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課程相關 >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醫學之境的邊界 其他的可能(陳宗延)

【醫訊第一刊】我的雙輔人生系列:醫學之境的邊界 其他的可能(陳宗延)

陳宗延 B97
雙修:社會學系 輔系:經濟學系

其實遠在進入醫學系以前,我就打算要雙修社會學系了,甚至還很不知天高地厚地寫在申請入學備審文件裡(笑),幸好老師們不以為意。我在高中時主編校刊,主持一個關於野百合學運的專題,其中好幾站駐足台大社會系和中研院社會所。多位前學運分子如今成為以社會學為志業的教授,讓我好奇這是怎樣的一個學門啊?那時起,課業之餘,我的興趣由自小熱愛的文學「分心」到社會學和社會運動上。會念醫學系,多半是半推半就的結果;因此雙輔的最大動機,其實無非帶有自我實現的印記。

在醫學之境的邊界,我看到社會學的可能性。當我們把眼光侷限在分子、細胞、組織、器官和系統時,忘記患者其實是一個完整的人;當我們為個人對症下藥時,又往往忽略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是作為整體的社會,隱藏著更為基礎的社會病理。弔詭的是,在社會系所學,促使我努力完成醫學系課業的決心。依據我極為侷限的經驗,我想成為一個能從制高點看問題的,無論是醫學生、醫者或(醫學社會學)學者。

而我所輔系的經濟系,採用與社會系幾乎徹底對立的起手式和立足點。不過,正因如此,對於健康體系的運作,我在兩個學科習得的分析方式,有助於我反覆激盪辯證,從而慢慢思索是否悖反的立場具有調和的可能性。我也在思索,或許對於我個人的生涯而言,公衛領域會是醫學、醫學社會學和健康經濟學之間一個適合的連接點。

三年修課,雙輔學分修完近半。我目前打算在大五展延學業一年,打好基礎。醫學系的必修課總是把課表填得滿滿,我排課只能被動地「見縫就塞」。說來有點可惜,不能和其他系特定年級的同學一起從頭到尾修課,有時也必須犧牲由基礎而進階的學習原則。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我因此也多認識了橫跨多系和多年級的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特別社會系是一個包容性很強的系,我很輕易就能融入學生們課堂內外的公共討論和實踐之中。

我認為這次系方政策的改變(或延續?)道理上是站不住腳的。不同學問的激盪,能擦出怎樣的火花,我們期待都來不及了,怎會反對呢?以成績作為轉出標準更是荒謬。不過,更深層的問題或許與醫學專業的定位有關。借鏡國外,如果基礎醫學課程研究所化,預醫(pre-med)階段的雙主修也就順理成章了。

對雙修社會系有興趣的學弟妹們,我只有幾句話要說:倒不一定要拘泥於修完學分,請盡量享受仁愛路大學缺少的另一種大學風貌吧。不過若真想修完,也請務必提早排好課表,其實拿到雙修學位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41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