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療現場 > 【臺大醫訊第五刊】[行醫、刑醫?]淺談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

【臺大醫訊第五刊】[行醫、刑醫?]淺談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

醫學四 陳成曄

  在探討「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的場景中,常同時被提出的口號還有如醫療行為除罪化、去刑化等,所以在深入討論以前,要先界定「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具體為何,避免混淆。目前所謂「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大體上指增訂醫療法第82條之一,規定醫事人員執行業務,致病人死傷者,以故意或重大過失為限,負刑事責任,而所謂重大過失,則指嚴重違反注意義務且偏離醫療常規之行為。白話而言,這樣改制是希望在刑事上醫師不會因有過失即為不法,而將標準提高為重大過失。

  從法院實務看來,臺灣醫師受刑事起訴的比率雖然遠較外國為高,但相較於國內其他業務過失案件,醫師的定罪率卻相對低。這似乎顯示在業務過失認定上,醫療刑事糾紛實務上早已採用重大過失標準,那增訂醫療法第82條之一是否還會造成實質上的醫療環境改善,不無疑問。再者,嚴重違反注意義務和偏離醫療常規,其實還是不確定法律概念,內涵和標準模糊依舊,對於法官在做裁判時是否真的有影響,也頗令人質疑。尤其偏離醫療常規,更是病人在訴訟上常用武器,原告以醫學中心、學會或文獻回顧的臨床準則反噬醫師的狀況時有耳聞,這是否作法自斃,亦值得擔憂。較好的做法,或許是強調醫師專業裁量權,立法使醫療決斷原則上不受司法審查,排除病人對診斷治療事後諸葛的爭議類型,避免醫師純粹因疾病的複雜、困難和醫療上高度不確定性而須接受司法審查。

  追本溯源,病人以刑逼民到底所為何來,更是急需釐清的關鍵。不少人誤以為病人所以採用刑事訴訟是為了以刑逼民,省錢省事求賠償,因此提出無過失補償制度,這或許是部分病人的動機;但多數病友團體說法和此大相逕庭,以病人或家屬的觀點,採取刑事訴訟的目的在於證據保全。多數醫療過程的證據取得對病人而言並非容易,如果採取民事訴訟程序,在辯論主義下,證據蒐集的責任在己,法院原則上不介入。顯而易見的,醫病兩造間證據取得的能力有高度落差,若不藉由檢調系統介入偵查,病人無論是在刑事還是民事訴訟上都毫無機會證明醫師有過失或重大過失,更無從了解醫療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解決醫療刑事訴訟的氾濫,應當對症下藥,如果無法在證據保全和事實調查上提供病人或病人家屬更好的制度,要自認為不明不白受害的一方放棄追究真相,恐怕是緣木求魚。與其推動「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或許呼籲衛生署積極建立民眾對訴訟外調解或仲裁制度的信心,並建立行政上證據保全制度,明文化前述醫師專業裁量權之法理,整體而言,強調醫病的武器平等、訴訟外糾紛處理和醫師的專業裁量保護,才是改善臺灣醫療環境的良方。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753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