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13年2月 的Archive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我的國際志工經驗談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8 黃常銘
2011年寒假,我參加基金會為期兩週的海外志工團到尼泊爾服務。一行人風塵僕僕來到喜馬拉雅山腳的神祕國度,乘著老爺車蜿蜒在Bhardav這山區小鎮。問我為什麼參加海外志工活動?想法很單純:上了大學,總得來點不一樣的事。

Bhardav資源匱乏,供電極不穩定,多數人家燒柴煮飯,當然也沒有熱水洗澡。然而純樸中卻有它獨特的步調,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當地人豢養家畜、農耕或是做點小生意。我們志工的工作是帶當地小學生,教案包含英文自我介紹、科學小實驗、立體卡片製作、團康性體育課……等,課餘閒暇時間則到小雜貨店來一杯熱呼呼的Masala Tea,和當地志工談天說地。

時間短暫且語言隔閡,一群台灣人到尼泊爾小鎮能有什麼幫助?某個圍繞營火取暖的夜晚我困惑地問當地志工。Dipesh於是緩緩道來,這樣的活動是希望當地小學生能透過與外國人接觸,而了解英文的重要性,讓他們看看外面世界與不同文化風貌。不見得要搪塞多少知識,或改變什麼大觀念,只是希望在小朋友心中播下一顆種子,期許他們以後能到外面的都市、外面的世界瞧瞧。除了服務以外,更是那深刻的文化體驗另人難忘,身為志工,我們以一種參與者的觀點來體驗文化,食、住、行都很道地,和當地志工交流彼此風俗民情,學習尼泊爾民謠ReshamFiriri,都讓我更深入認識尼泊爾。

總歸一句話,服務的過程中收穫最多的總是自己。志工服務不求目標遠大,每份心力都有它的價值,更重要的是以參與者的觀點去體會箇中感動,那將是最令人難忘的回憶。

足跡:尼泊爾志工服務
參與方式:微客基金會甄選
參考資訊:http://www.wake.org.tw/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肯亞的快熟與慢活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8 金寧煊

與其含糊地說是志工,不如說是去學習當地人的生活方式。學習用手抓揉國民主食Ugali、學習乘坐憑感覺下車的小巴Matatu、學習走搶匪充斥的夜路、學習應對所有想占你便宜的伎倆;但更多的是,學習黑人的快熟與慢活。

遇過的肯亞人多像在地隨處可聞的輕快歌曲,熱情有朝氣。初識時必定西洋式的握手,再熟一些會肩碰肩、互按拇指。即使萍水相逢,都可能領著你到家裡請吃飯,甚至攜著你蹦跳過垃圾與泥濘、穿越整座百萬人口的貧民窟。喜歡這樣交朋友,藉帶有口音的英語,更深入探索東非文化的內裡。

不過,African Time可是教人難以承受:約好兩點,可能四點鐘才見得到人,儘管路上難得沒有塞車。許是崇尚悠閒吧,合作對象不喜歡把工作時程排得很緊, 54天的旅行裡常蹉跎得我生待明日。另外當落得目標未果時,總會有些教人搖頭的理由──去「搞個workshop」,實際上是給貧民窟裡的團體增加業務,壓著他們做不擅長的事,所以每個環節我都盡可能尋求與黑人朋友的共識。理念衝突間不斷地談,畢竟我真地無法接受「把水溝裡的垃圾扒起來放到路肩、讓它變成路面的一部分就算完成清潔日」這種託辭。後來我去買了手套口罩,要求所有參加workshop的小朋友都照我「把垃圾清光光」的想法來做。當我打算撿起散落一地的塑膠袋時,我瞬間領悟黑人朋友所言不虛:因為那些塑膠袋被人棄在水溝中、被另一人扒起來放到路肩、再被不知多少風沙吹過、多少人踩過之後,真地就這樣深深埋在泥沙路裡,硬是去撿就像連根拔起株株青草,不但「拔」不乾淨,還把原本安好的泥沙重新翻起……彼時的心情,算是有些愧疚吧。我起初覺得黑人得過且過、虛應故事,後來才發現某些是他們用親身生活,去適應這塊土地的生存法則。

其實,說貧民窟如何可憐、黑人做事就是怠惰懶散、我要弄我認為的清潔日等等,都是很暴力的思想。常守著原有價值,不經意套用於他人;甚至把對於「服務」、「志工」的道德上滿足感,建構在眼中的他人「貧苦」之上。快慢交織的節奏裡,文化衝擊時時提醒我反省既有的刻板印象、時時警惕我注意:無論我帶來的多好,我還是來學習的、來陪伴的、還是匆匆過客。

足跡:肯亞志工服務
參與方式:AIESEC,每學期初AIESEC會在臉書&各種管道宣傳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醫學生的國際參與-2010上海世界博覽會臺灣館親善大使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6黃飛揚

[全憑一股熱情挑戰自我]

大三時,我報名了上海世界博覽會的親善大使甄選,從兩千多人當中,通過書面資料審查、國台英三語面試、以及長達一個月的網路票選,終於順利獲得資格,代表自己的家鄉,將臺灣介紹給來自全世界的人們。大三下,除了週一到週五的課程轟炸之外,週末還要參加兩整天的密集培訓。終於,在學期一結束,我便動身前往上海,迎接自己期待已久的任務。

我的工作是在臺灣館內為每一批參觀的民眾進行導覽解說,除了制式的導覽內容,我也利用行進間的空檔回答他們對於臺灣的各樣問題,有機會更教他們常用的臺語以及臺灣文化。正因為我們展現出臺灣獨特的人文特質,我們除了常常受到熱情民眾要求合照,更接受各國媒體的爭相採訪。我們將來臺灣館參觀的民眾當作自己的客人,因此,也更加懷抱熱誠,期待與他們分享我們的成長經驗。

[尋找自我的旅程]

這是個追尋自我、突破自我的旅程。人們常不自覺的認為,一旦多了個頭銜、換了個身分便會突然變成完全不一樣的人,考上醫學院便是其中一個例子。當許多大學生抱怨自己的科系畢業後沒有證照可考,沒有工作保證的同時,醫學院的學生卻抱怨著一成不變,既定的職涯、生涯選擇。這種自我標籤化的現象更讓我體認到,刻版印象是我們認識一個陌生族群最快的方式,但如果不自覺拿它來設限自己,自己便也和自己越來越陌生了。
大一時,有位學長提醒我,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當時熱情的眼神,我一直把這句話記在心裡。好不容易經過了大三大四,進入了臨床,我很開心看見自己在各方面不斷的成長。國際參與的經驗讓我開始思考,我應該如何在醫療領域發揮自己的專長,也更堅定地期盼自己在醫學系的最後幾年,除了能學習醫學專業知識與技能之外,同時發展自己的興趣和才能,把曾經遺失的自我還給自己。

足跡:上海市博
參與方式:2010上海世界博覽會親善大使甄選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帶著醫療去旅行──隨路竹會非洲義診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寄生蟲學助教 藍弘旭

  蔡承哲又來邀稿,請我寫寫參加醫療團的心得與感受。七月拖搞到現在八月,好!開始回想自己參與過的醫療團。
  只參加過兩個:一個是快樂醫療團,主要由台北榮總醫師與護理師組成的。在2001年,我生平第一次跟快樂醫療團去泰緬邊境義診,協助檢驗寄生蟲,也親眼看到患者拿活的絛蟲體節給我,太震撼了,書本中的蟲蟲,活生生的在我手上蠕動著,更加深我對寄生蟲的熱愛,除了可以學以致用外,還可以多多少少幫點忙,讓來看診的患者,可以吃到適當的驅蟲藥,減少蟲蟲對他們的傷害,同時透過衛生教育的宣導,教導他們如何避免再次感染。內心覺得收穫滿滿!隔了九年,在2010年,第二次跟快樂醫療團義診,到越南古芝地區義診,跟之前一樣,可以檢驗很多的寄生蟲,同時做衛生教育宣導。義診一方面可以瞭解當地的文化與景色,另一方面也認識許多非常優秀的醫療人員,如:台北榮總的楊淑清護理師、林立展醫師、趙湘台醫師、台中榮總護產科的黃佩真醫師。因為在越南義診認識黃醫師,才接觸到這次參與的路竹會醫療團。
  在今年二月,跟路竹會去非洲馬達加斯加兩個星期義診,非常謝謝所有伙伴的彼此關心與照顧,讓我有趟一輩子值得回憶的旅程。每個人都是我學習的對象,每個人都超有愛心的,每個人都百分百的在付出,在團體中感受到滿滿的關心與疼愛,真的謝謝大家給我好多美好的回憶。謝謝黃聖潔醫師親自採取病人的肛門口的糞便,謝謝張欲泰醫師給我很多血液與糞便的檢查,謝謝林煜哲醫師幫忙處理發電機,讓我有電可以看顯微鏡,謝謝林盛勇學弟,協助檢驗工作,謝謝會長與會長夫人煮飯給我們吃,謝謝陳孟妤醫師、陳怡瑄醫師、葉泉成醫師、張卓才醫師、江雪珍醫師,你們對病患付出的愛,我會深深記得,謝謝護理師、藥師與志工們,讓人看見愛心無國界。此次義診,服務將近八千人,只能給他們一些醫療治療,如拔牙,但是在非洲人民心裡,會記得曾經有來自臺灣的朋友來這兒,關心他們。此趟印象最深刻的是張裕泰醫師,診斷出一位疑似感染瘧疾的當地朋友,抽血、推血片、染色、鏡檢,真的發現惡性瘧原蟲,馬上給予治療,就挽救了一個生命。或許我們一團人,僅可以幫一點點忙而已,心想,若可以將義診的檢驗情形,與當地政府分享,讓他們瞭解目前在當地寄生蟲的分佈情形與陽性率,讓他們想辦法去根除一些感染源或是加強一些衛生觀念,可以減少很多人再次罹患可以避免的寄生蟲疾病。

  分享一下今年去非洲義診的檢驗結果,這次非洲義診地區為馬達加斯加(
Fianarantsoa省),義診八天共檢驗198個檢體。包含糞便、血液、尿液、陰道分泌物與其他(土壤、孩童指甲內、鵝糞、牛屎),檢驗個數分別為103、40、47、4、4個;各種檢體陽性率分別為54.4%、10%、0%、100%、50%。分別在糞便檢體中發現7種寄生蟲 (2種線蟲類、1種吸蟲類、1種絛蟲類與3種原蟲類),在血液中發現2種瘧原蟲,在陰道分泌物中發現陰道滴蟲,共10種人體內寄生蟲。另外,也在糞便檢體中發現到8種未知的蟲卵、1種活的未知線蟲與1種活的未知昆蟲,有將檢體帶回實驗室進一步鑑定中。因為得知曼氏血吸蟲,在當地有很高的感染率,於是想知道它的中間宿主為何種螺類,親自在河流中採集到一種淡水螺螄,帶回台灣檢驗此螺類是否有尾動幼蟲,證實它可為血吸蟲的中間宿主,若當地政府可以將此淡水螺類撲滅,則可以讓當地人民到河川中洗衣或戲水,不再被河川中的幼蟲鑽入感染血吸蟲。糞檢中發現各種寄生蟲的陽性率由高到低排列為:蛔蟲23.3%、曼氏血吸蟲21.4%、豬肉或牛肉絛蟲3.9%、鞭蟲1.9%、大腸阿米巴1.9%、微小阿米巴1%與等胞子蟲1%。原蟲類,共檢驗出三種原蟲(微小阿米巴、大腸阿米巴、胞子蟲類)。
  義診雖然要自己出錢出力,但是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付出自己所學,一方面環遊世界的體驗各國文化,一方面幫忙國家作國民醫療外交,真是一個會讓自己回味再三的美好事情。路竹會的蔡慧貞告訴我說:「在忙碌的現實環境折磨下,希望我們都能保持對服務的熱誠,那麼生活將會豐富些。」的確,義診,讓我看的更多、受到伙伴們的愛更多。8月18日到31日,又要跟路竹會去美洲的瓜地馬拉與貝里斯。去體驗馬雅文化發源地(瓜地馬拉)與神秘水晶骷髏頭出土地(貝里斯)。好興奮喔!相信又是一次滿滿的甜蜜回憶!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聖多美X 替代役X天氣晴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1 朱子宏

  參加外交替代役也是個偶然。我畢業那年(2010),正好是第10屆。鼎鼎大名的連加恩學長是第一屆,據說外交替代役到第15屆就會因募兵制的到來而停辦。每年四月會有約兩週的申請時間,先向內政部役政署網站登記,而後至所屬戶政機關辦理繳交文件。我那一年還是在截止前兩個小時,向病房總醫師告假,搶搭公車回家辦,不然其後的命運就會大大的不同。

  我心中一直嚮往投身異文化的刺激。那年三十六取六的機率,能夠抽到真也著實幸運。外交替代役每年大約有百人上下,除了醫學類別外,還有公衛、醫工、醫檢、牙醫、資訊、農商、畜牧、語文等項,每年不一。在成功嶺新訓三週後,所有人會至天母接受六週的語言專訓,有英、西、法、葡四種,另外會有些烹飪、健身、國際禮儀等課程。結訓後會有一週的安家假,主要就是交辦後事…應該說是和家人、朋友同學多多聚餐,隨後大家分頭出發。

  我們在成功嶺抽籤選擇前往國家,當屆的醫療團有三處,皆在非洲:南半球的史瓦濟蘭、幾內亞灣的聖多美及普林西比與西非的布吉納法索,最近正在評估南太平洋的常駐醫療團。上天要我再學一種新的語言,讓我抽到聖多美,一個葡語的國度。我們在那裡的十個半月,首先要學會和病患用葡語溝通看診,看診的地方,從聖國宛如台大等級的中央醫院,到市區的門診中心,再到偏遠地方的社區皆有。我們還自己設計社區巡迴醫療的病歷與藥單。另外一項就是當地的傷口照護,或許是地處赤道、或是不良就醫習慣,他們常常在腳踝處有個傷口,浸淫日廣,最後按捺不住前來就診的,有些竟已至環狀剝皮之程度,相當駭人!我們那時幾乎好幾個月都沒真正休息,一週兩次換藥、三到四次看診,得自己買棉被厚的紗布回來裁剪、封包、消毒,還向台灣生技公司去函希望能用他們的膠原蛋白,進口了各式的敷料,又從台北邀整外醫師前來進行植皮手術,聯絡病人、商借醫院的手術室、與聖多美院方交涉後續照顧事宜,都有我們的參與,雖然結果有好有壞,但至少也是淋漓地打了一場美好的戰役。

  難得真正休息的時候,造訪當地海灘,陽光在閃爍的沙粒照耀下,光燦刺目。椰樹在海風中搖曳,還有湛藍的海水,每座沙灘都有有趣的名字:藍湖、貝殼沙灘、咖啡海灘,若要浮潛,水下的海星海膽魚群,恣你眼花撩亂;抽空到南部小島上的度假村,真是人間仙境,莫怪乎許多歐洲的觀光客不遠千里,只為享受這裡的熱帶風情。我也是在這裡,才學會游泳的。這裡的氣候只有乾、溼兩季,潮溼時只比溽暑的台北好些,乾季時(五月至八月)氣溫涼爽,更是適合出遊。十個半月的生活,以前從來沒有和同伴同學相處那麼久,從工作到休閒都在一起,建立了幾近革命性的情感。

  我記得離別前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和其中一個翻譯電話講到感動不已,甚至當天一大清早,還有病人特地從家裡騎單車一路騎過來,只為了替我們送行,再再印證了聖多美真是個充滿人情的國度。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年我們曾在這裡打拼過。

足跡:非洲替代役
參與方式:每年四月向內政部役政署申請http://www.nca.gov.tw/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2011八月,我在漢堡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7 林義哲
2009年九月,大二上學期,在慘烈的「德文一上」授權碼爭奪戰中幸運存活,從此與德國結下了不解之緣。隔年八月,首度踏上歐洲,一個多月的自助旅行橫跨四國,其中,環遊德國兩週半,不是兩周半。回國後,偶然聽到班上四位和我一樣「留德歸來」的同學談起暑期見聞──他們參加了漢堡大學的暑期德文班──才第一次知道,原來總區的國際事務部有辦這種活動,頓時感到新鮮又有趣,於是下定決心,隔年暑假要去漢堡大學當他們學弟。
漢堡在德國北部,是德國少數有大港口的城市之一,雖然偶爾會下大雨,但還稱得上是風和日麗。暑期班的課程規畫相當完善,每天早上十點到一點,我們在漢堡大學的「亞非學院」分班上德文課,一點到兩點,由一位中國籍的倪老師帶我們讀德文小詩、看德國電影、讀小品文等等,總之是文青活動,兩點到四點,漢堡大學「漢學系」的同學們會扮演類似助教的角色,來與我們練習德文,一個德國學生配兩個台灣學生,對話僅限德文,每當我們辭窮,想講英文,德國學生便會微笑著搖頭說:「Deutsch, bitte.」
漢堡市政廳周圍一帶,是整個城市最熱鬧的地區,也是我們四點下課後玩耍之所在,有一個差不多比醉月湖漂亮一萬倍的大湖,湖上可划船喝酒,湖邊可散步漫遊,各大品牌商店、餐廳、電影院、劇院、酒吧櫛比鱗次,每天我們都在此處痛快的揮霍夏日,右手一支冰淇淋,左手一支烤香腸,相機在胸前沉睡,啤酒在背包裡撒野,我們是德國學生。
周末我們出遠門,拜訪其他城市,不萊梅、柏林、德勒斯登、科隆……無與倫比的美麗們,一幕幕印在了腦中,也一張張存進了D槽;在班上那四位同學大力推薦下,我們甚至到了丹麥,在哥本哈根度過了難忘的三天兩夜,大啖生魚,怒啃甜食,暢飲嘉士伯,也開心的與市政廳旁巨大的安徒生銅像合照,我們是觀光客。
四個禮拜轉眼即逝,每天行程緊湊,總想多看一點,多聽一點,多說一點,多吃一點。最大的收穫,莫過於我從一個學了兩年德文的啞巴,變成學了兩年又一個月德文的國際學生,走在德國街頭,敢問敢講,臉皮無限增厚,此外,當時結交的許多德國、日本、韓國朋友,至今依然保持聯絡,也是一大收穫。
漢堡,是2011年暑假最鮮明的記憶。這段旅程,像夢,想說,不知從何說起,說了,又不知如何結束……。

參與方式:臺灣大學(總區)國際事務處海外暑期課程(語言與文化課程)
訊息來源:台灣大學國際事務處http://www.oia.ntu.edu.tw/oia/index.php
公告時間:每學年度上學期末(12月或1月)或下學期初(2月底或3月初左右),可留意學校信箱,並可參加海外暑期課程招生說明會。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當醫學走進波昂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6卓聖里
欣聞醫學系系學會邀請我撰寫「醫學生國際參與」專欄,在此用簡單的文字分享經驗。我曾於2009年9月到隔年7月參加台大校總區交換計畫,到德國波昂大學醫學系當交換學生學習。當初,這項校總區的計畫正在發展當中,參與這項計畫的醫學院同學不算多。有學習德文、又是醫學生的我,一直很想到德國傳統的醫學校區和醫院看看,因此便利用了機會,努力準備、請教前輩,結果竟然順利通過中級語言檢定,並順利錄取交換生名額。

波昂大學有個專門負責照顧國際交換生的小組,協助來自各科系的交換生,在德國大學留下豐富的回憶。除了德國當地生活的摸索,這個小組幫了很大的忙:定期舉辦活動,讓交換生和德國學生能彼此認識;提供在德國修課和選課的重要協助;協助我們度過剛到一個新文化的過渡期。位於醫學院及附屬醫院的交換生辦公室,也對醫學交換生的選課及見習分組提供很大的幫忙。

波昂大學附設醫院,一個科所部就擁有自己的一棟樓,因此無論實習或上課,常常要穿梭於各棟建築物之間。我積極參加各年級的課程,認識了不同年級的學生,了解他們的治學態度。德國的醫學系有六年半,包含最後一年的實習醫師;能夠進入醫學系的皆是高中的佼佼者。在波昂大學我感受到認真活潑的學習氣氛,上課前同學們常在教室外三五成群,有的坐在草地曬著太陽聊天,有的喝著咖啡拿著教科書討論學業,鐘聲一響,便準時進入教室。教學型態多元,有教授獨自演講者,期末有筆試和教授的口試,有注重討論的小班教學,還有以實作為主的技能訓練或實驗課。在參與醫院實習的期間,我看到德國學生們都會先作好充分的準備(看書等),在醫院則認真專注於晨會、病例討論、照顧病人、臨床思考、實作技巧等學習,教學風氣和台大一樣好,師長都很樂於和同學討論。做研究的氣氛很風盛,各個研究團隊的師長會定期開出醫學生參與研究的名額,學生也可以自己找老師做研究,不管事生物醫學的研究、統計的研究,還是文獻蒐集的研究,培養科學上的成熟度。總而言之,德國有句名諺:「bung macht den Meister」,意思就類似英文的practice makes perfect。用腳踏實地的態度,演練運用所學的知識,大概就是我所觀察到的治學態度。

「去了國外,不只要學醫學,還要學習他們的思維和文化。」在波昂時,我有幸能讓學校安排住宿家庭,不定期地與他們聚餐和參加文化活動。負責照顧我的女士便常常邀請我參觀博物館、人體展,或到她家享用手做甜點順便談談時事,教她中文、和她的小孩一起玩,幾次下來,我對德國文化的了解也進步了不少。在國外也發現「主動、自動自發」非常重要。上了大學,即被視為一位獨立自主的人,只要你肯開口說,他人就會尊重你的決定。舉例來說,剛到德國常處處顯得生澀害羞,比較不敢主動去說出我的心願,不過直到我開始懂得主動和別人溝通,提出一些要求時,我發現德國人大多很尊重我的決定和需要。
我曾於系學會的生涯論壇報告過我的經驗,私底下也樂於和大家分享,若你仍有好奇的地方,可以和我聯絡唷。這幾年同學們也很常看到外國來的醫學生來台大學習,相信和他們交流也是很好的學習機會唷!

足跡:德國波昂大學醫學部門
參與方式:臺大(總區)國際事務處交換學生計劃,九月初公告、十一月申請
參考資訊:臺灣大學國際事務處http://www.oia.ntu.edu.tw/oia/index.php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斯洛維尼亞SCOPE記遊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 96葉淨元

原本只想要一趟「深度」又「便宜」的旅行,不意間發現了SCOPE這個選項,剛好同時滿足了這兩個需求。SCOPE的面向是多元的,參加者可各取所需:有人當它是習醫的機會,有人意在廣結天下好友,也有人亟欲取經各國的醫療與文化。但最基本的功能是,倘若你渴望一趟長期旅行,它能讓你省去一大筆食宿費用。
我交換的國家是斯洛維尼亞,緊鄰義大利東北。它是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後第一個成功獨立的國家。近代工業發達,加上獨立時未受戰爭摧殘,二十年來發展甚快,生活水平與台灣相仿。在醫學領域中,我所交換的盧布爾雅那大學醫學中心則是南斯拉夫聯邦中醫學最進步之處。
基於對這樣兩百萬人小國的醫療生態有所好奇,因此選了急診(恰是台灣崩壞最快的一環)。但因不是跟刀,則不免擔心聽不懂斯洛維尼亞語的問診,所以原本以為學到的不會太多,後來卻發現這裡的大家都非常熱情,無論層級,當我們露出疑惑時,他們大多都會主動向我們解釋病情。此外,理學檢查與基本處置學習的機會也非常多,例如在台大臨床一年來從未學會分辨的幾種心雜音,竟然在此於兩週內全數收集完成。
在這能有此意外的收穫絕非偶然,更多的是當地制度與文化面的支持。最重要的因素要屬醫病比例相當高,使每位醫護人員負荷量低得多,方能好整以暇地教學。第二是病人配合度好,讓年長醫師在教學上不會綁手綁腳。最後,在這個社會中,對陌生文化普遍友善,因此信任、互助被視為是一件無足掛齒之事。
然而此行的收穫並不只有醫學。因為和許多國家的交換生朝夕相處,我才驚覺自身的世界觀需要修正:例如在台灣,我們所說的「西方」圖像常被北美、西歐強權國家所壟斷。舉個人與家庭的關係而言,歐洲各國的價值觀也不盡相同:西北歐福利高、學生獨立早。但就東南歐或拉美而言,個人與家庭的關係要緊密得多,比起台灣社會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感謝在人生最後一個暑假裡,SCOPE給了我許多新刺激,使我重新探索自我,並看見醫療的在不同文化中的實踐。而此行結交的許多朋友,也帶給我許多啟發與勇氣來走自己的路。對我而言,這個暑假或許是學生時代的終點,但也將會是步入社會、實踐發想的起點。

足跡:南歐,斯洛維尼亞醫學院
參與方式:臺灣醫學生聯合會專業交換部SCOPE(Standing Committee on Professional Exchange)計劃
訊息來源:台灣大學醫學系系學會國事部網宣公告,或詢問當屆國事部幹部
公告時間:每學年度上學期初(9月左右)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魔都小記:東京交換生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95 田菡

尖峰時段趕車的日子,在月台往某一個極端方向移動,便知道彼此要到同一個地方,這是(以為)共感的幸福時刻--像是在所有便利商店的一角挨著看漫畫周刊;在中華飯店吃著又香又膩的蔥爆牛肉、糖醋魚、美芹三鮮;淌在夜裡骨寒的流光,為城市脈脈相流管路的搏動所憾,列車與心拍,《鉄男》於焉生,久生十蘭的魔都,我,正,在東京。

第一個課程是呼吸器外科。

平常時間表就是看一整日的刀,偶爾去門診和參加科部活動。主任對學生還算照拂。這邊鎮日肺葉切除,偶爾才遇著一兩台惡性脂肪瘤或畸胎瘤的手術。平時在刀房醫生著紫,備有尺寸齊全的公用膠鞋,用膳休憩室有販賣機、大液晶電視兼有各刀房的監視器。提供典型的日式小便當,夜晚又承了不少主任的招待,標榜著外科醫生無酒不歡,酒酣一夜,又都明晨抖擻繼續上刀。最難得的經驗是去Johnson & Johnson公司,用新鮮豬肺、豬心練手。

第二個課程是急救科,此處少一二級檢傷分類,大概是在旁邊看著前輩接病人、打日文病歷、緊急影像判讀,最後教授就來系統性指導一番,隨身帶的麻州和台大內科住院醫師手冊輔佐良多。

神田川夾岸有許多學府割據,順天堂北有東京大學,往東幾分鐘路程就是秋葉原,一路向北,即是宿舍所在的谷根千地區,對照起來彷彿台大醫院以台灣大學為底,近西門町,而台大溫羅汀地區也是薈萃寶地,猶如稍南處的神保町。

上下學的散步路線,一是經東大,另一是穿上野公園,各擅專場。有員工餐廳,超商可供選擇,稍遠處有物美價廉東大食堂、秋葉原特價便當。而宿舍附近有平價喫食如松屋,巷口有超市及摩斯漢堡,宿舍的小熱爐火力供簡單煮食。

關於假期的利用,依照野望(?)可能有東京都之旅、關東小旅行、關西幾日遊的選擇,有些人著重二次元周邊,有些人去追心愛的團體,有些人情願一個人溫泉,有些人的夢想是甲子園……鑒於篇幅有限,有興趣的學弟妹可以私下請教。

足跡:日本東京大學醫學部
參與方式:大六赴外見習,系辦會公布報名及英文口試日期,並舉辦說明會。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醫學生的國際參與─IFMSA與GA

2013年2月19日 尚無評論

Med 98 鄭宇志

前言
世界醫學生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Medical Student Association,
IFMSA)是醫學生在醫學領域的參與國際上十分重要的管道,IFMSA於1951年成立於丹麥,是一個由各國醫學生聯合會組成的非政府組織,而我國現以台灣的名稱做為IFMSA的正式會員。

GA與平行會議
為了處理交換學生與組織行政,每年IFMSA會舉辦兩次常會,稱為General
Assembly, GA,我在2011年八月於丹麥以台灣醫聯會公共衛生部長的身分參與了GA。一般來說,IFMSA下有幾個常設委員會,包含交換部門與議題部門。以我所在的公衛部門的平行會議來說,主要討論重要議題有Social Determinants on Health、Antibiotic Resistance等等,其中Social Determinants on Health是WHO該年很重要的議題,會議中包含來自WHO 的Michael Marmot 先生的演講,以及關於以上幾個主題的小組討論。另外,在跨部門的Project Presentation及Project Fair中,各國展示過去一年在該國家所執行的計畫,相互學習與交流。而我與人權部長張庭暐也很榮幸的能以災難醫學訓練在Project fair中獲獎。

preGA與其他活動
正式會議前由IFMSA各小組所辦理的preGA,是我覺得更有收穫的地方,preGA是為期約一週的小組課程,內容多是一些實務訓練,以我參與的Advocacy Program來說,由兩位WHO對外部門的長官,前來教授如何代表一個非政府組織面對大眾、政府與媒體。不同於GA忙碌的時間表,preGA的學員有比較多時間可以聊天交流,而會後保持聯絡國際朋友也多半都是在preGA時所認識。
文化社交活動也是不可缺的,Culture night與food & drink party,讓各國代表放下緊湊的議程,有機會向國際展現自己國家的活力和特別的文化。

回顧與結語
IFMSA像是醫學生的WHO,是偏政治性的組織,其中Plenary大會,是跨部門的重要會議,包含了每年的章程修改,會員資格審議及幹部改選,以台灣現在艱困的國際關係,我們能夠在IFMSA中占有一席之地,是非常不容易的,這些都歸功於前人的努力,例如張恆豪學長,曾在2010~2011,擔任IFMSA的秘書長。國際的環境十分現實,隨著中國在2011年成為會員,勢必要更努力才能維護我們的國際地位,唯有不停的參與,才能夠保障全國醫學生在交換及其他等等權益;而以個人角度來說,能夠和眾多的外國醫學生一起討論,甚而交到許多外國朋友,相信也是十分特別的人生經驗。
面對國際,我們有更積極爭取國際的空間機會,2014年的GA有可能會在台北舉辦,這是我們的機會,因為只有積極的展現自己,才能在國際上被看見,我想這也是國際參與很重要的一個目的。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total of 65493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