而是來自超自然的靈啟資料,其中如與神對話及賽斯資料,探討的議題廣博、文字清晰、思想深刻、推論過程具說服力,在各方面都帶給我相當大的助益,也顛覆我許多既定的想法。

10.逐漸形成自己對宇宙人生重要問題的看法。

收穫和心得難以盡數,只能舉其犖犖大者數端如上,給有志一同的學弟妹做參考。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total of 68016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