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刊部 > 【醫訊第一刊】編後語

【醫訊第一刊】編後語

八零年代初,台灣由威權體制掙脫而出的契機浮現。街頭抗爭和文宣口號等種種社會運動的劇碼(repertoire),在歷史舞台上得到演出的機遇。鑲嵌在大歷史中,台大醫學院延續自白色恐怖以來的反抗傳統,當時著名的刊物性社團「台大醫訊社」扮演了相當突出的角色。《醫訊》刊物之出版,標舉批判大旗,以醫學生之姿廣抒異議,直是威權洪流下之一股橫逆;而於其時學生生涯中活躍的人物,如今散落各地延續著醫訊精神,堅守醫學職志,投身公共參與。

解嚴後的今日,社會漸趨自由,威權與獨裁為法理所取代,校園乍似廣開言論之渠,學生也能夠擁有更多暢達聲息的管道。但反觀現今校園場域之中,仍顯見校方與學生之間存在著難以破除的權力階差,家父長式的規訓幽靈籠罩不散:近則暑假期間系方以學生利益之名獨斷提高本系轉出門檻,遠則例如實習醫師工時爭議與勞動權益之論辯。威權破除──又或僅僅是以一種更加細緻多元的面貌登場,而我們還在理想的半路。

在種種社會病理的結構問題面前,醫學生又怎能對自身的社會責任視若罔聞?當國光石化案鬧得沸沸揚揚,醫學生自當正視開發主義帶來的環境和健康公害,勇於發自良知與專業表達己見。臺大醫院誤植愛滋病患器官一案,更值引以為訓:除了檢視醫療體系闕陋下「鬆了螺絲」之弊害,亦應重新思維後續「健保IC卡加註」爭議中「醫療工作者安全vs.病患隱私權與疾病汙名化」的道德兩難。前述「醫訊世代」所傳承的批判精神,恰似提醒醫學生不能在體制化的規訓之下淪失了「反骨」。

《醫訊》作為公共討論平台,除了客觀詳實的報導,也不忘直言而大膽的評述。透過議題之引介、爭議之凸顯,我們期待能激起讀者受眾的討論,進而成為下一步行動和實作的基礎。這並非只是我們對自己的期待,更是對你的邀請。理想的種子若要能在白牆內得以萌芽,甚而深耕,還需要更多的養分與滋蔭。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51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