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12年11月1日 的Archive

【臺大醫訊第五刊】[行醫、刑醫?]醫療行為除罪化之我見

2012年11月1日 尚無評論

作者:胡瑞恆 老師

臺大醫院醫療事務室主任、專任主治醫師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專任教授

最近屢見醫療事件上新聞媒體,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啼者為醫病關係敗壞至此,大家仍不思改善之道,只說八股甚至火上加油。殊不知醫者乃人生大事,不論生老病死均有醫病關係存在,此關係之敗壞,每個人終其一生都會受到不利之影響。笑者為知識份子之自以為是,實則無知至極。人民無知倒也罷了,號稱學者專家、記者名嘴、行政首長者不能實事求是、口無遮欄,甚至利用媒體傳布錯誤訊息,更是令明白人苦笑在心。

  醫療行為的定位,一直以來都有爭議。雖然醫病雙方有金錢往來,但是可以把它看作交易而列入消費者保護法的範圍嗎?絕大部份的醫療行為是利害併存的,會採取某項醫療行為只是因其利多於弊,不可能完全無害。再者,疾病之診斷往往有其不確定性。即使做為醫療黃金準則的病理解剖,有時都不一定能有確定的診斷;更不用說在活人的有限檢驗存有一定比率診斷偏差。在治療前能給你百分百保證的只有算命仙,要找一位醫師對你保證診斷正確是不太可能的。

  再者,一般製造業可以用各種措施與品管確定出廠品質。即使如此,就是知名廠商仍會有一定比率的瑕疵品出現,為此才會定出各種的補救措施。可是各位可有想過,出廠前各步驟的不良率、瑕疵品等,絕大部份廢品成本也算在最終的售價裡。醫療行為可以比照製造業嗎?很多的醫療行為只有一次機會,無法反悔,無法修復,更無法退貨。另外因著病人病情差異、對相同治療的不同反應;醫師性格、能力不同,如何能預測或要求一致的治療效果?這是醫療行為無法套用消費者保護法範圍之另一理由。

    醫病原本就不是對等的買賣雙方。病人永遠有所求而且暴露於危險;醫師被要求但不確定結果。雖醫療傷害絕大部分發生在病方,然而就像飛機駕駛一樣,誰不願意安全降落,醫病兩安呢?醫療不確定性造成的傷害非醫師所樂見;它的發生也非任何人所能完全預防的。因此,要由醫師方承擔所有的責任,尤其是刑責,此種論述是完全站不住腳。然而當今社會風氣不斷誇大醫病對立,媒體推波助瀾再有部分法界之離譜判決,更使得緊張的醫病關係雪上加霜。

    我們不否認病人因正常醫療所導致的傷害,應受到某種保障或補償,但這成本絕對不是由醫師承擔。病人如果想要有這些保障,就應該在其醫療費用中加入此一風險成本。就像保險有交保費才有給付。以當前台灣之低醫療成本而想要有高保障的醫療,任何人都可以了解那是不可能的。當然,普世醫師不可一概而論,少數不肖醫師接受法律制裁為眾人認同。但這並不屬於合理醫療行為的範疇。

    綜合以上所述,正常醫療行為的去刑化是一定要推行的。然而在達成之前,所有醫師仍須注意自我保護(不論是哪一方面)。我們固然沒有傷人意,但是外界把醫師當肥羊的人卻不在少數。至於是否為了「逃避」可能的醫療糾紛而轉科或轉行?我認為倒也不必。只要行得正,醫療行為合乎現今醫療準則,若仍碰到醫糾,也不必害怕妥協,坦然面對、尋求司法解決,就當作是人生中的一個歷練。歷練越多,越能了解人性,何嘗不是一種收穫,你說是吧?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台大醫訊第五刊】[行醫、刑醫?]推動「醫療刑事責任須合理化」 重建優質合理執業環境

2012年11月1日 尚無評論

作者:李明濱 老師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

台大醫學院精神科暨社會醫學科教授、附設醫院主治醫師

 

醫療糾紛的陰影是醫療環境中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近年醫療環境面臨嚴肅的挑戰,健保總額的桎梏、專科醫師人力失衡、血汗醫院等問題,在在暴露著醫界隨著社會變遷、醫療多元發展與健保制度等眾多因素影響,累積沉痾、亟須針砭。然而,雖然醫療環境惡化的因素眾多,當中醫療糾紛訴訟氾濫的陰影,卻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聲聲槍響之下,讓醫事人員有如驚弓之鳥,重要科別日漸空蕩。

醫療行為刑事責任之規範應考量醫療特殊性,不等者不等之

現行醫療法第82條第2項,「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已規範醫事人員民事責任在醫師法中對於醫師之不正行為亦訂有懲處規範,最重得廢止醫師證書。對於醫師的過錯,已有一定管道規範自律與損害賠償。然而針對醫事人員刑事責任,目前仍一體適用我國刑法規範,在區分「業務過失」與「普通過失」之立法規範下,「醫師專業」反而成為原罪,醫師與卡車司機一樣得適用「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傷之規範。

但醫療行為有其特殊性,首先醫療本身具不確定性,醫事人員並不是神,即使存活率有90%,但在開刀完成前,沒有人知道這病人是不是屬於不幸的10%;其次醫事人員負強制救治義務,計程車司機可以選擇在颱風天不載客,醫事人員卻多要在最急迫或不利的情況下救治病人;且醫療通常就是在攔截死傷,最後死傷的結果是否能完全歸責於醫療,難以判斷。醫療行為刑事規範亦應正視考量醫療與其他專業不同,基於憲法平等原則中「不等者不等之」的內涵,讓醫事人員能有合理的刑責規範。

為解決醫療糾紛困境,醫師公會全聯會長期推動「醫療刑責合理化」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作為全國四萬名執業醫師唯一依法具有代表性之團體,對於醫療糾紛帶給醫師同仁的壓力與對民眾就醫權益的危害,感受良多。長期以來極力思考如何發展建立一個醫病雙贏的醫療糾紛解決策略。初始,醫界推動醫療行為「除罪化」、「去刑化」,惟該等名詞極易造成誤解,多會讓人誤認是在爭取醫師不用受到刑法規範。為清楚表達醫界訴求其實是在明確規範醫師刑事責任,本人在公會成立「醫事法律智庫」遂調整朝「刑責明確化」方向推動,且為讓醫事人員都能在合理的環境中安心執業,俾以維護醫療品質,目前本會之主張為「醫療刑責合理化」,並拋磚引玉邀集法界與醫界專家學者,共同研擬修法提案,建議增訂醫療法第82條之1:

「醫事人員執行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或重大過失為限,負刑事責任。

前項所稱重大過失,係指嚴重違反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之行為。

醫事人員執行業務,因重大過失致病人死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本醫療法第82條之1修正條文規範層次:第一項釐清醫事人員刑事責任範圍為故意與重大過失;第二項明確定義重大過失涵義係指嚴重違反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第三項增訂醫事人員重大過失致病人死傷者之特別刑法規範。希望藉由本條文規範,落實法律宣示與教育功能,作為醫療諸多困境的第一帖特效藥,逐步建構良好醫療環境。該修正草案幸獲多位立委體認贊同,提出「醫療法第八十二條之一」修正案,目前業經一讀並付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審查。

醫療刑責修法改革只是醫療環境改善的起點,而非終點

為讓「合理的醫療刑責」順利推動修法,同時配合衛生署正辦理之「鼓勵醫療機構辦理生育事故爭議事件試辦計畫」、「醫事爭議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法草案」等配套措施,作為醫療糾紛解決體制改革的起點,真正保障民眾就醫權益。醫界最新生代的醫學生們實應一同正視國難,凝聚共識與力量,支持醫療法第82條之1修法提案,以重建醫療的合理環境。同時也須體認,針對醫療糾紛的減少、醫療環境的改善,法律的改革絕非我們滿足歡呼的最後終點,醫病溝通與教育的耕耘與努力,仍是一條漫長卻必行的道路,需要所有醫界同仁秉持「人文關懷」初衷,攜手共同營造醫病和諧的醫療美好願景。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臺大醫訊第五刊】系學會二十三問

2012年11月1日 尚無評論

訪談整理/紀劭禹

新學期迎接著系學會新夥伴的加入,你知道系學會有哪些部門嗎?各部門是如何分工、又即將在新學期做些什麼呢?透過各部部長的問答,讓我們再次認識系學會存在之必要與值得期待的種種。

秘書部長:葉師榕黃常銘 

秘書部究竟在做些什麼呢? 

師榕:簡言之就是會長的小幫手,協助行政業務、各部門聯絡、安排並紀錄會議等。並於學年初製作通訊錄,學年結束前舉辦下任系學會會長改選。

今年的通訊錄和去年的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師榕:感謝本學期各年級班代的協助,通訊錄已完成年度更新,美宣部亦繪製新版封面!今年我們將去年的內容再行精簡,希望通訊錄更輕便、更符合需求。

學術部長:曾思宜黃薇嘉 

聽說今年學術部有協助舉辦讀書會? 

思宜:是的,學術部計畫在醫學系成立各種主題的學術社群,如法律、健保政策、公衛議題、科學研究、社會學、文學等,讓各年級對不同領域有興趣的同學們可以互相辨識、聚集並擴大交流!目前已由七位對臨床與基礎研究有熱忱的大五同學,組成生醫期刊閱讀小組,隔週聚會討論所擇期刊論文,未來希望將類似讀書會模式拓展到其他社群,屆時歡迎大家踴躍參與!

你們自己對於學術以外的事情有在特別研究的嗎? 

薇嘉:除了學術之外,我對各式各樣的事情也充滿興趣(笑)。舉凡文學、音樂、旅行等等,目前熱衷於研究新的咖啡蛋糕店,一個人在咖啡和蛋糕的甜香中享受一本好書,就是生活中的小幸福ˊˇˋ。

思宜:研究學術之外的事嗎?大概就是哪一家廠牌的巧克力美味,還有國家音樂廳的表演節目囉!深深覺得中正文化中心就在醫學院附近是身為台大醫學系學生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活動部長:曹正李瑞文 

你們以前各自有參加過什麼社團,或舉辦過什麼活動嗎? 

曹正:大一大二參加漁村服務社,當過社區活動部長和國小組組長,主辦國小生活營和社區大型晚會。大三則參加總區藝術季,辦了第一次的鹿鳴創意市集。大四參加畢業舞會美宣組,設計場佈。

瑞文:印象中系上的活動我都有參一腳(好吧也許有時候是參了整個軀幹),去年和同學一起下定決心「我要累十天!」舉辦醫學營的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活動」部感覺什麼活動都能辦,你們怎麼定義自己部門的呢?這學期的目標? 

曹正:正是因為什麼都能辦,所以在預算吃緊的系學會中應該廢除……。但是都已經當上部長了也只好硬著頭皮在有限的資源內辦活動。系學會所有部門幾乎都有屬於自己的活動,似乎從活動部這裡抽離了許多後,活動部能做的事唯獨剩下「交流」和「行銷」這兩塊,針對這兩個主題,我們希望能廣招設計者,設計多樣微型的小活動,主打「小」、「多」、「長」,讓「系學會形象」深植人心。

文化部長:高子晴洪明道

你們平常課餘時間的興趣是? 

子晴:在影劇中尋找出色的演員、小說中尋找深刻的角色、生活中尋找故事的靈感。

明道:游泳,或去中正紀念堂慢跑。偶爾當文青,看看小說。

系學會文化部和藝術季的關係究竟是?

明道:第一屆藝術季是由文化部熱血的學長姐所發起。不過第二屆之後便改以院學生會名義舉辦,結合醫學院七系加上公衛院的力量,希望能影響更多人!

你們願意透露這學期文化部的計畫嗎?

子晴:將舉辦兩個波次的展覽!第一波展出醫學相關的電影和文學,並以「醫學生眼中的風景」為主題向醫學院學生徵求散文、圖畫、攝影等;第二波將展出非典型醫生和醫學生的採訪,與「醫學生眼中的風景」的成果。

國事部長:曾培琪李家昌

你們目前最想去的國家?為什麼?

家昌:埃及。埃及不管是在古代建築或是歷史,都是一個充滿著神祕感的國家。

培琪:阿曼!今年國事部SCORE交換計畫簽到阿曼的合約,太具異國風情了!能體驗完全不同的環境與人文,挑戰生存能力拓展視野是很棒的選擇!

這一年國事部即將辦很多活動,你們自己最期待的活動是?

家昌:今年國事部有世界地球日、人權季、世界愛滋日海報展、泰迪熊醫院等活動,我最期待世界地球日的擺攤,可以讓醫學生注意到公共衛生的議題。

培琪:泰迪熊醫院TBH!在精美的台大兒醫和天真的小朋友們互動是不可多得的機會!不僅有娛樂效果,更達到衛教的成果喔!

體育部長:胡永學葉曉橋

你們自己對哪些運動項目特別感興趣?

永學:我本身是院籃的成員,最喜歡的運動項目當然也是籃球,其他較有興趣的就是美式足球和網球吧。前者速度感強、充滿爆發力,後者優雅靈巧、講究技巧,這些運動雖形象懸殊但都是人體極限的一種追尋,我想就是這點吸引我吧。

曉橋:排球排球排球排球和游泳吧!

最喜歡的運動員?

永學:我想是NFL巴爾的摩烏鴉隊當家線衛Ray Lewis吧,看他在每場比賽,每次練習,每個訓練所投注的熱情,就不得不佩服這個狂人。

曉橋:中華女排隊的蔡盈鳳吧,我覺得他的背飛好美>///<

請說一說對大醫盃或醫學盃的期待?

永學:我想各隊最希望擁有好成績。台大校方給予各隊的幫助明顯不如其他學校,體育部能做的就是讓大家在報名及各項資訊的交換上都能清楚完整,並要求主辦方多給各位選手們福利,不管是飲用水、醫療器材、休息暖身等場地資源,這是體育部在未來一年必須要努力的!

福利部長:莊建淮陳書昱

為什麼今年會新成立福利部?

建淮:概念來自總區福利部,他們長期關注選課、校園工程等。正式部門能有系統處理同學的困難並爭取資源。

福利部這學期想推動的事情?

建淮:目標為福利與權利兩面向:爭取醫學院周邊優惠、異常事件及時與系方反應。

資訊部長:洪錫全

你自覺對於電腦、資訊方面的興趣或專長是?

錫全:就像人要發明迴紋針和電視遙控器一樣,寫些小程式讓生活更便利,就是我的興趣。

資訊部以往多是協助網宣、網站的架設,今年有什麼新的活動嗎?

錫全:為了推廣資訊帶來的便利,資訊部將在十二月間每周舉辦「資訊同好會」,邀集對資訊有興趣的同好為大家簡單的入門介紹,包括網頁、影像、繪圖、組裝等主題,歡迎大家來聽!

美宣部長:游景雯蔡宗芸

你們最喜歡的藝術家?

宗芸:很多耶!我房間滿滿的畫冊,真要說的話是中村佑介吧!要扯到古人的話,達利還挺不錯的,但是繪畫的風格我比較推莫內。另外,幾米也不賴!

景雯:漫畫之神手塚治虫!本身是醫學博士,也是日本漫畫之父,畫了幾百部漫畫、動畫。故事很簡短卻深入人心,畫風帶有一點可愛,簡單易懂。據說他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漫畫桌前握著鉛筆,這種熱情實在太讓我敬佩了……期許自己也有這種毅力!

你們自己平常有在做一些繪畫設計的事?

宗芸:有喔!我很常幫各個團體設計文宣或是排版,偶爾會接case賺點外快,但是最近比較喜歡畫插畫,想要做明信片自己賣=)

景雯:就在今年暑假我終於出了第一本漫畫!開學的時間就很少有時間畫圖,只偶爾更新網誌上的作品──血球們的故事《Body Story》,希望可以持續下去(笑)。平面設計也略懂,設計拖鞋衣服標籤什麼的都做過,不過最後還是最喜歡畫漫畫。

你們未來將為系學會設計什麼嗎?

景雯:美宣部最主要的工作是設計系服和製作通訊錄,今年還會加入醫訊的編排和插圖。另外一些雜七雜八,各部門活動海報、道具,也都有機會幫忙。請大家多多捧場啦。

財務部長:簡佑任張晏誠

為什麼你們希望所有同學都繳交系學會費?

誠佑言:先賢創業未半,而中道透支;今GCS三分,國庫疲敝,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秘書雙長,不懈於內;國事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賢之殊遇,欲報之於猴淮也。誠宜追討欠費,以光公平之道,恢弘志士之氣;不宜裝傻推拖,引喻失義,以塞永續之路也。

系學會一直以來都是有多少錢做多少事,你們有任何開源節流的好方法嗎?

誠佑誓:「追討欠費,控制預算,爭取贊助,共創未來!」

Share
Categories: 系學會 Tags:

【臺大醫訊第五刊】我們的回首、我們的前瞻

2012年11月1日 尚無評論

 

訪談整理、攝影/紀劭禹

《台大醫訊》與第三十八屆系學會新任正副會長廖予昊、莊建淮進行深入訪談,看他們各自回顧大學生活的轉折,並踏著過去系學會的步伐,勾勒出未來一年的計劃。

●你們大一到大四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 

:橫衝直撞的。因為醫學系大一大二的課程並非全然醫學,且班上人才濟濟,使我許多事都想嘗試,但也不乏有些挫折。像大四下,覺得病理、藥理學習時間不夠,而且因為開始接觸臨床、面對病人,深知對於自己的專業應投入一定的時間和心力才行。所以現在我更注意哪些興趣才是對於自己比較重要的。

:大一大二和大三、大四之間有很大的轉變。一二年級很忙碌,剛上大學也是第一次住宿舍,生活圈很大,認識的朋友很多,自己平常關注的議題也相當豐富,且參加不同系的課程和社團,對我影響很大;大三大四則是冷靜、反省的過程,以前認為對的事情,現在則不一定如此。

最低潮的時間是大三下(鼓勵學弟妹還是要熬過去……)。主要是因為上學期面對解剖、生理等還有新鮮感,到下學期則有種被虐感,學到的東西有些不太實用。而且來醫學院之後生活圈小很多,能參與的事情變少,常常得按照考試時程安排課餘活動。

●在過去的醫學生生活裡,你所感覺到的系學會是什麼樣子?

:一年級時我對系學會沒什麼印象。大二參加系學會國事部,逐漸認識系學會。且當年由於洪蘭事件,使同學們開始注意到系學會,畢竟他們是處理相關事務的第一手!我大三、大四沒有擔任系學會的幹部,比較像旁觀者,但仍會默默地看著《醫訊》或網路上、臉書上系學會的消息。

:也是洪蘭事件的緣故,大二時認識了許多B94的學長姊,並協助舉辦活動,那是非常開心的事情。大三則參加了學術部,感謝B95的學長們提供平台,分享辦活動的經驗,並願意支持我舉辦像是「油症」影片的欣賞暨座談會。還記得那次有近四十個人來,我相當驚訝!畢竟在醫學院辦活動也並不容易。大四那年,我對於文化部和文刊部比較有印象,其他部門比較沒有注意到。

●說說醫學系與醫學院這幾年的改變為何?你的經驗呢?

:感受很深的是學院空間的改變。像是由系學會文化部開創的第一屆醫學院藝術季,曾在一樓廁所旁牆壁掛上大網子、貼上宣傳logo海報,使人發現空間更多的可能性,也才回想以往是我們自己把空間給限制了。

另外是課程改革。我們B97在大三時開始以修整、合併過的課程上課,並且參與往後幾屆課程調整。和各屆學弟妹聊起,便會發現大家的課表都長得不大一樣,可見改革是不斷進行著的。

:其實在洪蘭事件時,便能察覺B94的學長姐們和楊泮池院長建立充分且良好的溝通,才能造就許多改變。也許以往的學生們同樣欲求改變,但不一定會表達出來,或是以較激烈的方式發聲,反而沒辦法促成實際的變化。而自己在大三、大四參與課程改革的過程,也才發現整合學長姐意見、聯絡老師、協調教室分配等,往往不是一蹴可幾。此外,每個面向的進步與改變,背後都得思考是否改變之後會真的比較好,而非為改而改。

關於空間,最近剛完成的二樓開放空間令我印象深刻,沒想到兩年前系學會舉辦的空間設計比賽最後真能有所實行!

:如同建淮想的,我必須說醫學系個很特別的系,以往一二年級都在總區,對於醫學院是何種空間、醫學系是什麼環境,都不太了解;大三、大四課程繁忙,且醫學院白色巨塔的象徵印象很沉重;大五到大七則常是沉默地在醫院學習,與醫學院的生活逐漸分開。所以同學們對於各議題似乎都有想法,但不一定有意願表達,甚至直接實踐,這樣有點可惜。

●關於未來一年的系學會,你們想……?

:最重要的是增加跨年級的互動!七個年級的同學們像是個大家庭,彼此多少有一些生活智慧、生涯經驗值得分享。而且,許多同學有醫學以外的專長或興趣,我希望能建立小社群促進交流,並發揮些許影響力。再者,藉由活動部、文化部、國事部的活動,以及文刊部《台大醫訊》等媒介,使參與者/讀者能與活動主辦者/編者有所互動,將想法表達出來,使不同年級的同學相互參與。

:希望系學會與系辦的合作更融洽,搭起彼此的橋梁,拉近系辦與同學之間的距離,告訴同學們該如何好好利用醫學院、醫學系的資源。還有,我們正嘗試與總區台大福利聯盟合作,看能否拓展醫學院、社科院優惠店家的福利。

:順道一提,大家對於近來幾屆醫學營的定位與財務利用多有討論,但恐怕活動結束後不了了之,因而我們希望能夠更開放地討論、整合意見,將定位明確化,甚至提出完整章程,作為往後醫學營運作的方向。

●大五生活至今的感覺?未來一兩年的規畫或想像?

:其實我蠻喜歡大五在醫院見習的學習方式。一部分是學長姐常直接問問題,另一部份是自己知所不足,想到問題後去尋找解答。而且在台大,因為能認識很多學長姐,round到不同病房就會有不同驚喜,學長姐可以罩你、學弟妹們則會不斷詢問、挑戰你。這樣的環境很不錯!

未來的話,我覺得雖然台灣環境看起來一片渺茫,但至少在學生的時候還不用這麼悲觀啦。我仍希望大家在看似苦悶的醫學生生活裡面還能找到一些快樂。

:一開始的感覺就是很忙碌、腳步蹣跚,畢竟換了新環境,而且同學們四散各地。不過相對於大三、大四強調問題導向學習,現在反而每天都在進行PBL。接觸病人、與老師討論病情的過程中,會發現課本的知識活生生呈現眼前,也會注意到思考上的盲點或缺失,因而想在課餘花更多時間學習知識、練習各項技能。

於此我也要和學弟妹分享,如果在醫學系還不清楚方向、或是感到茫然挫折,也不用太早灰心或放棄,畢竟那時的學習並不是醫學的所有面向。此外,也要多多珍惜在台大的歲月,畢竟台大的教學資源,無論是師資、同學、軟體設施其實都很豐富的。

由於系學會甫起步,我們有許多想做的事情,但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所以希望同學們可以與我們一起成長、一起豐富這一年!

Share
Categories: 系學會 Tags:

【臺大醫訊第五刊】編輯想說……

2012年11月1日 尚無評論

許多同學或猶記得,上個學期接近期末考時,一則醫療糾紛的發生引起了你的不滿、不解、焦躁甚或徬徨,特別是在共筆如車潮梗塞腦部交通的時刻,也特別是因為事件的上演就在你癱坐的醫病劇場裡,如此進逼。

醫病關係的演變、醫療糾紛的層出不窮似乎已成為近來媒體的焦點。身為醫學生的我們,局內人與局外人的腳色尚未自明,卻也不得不開始思索其中糾結為何、可能得解的方法又該是什麼。因而本期《臺大醫訊》的「行醫、刑醫?」專題,亦嘗試就此主題邀集醫師、醫學生與法律學者等各方意見,討論醫療的「刑責合理化」,抑或是「除罪化」,並且就當前醫療糾紛的處理以及醫事審議制度的爭議陳述於後,冀望提供讀者探尋相關問題時更多的著力點。於此並深深感謝李明濱醫師、胡瑞恆醫師、陳聰富教授百忙中撰稿,也感謝葛謹醫師抽空參與訪談。

此外,自上一期《臺大醫訊》至本次出刊,也再度跨越一個暑假,進入新的學年。於新舊交替的氣氛裡,我們與甫上任的醫學系系學會幹部群進行訪談,好奇地想認識他們更多,也為讀者們透露系學會各部門的工作目標與活動計劃。而每年醫學系一、二年級的迎新宿營、三年級大體解剖學課程的完成與四年級的受袍典禮,也一如往昔地標誌著盛夏到初秋的遞嬗。我們將這些片段擷取、拼貼於這本刊物,作為學生生活的紀錄,也會是你我回憶抽絲剝繭時能共同抓住的線頭。

話說回來,彼此回憶的主角時常不僅是同學、朋友和老師,在醫學院的各個處室空間裡,還有許多工作不懈,為我們提供服務的大人物們。《臺大醫訊》自本刊開始,將一系列地為讀者介紹他們與校園的親密關係。想知道首先登場的是誰嗎?請別再等待,趕緊翻閱下去囉!

主編 紀劭禹、金寧煊


醫訊第五刊  目  錄

我們的回首、我們的前瞻(第38屆系學會)

系學會二十三問

[行醫、刑醫?]推動「醫療刑事責任須合理化」 重建優質合理執業環境

[行醫、刑醫?]醫療行為除罪化之我見

[行醫、刑醫?]淺談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

[行醫、刑醫?]醫療糾紛處理的當前爭議

[行醫、刑醫?]專訪葛謹:兩個拒絕,一個不要!論醫事審議制度

解剖x白袍:醫學生筆記

Med00迎新宿營總召心得

合太醬料101──宿營心得

醫學院大人物專訪──醫圖阿姨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total of 65493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