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課程相關 >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雙主修我學到「反省精神」(走路草)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雙主修我學到「反省精神」(走路草)

走路草 B97
雙主修:人類學系

現在的我座落在求學時間軸上的大四,在醫學系和我雙修的科系─人類系─兩個科系中已有粗淺的接觸與認識,剛好是回首過往與前視未來的絕佳時刻。藉由這個機會,我整理出三年中與雙主修相關的種種關鍵,悉心推敲他們如何深刻地影響著我乃至於呈現出如今的樣貌,加以思考另一科系影響下的我未來願走的道路。

人類學與「反省」精神

而如今想來,我只能說一切都是巧合和機緣。我將一上原已臃腫不堪的課表硬是塞入一個下午的「人類學」,同與人類系大一同學初探此領域。起初我只特別鍾情人類學家至異地探索的浪漫情懷,認為人的一生中都該有數次冒險,並以冒險換取成長。人類學家最主要的研究方法─田野調查─成為滿足我浪漫幻想的出口,然而這樣的想像不久便形告破滅,回省當時的想法,我現在認為我對人類學家的浪漫想像充其量只是自得其樂的幻想,同時在現實生活裡亦無行動力可言。除去了自我耽溺的幻想,人類學還有什麼值得學習或借鏡的理論與知識吸引那時的我?我會說:「反省」精神。舉例而言,瑪格莉特‧米德在1928年出版的《薩摩亞人的成長》一書中寫下在薩摩亞當地的田野調查資料,發覺當地青少年鮮少出現叛逆期,這個民族誌成果挑戰了當時美國社會科學普遍將叛逆期視為青少年成長的必經過程。以一個民族誌成果挑戰自身社會所認為的普遍真理,進而剔除霸權文化的偏見,這是當時我最為欣賞的特色,也是我認為我們普遍缺乏的精神。

知識累積v.s.社會實踐

升上二年級的暑假,我申請雙主修人類系,通過後便開始陸陸續續地修課,每學期約二至三門課,至大三結束已累積二十五學分,大約是必選學分的三分之一。若想要修到學位,免不了須延畢一年,很多人得知後問我的問題不外乎下列幾種:為了另外一個科系延畢一年值得嗎?這個和醫學有什麼相關?我必須承認:起初我也難拿定主意,左思右想也盼不到一把丈量得失的尺。但越了解人類學後,我越覺得是否向別人回答上述問題已不甚重要,答案留給自己就好,留給未來不同時間點的我反覆問答也好。另一方面,醫學和人類學同樣處理人的問題,雖然研究方向和目的全然不同,但對我而言,結合兩者的關鍵便在此,而人類學的田野研究法,有機會獲得不同面向的觀點和說法。累積的知識是為了能社會實踐,並試圖解決各種現代社會隱微難察的權力問題,特別是未來極可能擁有醫療制度及文化賦予各種權力的本系學生,而雙主修絕對是一條值得嘗試的道路。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96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