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社會參與’ 分類過的Archive

【醫訊第十四刊】SCORA,你知多少?

2015年6月26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01仇文昱、Med02李東霖;訪問、整理/Med03張舒評、Med03温涵鈞

你一定知道多少SCOOP的冰淇淋,但你卻有可能不知道什麼是SCORA。身為一個大學生,你一定要了解SCORA是什麼,它,其實就在你身邊,包括你或者你身旁的朋友所參與的十月二十五日「同志大遊行」,還有你不經意經過鹿鳴堂時所見到的愛滋週義賣,都是SCORA這一個團體所推行的活動。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十二刊】醫學生的社會參與──從318學運談起

2014年6月26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97張志禎、Med99陳亮甫訪問、整理/Med02鄭瑋心

太陽花醫療志工團

在剛落幕的318學運中,常能看見許多醫師及醫學生的身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太陽花醫療志工團」。多名醫護人員秉持著「病人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的精神,在短短數十小時內,設立五個醫療站,並規劃出完整的後送路線,最多有超過兩百位醫護人員同時「為人民值班」。本期《醫訊》訪問到從運動第二天便加入醫療團的Med97張志禎學長,請他談談參與醫療團的所見所聞,以及這些日子的心路歷程。

在醫療站裡,擁有執照的醫師、護理師、EMT等人員負責應付突發狀況、對傷患進行急救及後送等處理,醫學生則多支援行政工作,包括了人力調度、資訊更新、物資運送、醫療通道的維護等等。雖然醫院中的權力關係並未全然被抹除,但根據學長的觀察,這個場域與教學醫院截然不同,許多老師們自掏腰包捐助醫材、藥品,這種超越利益的思考,讓他體會到醫界並非全然的功利主義。學長認為,這次運動或許是醫界覺醒、團結的契機,期待透過社會參與的經驗,讓大家不再冷漠,未來也能更積極投入醫師勞動條件及醫療環境的改善行動。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十一刊】白袍下的血汗──醫勞筆記工作坊心得

2014年5月24日 尚無評論

整理/med02林自強

執起蛇杖前,絕大多數醫學生對醫師的工作缺乏認識。同一般民眾,大家想像中的醫師都是身負重任威風凜凜,舉手投足間主宰病人性命。殊不知,在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前,有一段充斥血汗的基層歲月。

這是一個杏林晦暗的時代——大至健保、醫療商業化、疏離的醫病關係、越發劇烈的醫療糾紛,小到成大實習醫師林彥廷連續值班過勞死、台大醫院誤植愛滋器官,都讓人不禁好奇——昔日光輝的白色巨塔怎麼了?

醫療是張錯綜複雜的網,上頭的種種問題各有牽連,糾纏不清,可謂剪不斷,理還亂。而由醫勞小組舉辦,為期兩天的『披上白袍的那一刻』工作坊,則帶我審視了巨網上離我們最近的議題——醫師過勞。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十一刊】基醫,1991──「一〇〇行動聯盟」的雙十前夕

2014年5月24日 尚無評論

撰稿/med96陳宗延

對台大醫學院的師生來說,「基礎醫學大樓」就是所謂的系館,官方地址「仁愛路一段一號」的門面。大講堂、實驗室、醫圖、系辦……這棟樓與我們的校園生活息息相關,但本文並不打算走進基醫大樓玻璃門內,我想請大家原地留在門口玄關,用想像力將時間調回去年十月,然後更往前調到二十三年前的同一個時刻。

2013.10.09

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運動)方興未艾,無論你對服貿協議持什麼立場,都無法否認這場社會運動捲動了無數過去並不那麼關心社會的常民;無論服貿最後是否被擋下來,它都已經相當程度改寫了台灣歷史的軌跡。事實上,主導這場運動的社運團體之一「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在去年七月、九月就已兩度前往立院抗爭,批判服貿公聽會趕場草率,兩次抗爭都差點就翻入立院牆內。如果當時關注和後援的人有今日的一半,或許佔領立院行動會提早半年發生也不一定吧。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十一刊】多元共生──濟南教會

2014年5月24日 尚無評論

撰稿/med02王紫讓

圖片取材、攝影/med02王紫讓

「醫訊的稿子趕不完了耶……唉呀,管他的!逛完立法院回家再說啦!」就這樣,薄暮中,我騎著黃色腳踏車,到達中山南路的立法院正門,門前坐了兩三個很老的阿嬤,旁邊躺著一口棺材,附近樹上、圍牆上綁著大大小小的標語,無非是「釋放阿扁」、「台灣獨立建國」、「馬英九歷史罪人」之類。這些老獨派靜靜待在這裡,討厭他們的人自然認為他們有惹人反感的習氣,而我想抗爭會場應該不是在這裡吧,車一迴轉,濟南教會的尖塔猛然刺進我眼眸。

「原來濟南教會就在這裡!」一面苦惱於自己完全沒有做功課,截稿日將屆也渾渾噩噩;一面卻又覺得教會的建築真的很特殊,雖然在網路上看過無數次了,還是一眼定情,終身難忘。台灣的教堂本來就少見,而風格濃厚深具美學價值的教堂更少,哥德式風格的教堂更是少之又少,濟南教會不僅是哥德式教堂,還混合了英國維多利亞風格,用台灣本土的紅磚砌成。極少見到哥德式教堂以紅磚作為建築素材,真是結合台灣建材和外國風格的共生典範,其特殊性和歷史價值都不容錯過。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四刊】白塔、左翼、《醫訊》:追憶消逝的1950◎陳亮甫

2012年6月12日 尚無評論

楔子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國民政府接收了台灣。脫離了殖民政權,島內群眾對新的統治者懷抱著極高的期待,望其能夠紓解戰事帶來的紛亂與流離。然而新政權沒有給人民帶來希望,軍紀渙散、吏治混亂、經濟崩壞日發嚴重,一波接著一波的爭亂與省籍衝突,高壓統治下,失望透頂的人民終於對執政當局發出了怒吼。1947年,取締私菸的槍響點燃了已隱隱燃燒的怒火,大小規模的反抗在全島各處遍地開花,一直到軍隊壓境,大規模的鎮壓與屠殺型的掃射,將這反抗勢力弭平,之後所頒布的清鄉政策以及戒嚴令,暫將政局維持在一個恐怖的平衡當中。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生活雜感,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三刊】「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的一封信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各位關心醫師勞動議題的醫(學)生,大家好:

身為醫〈學〉生,當前的我們面臨極其嚴苛的醫療就業環境。已經有那麼多我們的夥伴當年風光考進醫學系,卻在多年後的職場上深受工作壓力、過勞或其他職災所苦,但主管機關僅以醫師一職具有持續性、緊急性、不可預期性等語搪塞、甚至在部會間互踢皮球,拒絕硬起手腕處理相關議題,以致實習醫師、住院醫師至今仍無從納入勞基法在基本勞動條件上的保障。而醫師在過勞的身心狀態下作出診療,亦非廣大病友之福。

2011.05.01,一群本不相識的各校醫學生,在網路串連逗陣參加五一大遊行。我們認識了許多工會和各方工運的先進們,也認識了同為醫療環境努力的護權會(臺灣護理人員促進會)的朋友們。我們並未隨著活動落幕而解散。當天傍晚,我們在鄰近凱道的臺大醫院地下街聚餐,隨後決議形成組織,一起繼續為醫(學)生的勞動條件和工作權益打拚。

現在這個組織叫作「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簡稱「醫勞小組」。與醫聯會〈臺灣醫學生聯合會〉緊密合作,在課業、工作之餘的組織運作雖然有限,但也形成分工:有人投入現有工作環境對醫(學)生健康傷害的本土研究;有人關注立法院修法動態;有人蒐集資料、準備論述;有人投書;有人於恰逢醫師節的秋鬥,再度揪團上街。不管做些什麼,我們都很熱切地盼望,在思考和討論中慢慢讓自己的行動方案萌芽。

如今過勞議題漸漸露出曙光,從前不可能的,在全聯會〈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與衛生署於2011.11.11的公聽會上所表態的「不反對」中看見了希望。醫勞小組與醫聯會也透過立法委員黃淑英國會辦公室的牽線,參與了12.06教育部主導、衛生署與勞委會列席召開的協調會以及後續的大大小小與政府機關的會議,把我們的訴求帶入討論當中。我們並於12.18邀請到政大法律系林佳和老師參與「醫師,您過勞了嗎?」座談會,另外還有小組成員在各自的學校耕耘的工作坊及討論會。

目前我們底下的編制有問卷設計、座談籌辦、影片拍攝、政策研究、文宣編寫、政府聯絡等六個小小組,並設置秘書一名負責監督。未來我們會以小組名義即時公告工作進度,希望大家能持續關注,或者加入我們,一起打拚!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http://www.facebook.com/MEDLabor〉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三刊】醫師勞動議題:工時Q&A◎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前言

醫師過勞事件頻傳,見諸媒體者僅冰山一角;不幸過勞死的醫師亦所在多有。雖說工時仍是目前最便於認定「過勞死」的指標,長工時也的確直接造成醫師睡眠不足;但根據職業醫學科的建議,除工時「量」的衡量外,也應該佐以勞動者工作的「質」,包括實質勞動內容以及勞動過程的自我實現,作勞動現況的綜合觀察。因此,我們將醫師勞動現況的困境粗分成工時過長、醫療訴訟氾濫以及健保分配不公三大項目。以下將擇與醫師勞動現場較迫切相關的工時過長作介紹。

根據各界調查與統計,醫師平均工時每日高達18小時、每週工時突破110大關並不稀奇,某些科別甚至會需要連續工作長達36小時。研究指出,睡眠不足的醫師,專注力下降無異於酒醉之人。酒醉不能開車,難道就可以替病友看病嗎?我們的訴求是,對醫師加以工時限制、並且納入勞基法,以免因過勞而發生疏失,在醫師本身健康與雇主成本外,更危及病友的生命安全。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二刊】愛滋病患踏入醫院的心路歷程:露德協會演講

2011年11月30日 尚無評論
10/25 愛滋病患踏入醫院的心路歷程

[18:30-19:30] 露德協會│基醫 103

社團法人台灣露德協會,前身為天主教仁愛修女會附設的露德之家。露德之家原本為孤兒與不幸的兒童服務。但意識到愛滋對感染者本身、家屬及朋友所造成的衝擊,以及照顧者在照護上遭受到身、心、靈的疲憊與孤寂。於是,在台北狄剛前總主教的支持下,於 1997 年結束了 37 年的育幼工作,轉型投入關懷愛滋的行列,並於 2006 年升格為社團法人。

如果一個愛滋病患的服藥順從性 [1] 達到95% 以上,病毒量應該可以控制在測不到。可是,愛滋病患服用的藥物有許多副作用,短期例如噁心、暈眩、嘔吐、多夢等,更嚴重還會有 Stevens-Johnson syndrome。所以許多病人就不愛吃藥,這會直接影響到病毒量,也會間接影響 CD4 的值。要釐清的是,CD4 降到 200 以下為發病(未發病則僅為愛滋感染者,HIV+),易引起伺機性感染。而服藥的標準是 CD4 低於 350 以下,或病毒量大於十萬以上。開刀前病毒量則要控制到測不到。

 該如何評估副作用的嚴重程度呢?我們的建議是,假使走在路上會撞到電線桿或昏倒,也就是說真的影響到生活機能,請速到醫院,諮詢醫生是否要換藥。但不能自己亂換藥,因為台灣抗愛滋藥物只有 25 種,亂換可能會造成抗藥性,所以要讓醫生醫囑評估。

 吃藥是需要同儕支持的,否則面對短期和長期副作用,以及抗藥性,實在很難熬。而且過去愛滋病患沒有帶冰箱不能出門,因為液狀藥物要冰。大家本來殷殷期盼國外一種日服一顆的藥,結果經過六年測試後發現有失智的副作用,喟嘆不已。醫生沒自己吃過藥,有時真的不知道副作用的可怕。像北市聯合醫院昆明院區有位感染科醫師,會自己服藥測試。雖然不是鼓勵大家這樣做,不過這的確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愛滋病沒有自己的症狀,所以會去匿名篩檢的人,多半是懷疑是自己高危險群。愛滋病的確診標準是西方墨點法(Western blot),快 篩 多 半 使 用ELISAEnzyme-linked immunosorbent assay)。愛滋病患者的族群,可說 MSM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IDUinjecting drug use)及異性戀者大約各佔 1/3。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用保險套的比率在亞洲和全球並不算高,特別墮胎率是全亞洲最高。安全性行為必須更全面地被推廣。

 在這次器捐事件中,不僅器官移植被污名,愛滋病患也被逼到牆角。一般的愛滋病患不想告訴別人也不想害人,會自己服藥控制。這次移植者的母親講了一句很令人心碎的話:「為什麼我兒子不告訴我有愛滋?我就不會去害到人」,而醫生這樣回答:「你不是故意要害人,而且你兒子的器官救了五個人」。有人會對愛滋病患扣上「自找型疾病」的帽子。這是不對的。不應該苛責病患,這是醫療服務的始點。不要問「你是怎麼感染的」,要問的是「感染之後你的生活受到什麼影響」、「你要怎麼調整生活」。

 愛滋病要吃藥一輩子,但是高血壓也要!其實造成治療失敗的是異化,是因為覺得自己得了這個病,和別人不一樣。可是,事實上不一樣之處只是身上有病毒,而且病毒有傳染力。僅此而已。要防的是病毒不是感染病毒的人;以為隔絕人就不會被感染是拒絕,是把人當成一個大病毒。

 所以,對病患而言,最大的問題還是被歧視。舉例來說,有個愛滋病患去游泳,越游身旁的人越少。起來人家告訴他:「你知道自己有病,可不可以不要來這裡游泳?」但其實大家也都知道,游泳不會感染。甚至會有家屬說:「最近誤植事件,風頭很緊,你要不要搬出去住一陣子?」可是其他疾病感染者都不會被這樣對待。

 病人需要的是擁抱 [2] 和握手,是被接納的感覺。感染者受到社會壓力會自我隔絕。來到露德協會的自願型案主,已經是比較有自助動機的人。還有很多朋友不敢去看感染科門診,不敢踏入露德協會、不敢上街頭,怕被 mark。我們離一個安全的、醫療友善的環境還很遠。不過,到現在世界還是在談人權和治療的平衡。台灣沒有落後太多。

 對於台下每一個醫學院學生和未來的醫事人員而言,你們會成為 gate keeper。就像病人對感染科醫師的經驗,會複製到他和其他醫生的互動模式。好的醫病經驗會讓病人願意就診,而一次壞的經驗卻需要很多時間修補。也許最恰當的態度還是:不要過度關心,也不要過於疏遠。把愛滋病患當成正常人看待。

[1] 請參考露德協會 (2009) 服藥順從性手冊

[2] 可以參考病友張亞輝寫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想死》,記錄他發起的 Free hugs for HIV/AIDS 活 動。 這是當時的相關新聞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文刊部】醫訊×意識報:紹興南街專題 目錄

2011年6月7日 尚無評論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total of 59187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