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參與 >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肯亞的快熟與慢活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肯亞的快熟與慢活

Med98 金寧煊

與其含糊地說是志工,不如說是去學習當地人的生活方式。學習用手抓揉國民主食Ugali、學習乘坐憑感覺下車的小巴Matatu、學習走搶匪充斥的夜路、學習應對所有想占你便宜的伎倆;但更多的是,學習黑人的快熟與慢活。

遇過的肯亞人多像在地隨處可聞的輕快歌曲,熱情有朝氣。初識時必定西洋式的握手,再熟一些會肩碰肩、互按拇指。即使萍水相逢,都可能領著你到家裡請吃飯,甚至攜著你蹦跳過垃圾與泥濘、穿越整座百萬人口的貧民窟。喜歡這樣交朋友,藉帶有口音的英語,更深入探索東非文化的內裡。

不過,African Time可是教人難以承受:約好兩點,可能四點鐘才見得到人,儘管路上難得沒有塞車。許是崇尚悠閒吧,合作對象不喜歡把工作時程排得很緊, 54天的旅行裡常蹉跎得我生待明日。另外當落得目標未果時,總會有些教人搖頭的理由──去「搞個workshop」,實際上是給貧民窟裡的團體增加業務,壓著他們做不擅長的事,所以每個環節我都盡可能尋求與黑人朋友的共識。理念衝突間不斷地談,畢竟我真地無法接受「把水溝裡的垃圾扒起來放到路肩、讓它變成路面的一部分就算完成清潔日」這種託辭。後來我去買了手套口罩,要求所有參加workshop的小朋友都照我「把垃圾清光光」的想法來做。當我打算撿起散落一地的塑膠袋時,我瞬間領悟黑人朋友所言不虛:因為那些塑膠袋被人棄在水溝中、被另一人扒起來放到路肩、再被不知多少風沙吹過、多少人踩過之後,真地就這樣深深埋在泥沙路裡,硬是去撿就像連根拔起株株青草,不但「拔」不乾淨,還把原本安好的泥沙重新翻起……彼時的心情,算是有些愧疚吧。我起初覺得黑人得過且過、虛應故事,後來才發現某些是他們用親身生活,去適應這塊土地的生存法則。

其實,說貧民窟如何可憐、黑人做事就是怠惰懶散、我要弄我認為的清潔日等等,都是很暴力的思想。常守著原有價值,不經意套用於他人;甚至把對於「服務」、「志工」的道德上滿足感,建構在眼中的他人「貧苦」之上。快慢交織的節奏裡,文化衝擊時時提醒我反省既有的刻板印象、時時警惕我注意:無論我帶來的多好,我還是來學習的、來陪伴的、還是匆匆過客。

足跡:肯亞志工服務
參與方式:AIESEC,每學期初AIESEC會在臉書&各種管道宣傳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55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