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課程相關 >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跟著感動走,全力以赴(陳彥奇)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跟著感動走,全力以赴(陳彥奇)

陳彥奇 B96
雙主修:物理系 輔系:數學系

事出必有因XD

我高中的時候其實對於數學、物理、化學、生物都相當感興趣,若要追溯到更小的時候的話,那我應該是對計算機科學感興趣才對。小時候其實對於醫學系所要學的東西和所處的工作環境並不是非常了解,倒是聽到許多長輩訴說念醫學系有多威猛。我那時看過電影《羅倫佐的油》,因此對於成為一個神經生物學家非常嚮往,不覺得念醫學系有甚麼奇怪,而且台大醫學院也有些老師的研究主題看起來滿有趣的,於由於我同時對於其他科學領域也很感興趣,才會想說念台大的話,還可以去別系修修課,我那時對於大家所說的跨領域非常嚮往。那時我很喜歡化學實驗,很想進台大之後雙主修化學系,實際上沒有想到今天所做的事跟當初想的完全不同。

遊戲開始…

我在2007年進入台大醫學系,因為我一直沒有忘記我認真念書的初衷,所以我升大一的暑假就很認真念書,包含把Campbell幾乎念完一遍(很有用, 這對於我後來念其他原文書或科學論文影響很大)。很多人覺得我精神不正常,因為不會有人考完指考去K書中心一天念十個小時以上的書。但我知道我不能對自己不誠實,如果我不認真學習,那我又何必費那麼多力氣參加考試?

大一的時候我都很用功念書,我希望獲得好成績申請雙主修跟輔系。我研究了一下化學系的規定,發現規定相當嚴格,申請前必須要先修過很多化學系必修課,學分很多,我知道我一定修不完,就算申請上了,要面對很多實驗課,我那時雖然對於實驗有些興趣,但是課表並不容許我修那麼多課。我也很喜歡物理,那時候的想法是雙化學輔物理,發現雙化學比登天還難之後,目標調過來變成雙物理輔化學。

暫離?

對於一個醫學生要雙主修,並且想要修完另一系的學位,延畢幾乎是個無法避免的結果。我那時無法與家人在這個面向取得共識,另一方面是家人也不希望我花太多時間學習醫學以外的知識,他們覺得醫學知識浩瀚無邊,都學不完了怎麼還去學其他東西?我曾嘗試在大一下學期開始修些物理系的課,因為前列原因被家人阻止所以失敗。

一般來說,要學會一樣東西,不一定需要修課。實際上以我從高中以來的經驗也確實是如此。那時就先把雙主修這件事情擱著。我大一寒假的時候加入解剖學科謝松蒼教授的研究團隊,謝教授是非常好的老師,溫文儒雅的學者。你可以在老師身上看到一位學術研究卓越的科學家同時又是一位對學生很熱心的老師。我們知道要驅使一位學生努力有兩種途徑:1.嚴師出高徒 2.老師真心幫助學生,讓學生覺得不認真努力對不起老師的好意。我很幸運的是遇到後者。

投入實驗研究之後,我暫時忽略了雙主修這件事。實際進入科研前線之後,讓我了解到跨領域知識的重要(我們做的是傳統的生物醫學實驗,不過在閱讀文獻的過程裡面,我發現缺少數學、物理、化學甚至計算機的能力對於延伸觸角有很大的阻礙)。我嘗試要再去學習數學、物理、化學還有寫程式,但是因為實驗忙碌的關係就有一餐沒一餐,那時實驗做得算是愉快,因此也沒有想太多就是了。

升大二的時候因為家人攔阻還有我進入實驗室的關係,就沒有申請雙主修物理。大二上是醫學生的黃金修課學期,同學都分頭選修各種不同的課,我因為待實驗室的關係,就沒修外系的課了。現在想想,那時應該去物理系數學系修修課才是。雖然那時覺得應該投入所有時間做實驗,以求趕快做出成果。但是經過後來的學習經驗,如果要我重新選擇的話,我會選擇不要埋首實驗室,而是去多修課多看書增廣見聞。

排二下課表的時候,多虧「選課輔助程式」的幫助,我發現二下醫學本科的課雖多,但是仍能排進物理系的應用數學一,基本上就是線性代數啦。順便排了一下之後可能的課表,發現展延兩年可以修畢物理系雙修學分。我心中轉向物理的小惡魔又蠢蠢欲動了XD

我二下跑去修應用數學滿愉快的,反倒是在醫學系的科目修得很慘。我在應用數學期中期末都拿到滿分,但是寄生蟲學都只有六十幾,重點是念寄生蟲的時間好像還比較多,實在令人非常洩氣。我漸漸發現我不是個念醫學的料,而且我感覺到我對數學跟物理的興趣是遠在醫學之上,而且也超過實驗研究。在加上學期中我在實驗室遇到一些讓我極度困擾的事情,雖然教授很挺我,但是我想了很多,我想我終究不會當個生物學家。我大三之後就沒有繼續做實驗了,但是以前在實驗室學習的那些「怎樣學新東西」其實滿有用的,就算我後來跑去念別的領域,還是常常用以前學習的經驗。雖然放棄了實驗,但是似乎也沒有完全白費啦~

與家人經過一番協商,我總算在升大三的時候申請雙主修物理輔系數學。我很幸運獲得錄取。但其實我心中是比較想轉系,我根本就不想再念那些東西了,當然要面對的壓力也不是說要克服就能克服的。

黑暗時代?

大三上要修解剖組織生理,沒有辦法修任何物理數學課,在醫學系念到快崩潰。考完期末考受不了,就去拿了一本代數的書來念,結果發現數學比我想像的還要有趣。我很喜歡數學和物理,但是我不喜歡實驗,也對應用的東西沒興趣(實際上我不太喜歡做一件事情之前想說他有啥用?能賺錢否?),所以我打算做理論物理。三下修了數學系的密碼學更加讓我確信。

大四要修病理藥理內外科一堆東西,沒辦法修數學物理課,只能靠平常自修,但是沒修課再加上一堆惱人的考試讓我效率變得很差。最後變成在休養生息居多。

中間有一個插曲,因為醫學系念完大四可以用同等學力考碩士班,我在考試報名前才決定要考,但是我平常念數學比較多,所以準備不及,我同時念好幾本大書,不過沒念完,再加上寒假的時候感情出了點問題,我最後根本沒辦法去考試,計畫因此失敗。

我本來想考物理所,一方面是想直接越級,一方面是要逃避雙主修物理必修的一些物理實驗課。因此我在這邊提供一個想法,就是如果決心轉換領域的話,可以趁早準備直攻碩士班,反正念完能回醫學系繼續念(或是直接用碩士學歷去申請出國)。

後來想想是件好事,因為我只是想做數學物理跟弦論,若是教授不願意收我的話(我那時念的物理還很少)我就得去做實驗或是生物物理,我的下場會比原來還慘XDDD

新階段~

物理所計畫告吹之後,就照原定計畫大四念完延畢兩年。原因是:

1.數學物理越年輕學越好,我覺得念過解剖這種東西之後,明顯變笨,如果再拖下去的話就甭念了。

2.先念完兩年,到時候如果回去醫學系的話,還能繼續做數學物理的專題,畢竟,理論的東西不像生物論文查查英文單字就能看懂。

大四結束之後,我沒有參加國考。我選擇認真的自修數學跟物理,準備即將到來新學期的挑戰。

另外要說的就是,去雙輔不是只有修修課滿足畢業要求。而是實際去了解那個系的精神。台大很多老師都很棒,不太會因為你原來的系這種背景而歧視你,當然我也有踢到鐵板過,不過很少,大部分的教授都滿熱心的,樂意與學生討論問題,我就相當幸運的遇到了幾位。

整個過程中不斷的有迷惘,我想這是相當正常的,因為台灣的教育一向不太鼓勵學生有甚麼自己的意見,只會叫大家跟著潮流走。不過我認為,我們都太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了。我們常常不是活出我們應該有的樣式,而是活出別人要你活的樣式。更可憐的是,往往那些對我們人生貢獻最少的人,卻是意見最多的。而我,到目前的學習,越來越肯定自己該走甚麼樣的路,信心也漸漸加增。

一般來說,大學應該是要鼓勵學生發現自己的潛力和恩賜,把能力用在適當的地方,而不是設立種種的限制來阻礙學生發展。這次規定最令人無法理解的地方在於,它完全不給學生機會。設想有同學大一上因為還不了解念書方式,普通生物學拿了70分,他就永遠喪失雙主修的資格了,就算他之後都拿書卷獎也無法挽回。一般來說,教育的立場應該是希望學生經由一個學習的過程漸漸進步,漸漸掌握學習的方法。教育者應該經由這個過程,來給學生較多的正向回饋,增加學生的信心,會比藉由種種規條來箝制學生來得有用。

總結過去經驗,我並不是一個能夠一步到位的人,常常是隨著遇到的狀況不斷轉彎。比起那些走直線的來說,似乎浪費許多時間,不過換個角度想,沒有這些經驗又怎麼知道自己究竟喜歡甚麼、或不喜歡甚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跟著感動走,全力以赴。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88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