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國際參與’ 分類過的Archive

【醫訊第九刊】自己的格局自己定 臺灣大學醫學校區青年大使團

2013年10月20日 尚無評論

撰稿/med00 社長黃懷萱;邀稿/med00 何維邦

究竟什麼是青年大使團呢 ?

很多組織、很多學校,都會用到這個名詞,或許是代表臺灣出國推展外交的ㄧ群學生、或許是大學與社區間的協調者,又或許是一群熱心學生去貧窮國家進行服務……而源自不同單位的大使團,總會發展出代表那團的特色。青年大使並不是已被侷限的定義,而是一種概念,讓我們去詮釋。青年大使團的定位與發展,將由每一代自己去定義。

那麼,臺大醫學校區青年大使團(MCSA),這個於2012 年10 月由醫學院楊泮池院長( 現為校長) 所支持設立、學生籌劃的社團,到底都做些什麼?我們的特色、我們的賣點在哪裡?裡面的成員,是扮演怎麼樣的大使角色?有什麼是值得大家參加的內容?

我們所做的事情,可以概括為三大部份:

  1. 接待醫學校區來訪外國貴賓(院長、院士、教授等 )
  2. 參與國際交流
  3. 實質上提升社員能力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八刊】海峽兩岸醫學生交流:回顧與記事

2013年6月19日 尚無評論

撰稿/med97李岱儒 整理/med97紀劭禹

受邀者小檔案:第四屆海峽兩岸醫學生交流活動暨醫學生論壇學生總召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七刊】亞太醫學生論壇

2013年4月18日 尚無評論

撰稿/med98李律恩 (亞太醫學生論壇總召)

亞太醫學生論壇(Asia-Pacific Medical Students Symposium,簡稱APMSS)2007年開始由臺大醫學院主辦至今,已邁入第四屆。APMSS草創的初衷,乃著眼於培養臺大醫學院學生之國際觀,讓同學們從醫學生時期開始,就能學習為自己創造機會,具備立足臺灣、放眼世界的宏觀視野。歷經三屆的創新與沿革,以醫學院學生為主的籌辦團隊在一次次的嘗試和精益求精中,逐漸將APMSS定位為亞洲太平洋地區以跨國學術交流為主軸、建立研究發表及醫學領域議題討論平台的論壇。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站在醫學的肩膀上-從醫療看國際座談會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00 何維邦

常常思考,做為一個醫學生,究竟能做多少事情回饋社會?能夠透過自身的努力帶給群體哪些新的觀念、知識?
在一個禮拜二早上,因為劉政亨學長的詢問接下了這個講座籌備的工作。當天就簡單的把工作草案、還有幾位核心幹部找齊,也蠻幸運跟幾位學長推薦的強大的人才合作。各方面的組織工作順利進行下,最終完成本次的活動。
和一群有能力者共事,是本次活動順利的最大關鍵。首先,我要感謝籌備小組的成員。感謝黃飛揚學長提點了所有事前該注意的細節,也教我如何規劃如何籌備;感謝金寧煊學長到場,協助接待;感謝張盛惟、賴欣陽,謝謝他們的精彩的主持,控制全場。感謝葉洛嘉、徐仁佑到場協助照相等工作;感謝姚鎧泰到場協助幫忙。還有也要謝謝MCSA的學長姐協助宣傳,提供意見上的諮詢;謝謝劉政亨學長在行政手續上給予相當的支持、給與人力上的協助與推薦;感謝廖予昊學長協助宣傳。
當然,也要感謝全體出席的同學,你們的參與是給我最大的動力。雖然多次換了講堂,規模也翻了幾倍但還是爆滿。不過得讓某些同學站著參與,身為主辦者感到萬分抱歉。很開心第一次主辦座談會活動就可以有爆滿的成果,心裡還是蠻驕傲的。
辦完整個活動之後之後,躺在床上,我想了很多。
或許,醫學生回饋這個社會的方式有很多,有願意到偏遠地區進行服務的,也有專研於科技研究的;我亦有幸,能夠以這樣的形式把部分的國外醫療、教育現況介紹給我們這個世代,想我自己也是有稍微近一份心力了,儘管我是能力最最薄弱的。
群體關係方面,我們知道的,台灣的國際外交處境並不是那麼的好;然而,身為台灣費盡心力栽培的醫療業,卻是突破目前的困境的契機之一。本次的活動,除了連加恩醫師之外,還邀請到Jacob院長(UCT醫學院)以及在WHO工作的官員。醫療,建築了彼此友誼;共同為病人、貧困乃至於全人類的幸福而奮戰,則是跨越國界、政治氛圍的橋梁。身為台大醫學院學生,吾人是否需要更盡力學習,精益求精,以自身知識實力,換取國際的尊重。深信若是能夠透過醫學這扇窗-或許我們可以找到更多交流的契機。感謝每一位為這位講座貢獻的人。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我在世界屋脊山腳旁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9 高若雲
經歷了不斷起降轉機的飛行,以及十個多小時的巴士,我們終於來到了這一趟旅程的停靠站,德蘭薩拉,一個在北印度喜馬拉雅山山腳的小城鎮。這裡是印度的「鄉下」,也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安頓之處,印度人與藏人互不相犯的生活在這個雲霧繚繞的小小山頭。在來到這裡之前,西藏這兩個字只是地理課本上一個有點神祕的名詞,偶爾出現在報紙上,我們知道他們生活在高原,有青稞,有好喝的氂牛奶,後來知道他們被中國迫害,一路流亡到印度,德蘭薩拉。

我們選擇的服務內容是照顧孩童,原本想像的是會過著十八天與印度孩子們廝混的日子,不過就在我們到達的第一天,結束了育幼院工作的下午,志工組織負責人詢問我們是否願意多增加一份服務工作──教導寺廟裡的喇嘛英文。於此我們揭啟一幕出乎意料的風景。

於是我們來到喇嘛的寺廟,用自己也不怎樣的英文和他們對話,試圖教會他們一些基本文法,一開始狀況極為無解,沒有英文以外的共通語言(除了一點不堪用的中文)使得我們感到挫折,直到藏英字典的出現才拯救了停滯不前的教學。就這樣教著教著,沒有適當的教材、我們也不是適當的老師,有種聊勝於無的無奈感,果然是學生志工啊!

每天教著教著,他們將那些流亡的故事、回不去的家鄉記憶拿來練習造句,徒步翻越寒冷的山脈,躲避公安,掏空錢財買通尼泊爾的海關,他們的神色是那麼淡然,彷彿只是在描述別人的命運,反倒是聽著的我們說不出話來,難以相信這些原來都真實存在。每當有西藏人在西藏為了抗議中國政府而自焚,在遙遠這端的他們便會在寺廟外聚集,齊捧著蠟燭,低吟著他們祝禱的詞句,約莫每隔個一兩天就會出現一次這樣的祝禱會,也意味著不斷不斷有人在西藏那片草原上點燃自己,試圖照亮自由。政治的由來由往太過複雜,我只知道那片在寺廟中迴盪低吟聲總是令人感到心酸。同胞,這兩個字在這裡被清晰的定義著,描述一份對於民族的信仰。

如同他們向我們說著西藏的廣袤草原、無數羊與牛,以及他們還留在西藏高原的家人,我們也同他們說台灣,用破破的英文夾雜破破的中文,大概是我們不小心說得天花亂墜,他們都用期待的眼神說有一天要來台灣看看,他們羨慕台灣自主的模樣令我難以忘懷,一股夾雜著羞恥與驕傲的情緒卡在胸口。他們說起自己民族的模樣是那麼自信驕傲,而我們呢?台灣的進步和自由,終歸是值得珍惜的吧?

中國在我們之間並不是甚麼禁忌話題,往往談著談著便談到,只是每當我努力的想說出我認識的中國,卻總是無法精確的詮釋,要說和他們的立場在同一邊嘛,好像也不盡然,每當他們點頭我都有點擔心我到底是說了些甚麼。

去之前覺得兩個禮拜很長,要離開的時候才覺得兩個禮拜好短,英文教半天也只停留在主詞加動詞加受詞,但他們卻很感激的模樣,無論他們是發自內心還是禮貌,我偷偷的自以為我們多多少少給了他們一點希望吧,對於只去過流亡路線上的國家的他們來說,我們帶來的或許不只是英文,而是一小角的世界,一塊錢也是錢,我想他們大概就是懂得珍惜一塊錢的人吧,而他們回送我們的即是寺廟外那一整片浸在霧海裡、每天都有不同樣貌的山,望不盡。

是說,離別的時刻暗許了一個願,總有一天要去他們口中有著的美麗西藏──在他們可以回家的那一天。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我的國際志工經驗談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8 黃常銘
2011年寒假,我參加基金會為期兩週的海外志工團到尼泊爾服務。一行人風塵僕僕來到喜馬拉雅山腳的神祕國度,乘著老爺車蜿蜒在Bhardav這山區小鎮。問我為什麼參加海外志工活動?想法很單純:上了大學,總得來點不一樣的事。

Bhardav資源匱乏,供電極不穩定,多數人家燒柴煮飯,當然也沒有熱水洗澡。然而純樸中卻有它獨特的步調,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當地人豢養家畜、農耕或是做點小生意。我們志工的工作是帶當地小學生,教案包含英文自我介紹、科學小實驗、立體卡片製作、團康性體育課……等,課餘閒暇時間則到小雜貨店來一杯熱呼呼的Masala Tea,和當地志工談天說地。

時間短暫且語言隔閡,一群台灣人到尼泊爾小鎮能有什麼幫助?某個圍繞營火取暖的夜晚我困惑地問當地志工。Dipesh於是緩緩道來,這樣的活動是希望當地小學生能透過與外國人接觸,而了解英文的重要性,讓他們看看外面世界與不同文化風貌。不見得要搪塞多少知識,或改變什麼大觀念,只是希望在小朋友心中播下一顆種子,期許他們以後能到外面的都市、外面的世界瞧瞧。除了服務以外,更是那深刻的文化體驗另人難忘,身為志工,我們以一種參與者的觀點來體驗文化,食、住、行都很道地,和當地志工交流彼此風俗民情,學習尼泊爾民謠ReshamFiriri,都讓我更深入認識尼泊爾。

總歸一句話,服務的過程中收穫最多的總是自己。志工服務不求目標遠大,每份心力都有它的價值,更重要的是以參與者的觀點去體會箇中感動,那將是最令人難忘的回憶。

足跡:尼泊爾志工服務
參與方式:微客基金會甄選
參考資訊:http://www.wake.org.tw/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肯亞的快熟與慢活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8 金寧煊

與其含糊地說是志工,不如說是去學習當地人的生活方式。學習用手抓揉國民主食Ugali、學習乘坐憑感覺下車的小巴Matatu、學習走搶匪充斥的夜路、學習應對所有想占你便宜的伎倆;但更多的是,學習黑人的快熟與慢活。

遇過的肯亞人多像在地隨處可聞的輕快歌曲,熱情有朝氣。初識時必定西洋式的握手,再熟一些會肩碰肩、互按拇指。即使萍水相逢,都可能領著你到家裡請吃飯,甚至攜著你蹦跳過垃圾與泥濘、穿越整座百萬人口的貧民窟。喜歡這樣交朋友,藉帶有口音的英語,更深入探索東非文化的內裡。

不過,African Time可是教人難以承受:約好兩點,可能四點鐘才見得到人,儘管路上難得沒有塞車。許是崇尚悠閒吧,合作對象不喜歡把工作時程排得很緊, 54天的旅行裡常蹉跎得我生待明日。另外當落得目標未果時,總會有些教人搖頭的理由──去「搞個workshop」,實際上是給貧民窟裡的團體增加業務,壓著他們做不擅長的事,所以每個環節我都盡可能尋求與黑人朋友的共識。理念衝突間不斷地談,畢竟我真地無法接受「把水溝裡的垃圾扒起來放到路肩、讓它變成路面的一部分就算完成清潔日」這種託辭。後來我去買了手套口罩,要求所有參加workshop的小朋友都照我「把垃圾清光光」的想法來做。當我打算撿起散落一地的塑膠袋時,我瞬間領悟黑人朋友所言不虛:因為那些塑膠袋被人棄在水溝中、被另一人扒起來放到路肩、再被不知多少風沙吹過、多少人踩過之後,真地就這樣深深埋在泥沙路裡,硬是去撿就像連根拔起株株青草,不但「拔」不乾淨,還把原本安好的泥沙重新翻起……彼時的心情,算是有些愧疚吧。我起初覺得黑人得過且過、虛應故事,後來才發現某些是他們用親身生活,去適應這塊土地的生存法則。

其實,說貧民窟如何可憐、黑人做事就是怠惰懶散、我要弄我認為的清潔日等等,都是很暴力的思想。常守著原有價值,不經意套用於他人;甚至把對於「服務」、「志工」的道德上滿足感,建構在眼中的他人「貧苦」之上。快慢交織的節奏裡,文化衝擊時時提醒我反省既有的刻板印象、時時警惕我注意:無論我帶來的多好,我還是來學習的、來陪伴的、還是匆匆過客。

足跡:肯亞志工服務
參與方式:AIESEC,每學期初AIESEC會在臉書&各種管道宣傳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醫學生的國際參與-2010上海世界博覽會臺灣館親善大使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6黃飛揚

[全憑一股熱情挑戰自我]

大三時,我報名了上海世界博覽會的親善大使甄選,從兩千多人當中,通過書面資料審查、國台英三語面試、以及長達一個月的網路票選,終於順利獲得資格,代表自己的家鄉,將臺灣介紹給來自全世界的人們。大三下,除了週一到週五的課程轟炸之外,週末還要參加兩整天的密集培訓。終於,在學期一結束,我便動身前往上海,迎接自己期待已久的任務。

我的工作是在臺灣館內為每一批參觀的民眾進行導覽解說,除了制式的導覽內容,我也利用行進間的空檔回答他們對於臺灣的各樣問題,有機會更教他們常用的臺語以及臺灣文化。正因為我們展現出臺灣獨特的人文特質,我們除了常常受到熱情民眾要求合照,更接受各國媒體的爭相採訪。我們將來臺灣館參觀的民眾當作自己的客人,因此,也更加懷抱熱誠,期待與他們分享我們的成長經驗。

[尋找自我的旅程]

這是個追尋自我、突破自我的旅程。人們常不自覺的認為,一旦多了個頭銜、換了個身分便會突然變成完全不一樣的人,考上醫學院便是其中一個例子。當許多大學生抱怨自己的科系畢業後沒有證照可考,沒有工作保證的同時,醫學院的學生卻抱怨著一成不變,既定的職涯、生涯選擇。這種自我標籤化的現象更讓我體認到,刻版印象是我們認識一個陌生族群最快的方式,但如果不自覺拿它來設限自己,自己便也和自己越來越陌生了。
大一時,有位學長提醒我,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當時熱情的眼神,我一直把這句話記在心裡。好不容易經過了大三大四,進入了臨床,我很開心看見自己在各方面不斷的成長。國際參與的經驗讓我開始思考,我應該如何在醫療領域發揮自己的專長,也更堅定地期盼自己在醫學系的最後幾年,除了能學習醫學專業知識與技能之外,同時發展自己的興趣和才能,把曾經遺失的自我還給自己。

足跡:上海市博
參與方式:2010上海世界博覽會親善大使甄選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帶著醫療去旅行──隨路竹會非洲義診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寄生蟲學助教 藍弘旭

  蔡承哲又來邀稿,請我寫寫參加醫療團的心得與感受。七月拖搞到現在八月,好!開始回想自己參與過的醫療團。
  只參加過兩個:一個是快樂醫療團,主要由台北榮總醫師與護理師組成的。在2001年,我生平第一次跟快樂醫療團去泰緬邊境義診,協助檢驗寄生蟲,也親眼看到患者拿活的絛蟲體節給我,太震撼了,書本中的蟲蟲,活生生的在我手上蠕動著,更加深我對寄生蟲的熱愛,除了可以學以致用外,還可以多多少少幫點忙,讓來看診的患者,可以吃到適當的驅蟲藥,減少蟲蟲對他們的傷害,同時透過衛生教育的宣導,教導他們如何避免再次感染。內心覺得收穫滿滿!隔了九年,在2010年,第二次跟快樂醫療團義診,到越南古芝地區義診,跟之前一樣,可以檢驗很多的寄生蟲,同時做衛生教育宣導。義診一方面可以瞭解當地的文化與景色,另一方面也認識許多非常優秀的醫療人員,如:台北榮總的楊淑清護理師、林立展醫師、趙湘台醫師、台中榮總護產科的黃佩真醫師。因為在越南義診認識黃醫師,才接觸到這次參與的路竹會醫療團。
  在今年二月,跟路竹會去非洲馬達加斯加兩個星期義診,非常謝謝所有伙伴的彼此關心與照顧,讓我有趟一輩子值得回憶的旅程。每個人都是我學習的對象,每個人都超有愛心的,每個人都百分百的在付出,在團體中感受到滿滿的關心與疼愛,真的謝謝大家給我好多美好的回憶。謝謝黃聖潔醫師親自採取病人的肛門口的糞便,謝謝張欲泰醫師給我很多血液與糞便的檢查,謝謝林煜哲醫師幫忙處理發電機,讓我有電可以看顯微鏡,謝謝林盛勇學弟,協助檢驗工作,謝謝會長與會長夫人煮飯給我們吃,謝謝陳孟妤醫師、陳怡瑄醫師、葉泉成醫師、張卓才醫師、江雪珍醫師,你們對病患付出的愛,我會深深記得,謝謝護理師、藥師與志工們,讓人看見愛心無國界。此次義診,服務將近八千人,只能給他們一些醫療治療,如拔牙,但是在非洲人民心裡,會記得曾經有來自臺灣的朋友來這兒,關心他們。此趟印象最深刻的是張裕泰醫師,診斷出一位疑似感染瘧疾的當地朋友,抽血、推血片、染色、鏡檢,真的發現惡性瘧原蟲,馬上給予治療,就挽救了一個生命。或許我們一團人,僅可以幫一點點忙而已,心想,若可以將義診的檢驗情形,與當地政府分享,讓他們瞭解目前在當地寄生蟲的分佈情形與陽性率,讓他們想辦法去根除一些感染源或是加強一些衛生觀念,可以減少很多人再次罹患可以避免的寄生蟲疾病。

  分享一下今年去非洲義診的檢驗結果,這次非洲義診地區為馬達加斯加(
Fianarantsoa省),義診八天共檢驗198個檢體。包含糞便、血液、尿液、陰道分泌物與其他(土壤、孩童指甲內、鵝糞、牛屎),檢驗個數分別為103、40、47、4、4個;各種檢體陽性率分別為54.4%、10%、0%、100%、50%。分別在糞便檢體中發現7種寄生蟲 (2種線蟲類、1種吸蟲類、1種絛蟲類與3種原蟲類),在血液中發現2種瘧原蟲,在陰道分泌物中發現陰道滴蟲,共10種人體內寄生蟲。另外,也在糞便檢體中發現到8種未知的蟲卵、1種活的未知線蟲與1種活的未知昆蟲,有將檢體帶回實驗室進一步鑑定中。因為得知曼氏血吸蟲,在當地有很高的感染率,於是想知道它的中間宿主為何種螺類,親自在河流中採集到一種淡水螺螄,帶回台灣檢驗此螺類是否有尾動幼蟲,證實它可為血吸蟲的中間宿主,若當地政府可以將此淡水螺類撲滅,則可以讓當地人民到河川中洗衣或戲水,不再被河川中的幼蟲鑽入感染血吸蟲。糞檢中發現各種寄生蟲的陽性率由高到低排列為:蛔蟲23.3%、曼氏血吸蟲21.4%、豬肉或牛肉絛蟲3.9%、鞭蟲1.9%、大腸阿米巴1.9%、微小阿米巴1%與等胞子蟲1%。原蟲類,共檢驗出三種原蟲(微小阿米巴、大腸阿米巴、胞子蟲類)。
  義診雖然要自己出錢出力,但是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付出自己所學,一方面環遊世界的體驗各國文化,一方面幫忙國家作國民醫療外交,真是一個會讓自己回味再三的美好事情。路竹會的蔡慧貞告訴我說:「在忙碌的現實環境折磨下,希望我們都能保持對服務的熱誠,那麼生活將會豐富些。」的確,義診,讓我看的更多、受到伙伴們的愛更多。8月18日到31日,又要跟路竹會去美洲的瓜地馬拉與貝里斯。去體驗馬雅文化發源地(瓜地馬拉)與神秘水晶骷髏頭出土地(貝里斯)。好興奮喔!相信又是一次滿滿的甜蜜回憶!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聖多美X 替代役X天氣晴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1 朱子宏

  參加外交替代役也是個偶然。我畢業那年(2010),正好是第10屆。鼎鼎大名的連加恩學長是第一屆,據說外交替代役到第15屆就會因募兵制的到來而停辦。每年四月會有約兩週的申請時間,先向內政部役政署網站登記,而後至所屬戶政機關辦理繳交文件。我那一年還是在截止前兩個小時,向病房總醫師告假,搶搭公車回家辦,不然其後的命運就會大大的不同。

  我心中一直嚮往投身異文化的刺激。那年三十六取六的機率,能夠抽到真也著實幸運。外交替代役每年大約有百人上下,除了醫學類別外,還有公衛、醫工、醫檢、牙醫、資訊、農商、畜牧、語文等項,每年不一。在成功嶺新訓三週後,所有人會至天母接受六週的語言專訓,有英、西、法、葡四種,另外會有些烹飪、健身、國際禮儀等課程。結訓後會有一週的安家假,主要就是交辦後事…應該說是和家人、朋友同學多多聚餐,隨後大家分頭出發。

  我們在成功嶺抽籤選擇前往國家,當屆的醫療團有三處,皆在非洲:南半球的史瓦濟蘭、幾內亞灣的聖多美及普林西比與西非的布吉納法索,最近正在評估南太平洋的常駐醫療團。上天要我再學一種新的語言,讓我抽到聖多美,一個葡語的國度。我們在那裡的十個半月,首先要學會和病患用葡語溝通看診,看診的地方,從聖國宛如台大等級的中央醫院,到市區的門診中心,再到偏遠地方的社區皆有。我們還自己設計社區巡迴醫療的病歷與藥單。另外一項就是當地的傷口照護,或許是地處赤道、或是不良就醫習慣,他們常常在腳踝處有個傷口,浸淫日廣,最後按捺不住前來就診的,有些竟已至環狀剝皮之程度,相當駭人!我們那時幾乎好幾個月都沒真正休息,一週兩次換藥、三到四次看診,得自己買棉被厚的紗布回來裁剪、封包、消毒,還向台灣生技公司去函希望能用他們的膠原蛋白,進口了各式的敷料,又從台北邀整外醫師前來進行植皮手術,聯絡病人、商借醫院的手術室、與聖多美院方交涉後續照顧事宜,都有我們的參與,雖然結果有好有壞,但至少也是淋漓地打了一場美好的戰役。

  難得真正休息的時候,造訪當地海灘,陽光在閃爍的沙粒照耀下,光燦刺目。椰樹在海風中搖曳,還有湛藍的海水,每座沙灘都有有趣的名字:藍湖、貝殼沙灘、咖啡海灘,若要浮潛,水下的海星海膽魚群,恣你眼花撩亂;抽空到南部小島上的度假村,真是人間仙境,莫怪乎許多歐洲的觀光客不遠千里,只為享受這裡的熱帶風情。我也是在這裡,才學會游泳的。這裡的氣候只有乾、溼兩季,潮溼時只比溽暑的台北好些,乾季時(五月至八月)氣溫涼爽,更是適合出遊。十個半月的生活,以前從來沒有和同伴同學相處那麼久,從工作到休閒都在一起,建立了幾近革命性的情感。

  我記得離別前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和其中一個翻譯電話講到感動不已,甚至當天一大清早,還有病人特地從家裡騎單車一路騎過來,只為了替我們送行,再再印證了聖多美真是個充滿人情的國度。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年我們曾在這裡打拼過。

足跡:非洲替代役
參與方式:每年四月向內政部役政署申請http://www.nca.gov.tw/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total of 57062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