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參與 >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我在世界屋脊山腳旁

【醫訊第六刊】[我在海的另一邊] 我在世界屋脊山腳旁

Med99 高若雲
經歷了不斷起降轉機的飛行,以及十個多小時的巴士,我們終於來到了這一趟旅程的停靠站,德蘭薩拉,一個在北印度喜馬拉雅山山腳的小城鎮。這裡是印度的「鄉下」,也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安頓之處,印度人與藏人互不相犯的生活在這個雲霧繚繞的小小山頭。在來到這裡之前,西藏這兩個字只是地理課本上一個有點神祕的名詞,偶爾出現在報紙上,我們知道他們生活在高原,有青稞,有好喝的氂牛奶,後來知道他們被中國迫害,一路流亡到印度,德蘭薩拉。

我們選擇的服務內容是照顧孩童,原本想像的是會過著十八天與印度孩子們廝混的日子,不過就在我們到達的第一天,結束了育幼院工作的下午,志工組織負責人詢問我們是否願意多增加一份服務工作──教導寺廟裡的喇嘛英文。於此我們揭啟一幕出乎意料的風景。

於是我們來到喇嘛的寺廟,用自己也不怎樣的英文和他們對話,試圖教會他們一些基本文法,一開始狀況極為無解,沒有英文以外的共通語言(除了一點不堪用的中文)使得我們感到挫折,直到藏英字典的出現才拯救了停滯不前的教學。就這樣教著教著,沒有適當的教材、我們也不是適當的老師,有種聊勝於無的無奈感,果然是學生志工啊!

每天教著教著,他們將那些流亡的故事、回不去的家鄉記憶拿來練習造句,徒步翻越寒冷的山脈,躲避公安,掏空錢財買通尼泊爾的海關,他們的神色是那麼淡然,彷彿只是在描述別人的命運,反倒是聽著的我們說不出話來,難以相信這些原來都真實存在。每當有西藏人在西藏為了抗議中國政府而自焚,在遙遠這端的他們便會在寺廟外聚集,齊捧著蠟燭,低吟著他們祝禱的詞句,約莫每隔個一兩天就會出現一次這樣的祝禱會,也意味著不斷不斷有人在西藏那片草原上點燃自己,試圖照亮自由。政治的由來由往太過複雜,我只知道那片在寺廟中迴盪低吟聲總是令人感到心酸。同胞,這兩個字在這裡被清晰的定義著,描述一份對於民族的信仰。

如同他們向我們說著西藏的廣袤草原、無數羊與牛,以及他們還留在西藏高原的家人,我們也同他們說台灣,用破破的英文夾雜破破的中文,大概是我們不小心說得天花亂墜,他們都用期待的眼神說有一天要來台灣看看,他們羨慕台灣自主的模樣令我難以忘懷,一股夾雜著羞恥與驕傲的情緒卡在胸口。他們說起自己民族的模樣是那麼自信驕傲,而我們呢?台灣的進步和自由,終歸是值得珍惜的吧?

中國在我們之間並不是甚麼禁忌話題,往往談著談著便談到,只是每當我努力的想說出我認識的中國,卻總是無法精確的詮釋,要說和他們的立場在同一邊嘛,好像也不盡然,每當他們點頭我都有點擔心我到底是說了些甚麼。

去之前覺得兩個禮拜很長,要離開的時候才覺得兩個禮拜好短,英文教半天也只停留在主詞加動詞加受詞,但他們卻很感激的模樣,無論他們是發自內心還是禮貌,我偷偷的自以為我們多多少少給了他們一點希望吧,對於只去過流亡路線上的國家的他們來說,我們帶來的或許不只是英文,而是一小角的世界,一塊錢也是錢,我想他們大概就是懂得珍惜一塊錢的人吧,而他們回送我們的即是寺廟外那一整片浸在霧海裡、每天都有不同樣貌的山,望不盡。

是說,離別的時刻暗許了一個願,總有一天要去他們口中有著的美麗西藏──在他們可以回家的那一天。

Share
Categories: 國際參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85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