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療現場 > 【臺大醫訊第五刊】[行醫、刑醫?]醫療行為除罪化之我見

【臺大醫訊第五刊】[行醫、刑醫?]醫療行為除罪化之我見

作者:胡瑞恆 老師

臺大醫院醫療事務室主任、專任主治醫師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專任教授

最近屢見醫療事件上新聞媒體,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啼者為醫病關係敗壞至此,大家仍不思改善之道,只說八股甚至火上加油。殊不知醫者乃人生大事,不論生老病死均有醫病關係存在,此關係之敗壞,每個人終其一生都會受到不利之影響。笑者為知識份子之自以為是,實則無知至極。人民無知倒也罷了,號稱學者專家、記者名嘴、行政首長者不能實事求是、口無遮欄,甚至利用媒體傳布錯誤訊息,更是令明白人苦笑在心。

  醫療行為的定位,一直以來都有爭議。雖然醫病雙方有金錢往來,但是可以把它看作交易而列入消費者保護法的範圍嗎?絕大部份的醫療行為是利害併存的,會採取某項醫療行為只是因其利多於弊,不可能完全無害。再者,疾病之診斷往往有其不確定性。即使做為醫療黃金準則的病理解剖,有時都不一定能有確定的診斷;更不用說在活人的有限檢驗存有一定比率診斷偏差。在治療前能給你百分百保證的只有算命仙,要找一位醫師對你保證診斷正確是不太可能的。

  再者,一般製造業可以用各種措施與品管確定出廠品質。即使如此,就是知名廠商仍會有一定比率的瑕疵品出現,為此才會定出各種的補救措施。可是各位可有想過,出廠前各步驟的不良率、瑕疵品等,絕大部份廢品成本也算在最終的售價裡。醫療行為可以比照製造業嗎?很多的醫療行為只有一次機會,無法反悔,無法修復,更無法退貨。另外因著病人病情差異、對相同治療的不同反應;醫師性格、能力不同,如何能預測或要求一致的治療效果?這是醫療行為無法套用消費者保護法範圍之另一理由。

    醫病原本就不是對等的買賣雙方。病人永遠有所求而且暴露於危險;醫師被要求但不確定結果。雖醫療傷害絕大部分發生在病方,然而就像飛機駕駛一樣,誰不願意安全降落,醫病兩安呢?醫療不確定性造成的傷害非醫師所樂見;它的發生也非任何人所能完全預防的。因此,要由醫師方承擔所有的責任,尤其是刑責,此種論述是完全站不住腳。然而當今社會風氣不斷誇大醫病對立,媒體推波助瀾再有部分法界之離譜判決,更使得緊張的醫病關係雪上加霜。

    我們不否認病人因正常醫療所導致的傷害,應受到某種保障或補償,但這成本絕對不是由醫師承擔。病人如果想要有這些保障,就應該在其醫療費用中加入此一風險成本。就像保險有交保費才有給付。以當前台灣之低醫療成本而想要有高保障的醫療,任何人都可以了解那是不可能的。當然,普世醫師不可一概而論,少數不肖醫師接受法律制裁為眾人認同。但這並不屬於合理醫療行為的範疇。

    綜合以上所述,正常醫療行為的去刑化是一定要推行的。然而在達成之前,所有醫師仍須注意自我保護(不論是哪一方面)。我們固然沒有傷人意,但是外界把醫師當肥羊的人卻不在少數。至於是否為了「逃避」可能的醫療糾紛而轉科或轉行?我認為倒也不必。只要行得正,醫療行為合乎現今醫療準則,若仍碰到醫糾,也不必害怕妥協,坦然面對、尋求司法解決,就當作是人生中的一個歷練。歷練越多,越能了解人性,何嘗不是一種收穫,你說是吧?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33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