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醫療現場’ 分類過的Archive

【醫訊第四刊】當醫師遇見「鬼來電」◎林煜軒

2012年6月21日 尚無評論

當醫師遇見「鬼來電」


臺大醫院精神部 林煜軒醫師


學術界極負盛名的《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在2010年聖誕節,刊載了一篇「手機幽靈振動症候群」的專題報導:一所醫學中心裡,有將近七成的醫療人員感覺手機明明有震動,但卻沒任何來電的經驗。該研究還指出有這種幻覺經驗的四個危險因子:醫學生或住院醫師、將手機習慣放在胸前口袋、攜戴手機時間越長、越常用震動模式的,發生震動幻覺的機率越高。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住院醫師與實習醫師族群,因為他們經歷「手機幽靈振動症候群」的比率高達八成至九成;而主治醫師僅有五成左右。在國內輿論討論醫護人員工作環境與合理工時的一片論戰中,這份研究提供了另一種精神病理學觀點,而身處第一線的醫療人員,幾乎符合了「住院醫師或醫學生」、「攜戴手機時間長」的兩項危險因子。而這種大腦接受到某種實際不存在於外界的刺激現象,即是所謂的「幻覺」(Hallucination)。


醫療工作中,手機的震動通常伴隨緊急的醫療狀況,對於初次進入職場的醫學生也必然伴隨強烈的情緒反應,例如增加憂鬱、焦慮度。如同照顧第一胎的母親,經常在半夜聽見嬰兒的哭聲;手機鈴聲對第一線照顧病人的醫師,也可能因為伴隨強烈憂鬱、焦慮而造成認知扭曲或預期性搜尋(hypothesis guided search) 而產生幻覺。嚴重的憂鬱症狀,可能有精神病症的幻覺;在一般族群中,強烈的憂鬱情緒通常也會伴隨幻覺經驗:如親人過世的傷慟反應(bereavement)。在受虐兒童的精神病研究中,壓力使下視丘-腦垂腺-腎上腺系統(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 axis)活化被認為在神經發展過程中的孩童產生幻覺經驗的重要機制。多次經歷家暴與兒童虐待的孩童,在青少年時期更容易產生幻聽而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不論是焦慮、憂鬱均可能促發下視丘-腦垂腺-腎上腺系統的過度活化,這也解釋醫療人員的這種幻覺經驗和焦慮、憂鬱的關聯性。除了工作壓力外,值班的睡眠剝奪也可能更容易產生幻覺經驗。

 

筆者在去年進一步將「手機幽靈振動症候群」、以及「手機幻聽症候群」設計成追蹤式的研究,以台大、長庚、輔大三校的實習醫師為研究對象,比較實習前、實習中每三個月的幻覺經驗,以及相關憂鬱、焦慮程度,以其釐清這種精神病理現象與暴露於醫療環境壓力的因果關係,目前已有初步結果,期待在不久的將來能見諸學術期刊,再向大家作完整的報告。目前國內對醫療環境改革的討論,仍侷限在規定的修改與法條解釋,而缺乏本土實證數據。如此不論評鑑或立法都很難有根據。希望所有醫界的新秀,都能參與相關的學術研究,一起為台灣的醫療環境努力!

::

實習醫師工作環境與生活品質研究

對象:

今年度即將進入醫院實習的醫學生們,我們竭誠需要各位的參與!

這些年來,國內外研究均顯示醫療工作環境及醫師的身心狀態與病人安全及醫療品質息息相關。政府與民間團體也在近期內密集召開公聽會與協商,希望瞭解醫師工作環境的現況,作為未來政策制定的參考。特別是甫入職場第一線與病人接觸的實習醫師,其身心健康生活品質,更最具指標性。然而,比起國外已有可觀的實證研究,國內的研究仍相當有限。我們希望每位符合條件的醫學生都能加入這個研究,關心您的健康,也助於有關當局因地制宜的政策以提升醫療品質,達成守護健康的神聖使命!

˙追蹤時間點:臨床實習前(近期收案),以及實習第三、第六、第九及第十二個月(共五次)

˙研究方法:

1. 頭髮採集:以頭髮之壓力荷爾蒙濃度(cortisol,咖啡因代謝物,300毫克3公分以上的頭髮,實驗室即可偵測近三個月的壓力)作為客觀的長期壓力指標,探討與生活品質各項指標的相關性;

2. 問卷調查:包含生活品質、工作環境調查、以及相關之憂鬱、焦慮、睡眠品質之身心狀態指標問卷。
(問卷共兩張A4,題目約可在5分鐘內完成,受試者可選擇填寫問卷或加做頭髮檢體)

˙聯絡人
台大:林多偉、蕭婷文、林煜軒
陽明:黃茂軒(中榮)、官泰全(高榮)、蔡銘鼎(大六)
成大:蔡楚葳
長庚:郭明濬(林口)、楊善堯(林口)、陳建鴻(高長)
北醫:黃毓雯
高醫:劉宜學、張育銘
慈濟:盧星翰
輔大:林維書
中國:何建輝
中山:王佑辰
陽明與中山因實習課程安排,因此收案時間略有不同

˙研究團隊聯絡人與主持人:林煜軒(yuhsuanmed@gmail.com)、台大雲林分院 張立人醫師、台大公衛學院 陳保中教授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醫訊第四刊】醫訊專論:學名「藥」不要?◎蔡承哲

2012年6月13日 尚無評論

學名藥為專利藥專利過期後,以同成分仿製而成的藥品。由於不必經過漫長的研發、行銷過程,價格為原廠藥的三分之一到十分之一不等。有論者認為,學名藥價格便宜,來自無法完全複製原廠藥的療效、品質較差…等等因素,如此說法並不公允。學名藥的生產除了得經過與生產專利藥同等嚴格的PIC/S、cGMP檢驗,也需要經「生物等效性試驗」證明與原廠藥擁有同樣等級的醫療效果,方能上市使用。學名藥擁有同等效功用卻更加便宜、能夠在有限預算下(目前藥價佔健保總額支出的25%),提供更多藥物供民眾使用,種種優點實是支撐健保制度的重要基石。

誠然學名藥並無法在罕見疾病、癌症等重大疾病上完全取代專利藥,但由台灣藥品給付前十名觀之:慢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為用藥為大宗。此類藥品已經過數十年研究,並非非專利藥不可的疾病,許多學名藥亦可達到療效。隨著醫療品質提升、老年醫療人口不斷增加,藥價的逐年成長已成為各國醫療體系的一大壓力。為穩定健保系統的收支平衡,使用學名藥已是一種國際趨勢。由此,台灣更有理由增加學名藥的使用額度與比利(註1),而非一昧使用高價卻可能只有相同療效的專利藥品求得心安。

此外,若世上只有一位醫療資源尋求者,我們理當極盡所有力量製造出一顆無上仙丹;但現實裡有太多資源尋求者,由醫療經濟學「投注每一單位金錢能換得多少療效」,當考慮到「專利藥的高價,除了由於其製程嚴謹、療效卓越;更多是為了回收當初的研發成本、以及行銷手法創造的利潤空間」,專利藥的經濟效益不見得會比學名藥來的好。

台灣健保預算的成長動能(每年約3~5%)並無法支撐專利新藥帶來的藥價成長速度(約10%)。考慮醫師使用藥物的偏好,80.4%的醫師表示使用藥物時原廠藥優於學名藥,若同時考慮價格及療效,51.6%的醫師表示不會選擇學名藥。(註2),顯而易見,未來藥價支出的壓力會越來越大,然而作為藥價的有利決定者,健保局卻憑藉「尊重國際價格」給予原廠新藥高額給付,又不斷降低學名藥的給付品項與額度,種種作為,除了壓縮本土學名藥廠的生存,也加速國際學名藥廠退出台灣市場的供給。如此政策短時間內遏止了藥價的飛漲,只是當學名藥不斷消失只剩稀少的選擇、對專利藥產生過度的依賴後,藥劑飛漲壓力將再也擋不住。

台灣如何將資源,在緊急、難纏、罕見疾病上分給專利藥物;在慢性、心血管、盛行率高的疾病上分給學名藥物,仍有許多努力空間。作為醫事者,瞭解學名藥的存在必要、去除專利藥至上的迷思;作為藥品市場決定者,給予學名藥合理價格,減少專利藥不合理的高額給付,比起拿著道德大刀到處找尋破壞健保的惡徒,恐怕會是更好敉平藥價赤字的方法。

(註1):台灣學名藥的使用比例已逐年上升,只是健保局為維持藥價總額、以及「尊重專利藥國際水準」原則,不斷砍低學名藥價,使得「雖然學名藥使用比例增加,佔藥價支出比例去下降」的現象。

(註2):參考論文〈建構我國學名藥法制之研究〉(作者李芳全)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total of 67995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