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二刊】悲觀進取 讓 a 大於一:柯文哲專訪

【醫訊第二刊】悲觀進取 讓 a 大於一:柯文哲專訪

2011年11月30日 發表評論 閱讀評論

要評斷文明社會,有幾個循序漸進的標準:先看看他的公園裡有沒有鴿子?再來看看公廁裡有無提供免費的衛生紙。公園內的生態完好和居民的蛋白質營養滿足成正相關;而公廁的衛生紙反映了一地的公衛水準。然後,你該問的不是又通了幾條捷運,而是捷運車廂裡有沒有人站著但博愛座是空的、大家會不會禮讓博愛座。最後是,從公共運輸工具驗票與否,略窺「個人的責任感」以及「人與人之間那份信任」,究竟是否在這個社會被建構起來。

● 臺大醫院最大的危機是道德危機

所謂的道德危機,其一是外在的:連勝文槍擊事件,彼此的陰謀論懷疑可以勝過一整間官方的、國家級的百年老店在社會大眾心底建立的公信力。我們的社會很糟,沒有互信。

其二是內在的:台大醫院必須改善的關鍵 不 只 是 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標 準 作 業 流 程 ), 因 為 SOP 總 有 漏 洞, 大家的檢討都搞錯了方向。舉例來說,一百多年前中日兩國幾乎同時面臨洋槍洋砲叩關,中國採取「師夷之長技以制夷」,講求物質上的「船堅砲利就好」;日本派出去的人是學經濟、學教育制度,從國民根本素質改善起。然後甲午戰爭一比劃,中國慘敗,還落得割讓台灣。回歸根本,台大醫院面臨的不是 SOP 的「制度」問題,而是從人開始的道德危機。

一百多年後,我們仍然在迷信 SOP、太強調 protocol。再多的 SOP,不能取代對工作的熱情與責任感;再多的 SOP 也不能取代對人的感情。當你講出「我做好 SOP 了,剩下的不干我的事」的時候,那後面就不用再講了啊!這次移植事件的 SOP 為什麼會有問題?誰會想到溝通完之後還要自己上電腦查詢?日常生活中,凡是重要的事情,別人一定會跟你加重語氣強調;難道你看到 HIV 陽性反應自己不會「嘰嘰叫」嗎?我的團隊都沒有這個問題,誰知道一需要跟別的單位溝通就出包。

怎麼培養熱忱?我們需要典範。台大不需要更多的建築物,台大需要典範。看看梅約診所 (Mayo Clinic),想想為什麼它能成為世界最好的醫院?還有,為什麼它是?難道台大只靠 SOP 就想當世界一流的醫院?

● 我們的爸爸只會死一次

現行制度下,教授自己的病人先開,開完才換副教授,然後輪到助理教授,根本不是以病人為中心的考量。對照我們的醫學教育一直在講「視病猶親」,這不是很好笑嗎?醫師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解決人類的痛苦,不是解決實現成就感的渴望。因為 VS(主治醫師)挑病人治療,當 CR(總醫師)在外科每週檢討會(檢討一些手術後併發症或死亡的個案)挑要報的 case,就是在考驗 CR 的政治智慧──小小 CR 怎麼敢挑大 P 的刀檢討啊?醫療疏失像瑞士乳酪理論,需要大家來補乳酪的破洞。為什麼補得無效?因為「大家就是用這樣的心態在粉飾太平嘛!」

比一比技術高超的台大外科醫師和德蕾莎修女,德蕾莎做過什麼偉大的事?就是每天到街上把乞丐撿回家,為他料理傷口、陪伴餘生、裹屍、然後為他禱告。這樣可以拿諾貝爾獎,因為全世界沒有人做這樣的事!你去急診暫留區、走廊晃一晃,我們醫院把DNR(Do Not Resuscitate,放棄心肺復甦術急救)的病人都丟在那裡,然後說:「不干我的事啊,不用收住院。」任何一個瞬間,急診走廊都躺了 150 個病患;任何一個瞬間,樓上都有 200 張空床。

後來急診室這樣的狀況受健保局關切,於是院長開會,我弄了一個 7D 病房,專門收留在急診沒人要治的病患,那裡躺著全台大醫院最爛的病人。黃勝堅老師的那本《生死謎藏》,我建議每個人都要拿來讀讀,尤其是裡面的那篇〈女兒跪〉:「當太平間人員把屍體從病房推出來,女兒跪在護理站前面向醫護人員磕頭致謝:『謝謝你們沒讓我的爸爸死在急診室的走廊上。』」我們的醫師訓練到最後,被訓練到忘記一件事情:我們的爸爸只會死一次。

● 要有理想,悲觀進取

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缺乏理想,建議你們,可以親身走訪黃花崗一趟。想想一百年前的那個晚上,中國最頂尖的知識份子,是帶著怎樣的信念出發?兩百多人拿著短槍就想攻進兩廣總督府?也許,他們是希望用自己、作為知識份子的死亡,來喚醒整個中國。

因為沒有理想、沒有夢想,就什麼都可以妥協、什麼都可以交換。講到最後還是教育,現在的學生在這個環境下長大,會變成多好的醫師,我才不相信。台大最大的危機就是道德危機,因為你已經對它習以為常,不覺得它不道德了。有人問,醫師看過這麼多生死,怎麼還放不下名利?這個答案我到現在還想不通。

● 你的存在讓這個世界更好還是更壞?

每個人必須要這樣時時警惕自己,時時思考這個問題:「你的人生是要幹什麼?你的存在是讓這個世界更好還是更壞?」記得一個概念:「a  的 n 次方」。當 n極大時,a 小於 1 的時候其值趨於零;a 大於1 的時候則逼近無限大。你願意付出多於你從社會擷取的,這個社會就變得更好。反之人人都想要比付出的拿得更多,這個社會就會毀滅。一九五幾年的時候,盤尼西林才剛發明,且史懷哲能醫治的範圍不超過 20 公里,病人抬來大概也差不多了。史懷哲不能比德蕾莎多做多少事;他所做的,不過就是在黑暗大陸點一盞燈而已。但這也足夠了。

● 「他說的話都不要聽」

事件發生之後,目光都聚焦在系統/SOP 的改進,但跟熱忱、理想一比,都只能算是枝微末節。我彷彿看到再一次的自強運動。如果只在意船堅砲利,那事件未來還是會發生,HIV 之後還有 HBV,還有 HCV 以及其他有的沒的。

也許是我夠強,到現在還沒有被殲滅、到現在才能一直保持沒跟社會妥協。你們可以想想:你遇到困難可以堅持多久?你可以堅持說實話到什麼樣的底線?你願意為了一個價值觀活得多辛苦,甚至犧牲?

要如何跟大一、大二的學弟妹介紹我?就這樣講吧:「他說的話都不要聽,因為會影響你在台大的升遷。」

我的夢想就是如何建立一個更好的台灣社會,我是一個革命家。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88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