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六刊】[關於音樂我們如此癡迷] 感謝音樂給我的一切──潘迪智專訪

【醫訊第六刊】[關於音樂我們如此癡迷] 感謝音樂給我的一切──潘迪智專訪

訪問、攝影、整理/醫學五紀劭禹

前言:自本期《醫訊》開始,我們將探尋醫學系中擁有各種興趣的同學們,瞭解看似一成不變、按部就班的成長過程裡,他們對於這個嗜好的投入、對於那個領域的感情,是如何形塑獨特而精彩的生活!這次我們來聊「音樂」──聽聽學生歌手與創作者的心聲,記敘聆聽現場演唱的震撼,也分享彼此單純嗜聽音樂的悸動!不曉得,你是否也會有所共鳴呢?

○受訪者檔案:
潘迪智,綽號茶可,現在是醫學系五年級的同學,曾參加流行歌唱社,並擁有杜鵑花節社團聯演、臺大光合作用、2011年臺大藝術季日光野臺與2012年醫學院藝術季演出等等說不完的表演經驗,近來亦有創作發表於網路平台(http://tw.streetvoice.com/music/fw7975/)。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唱歌、嘗試舞臺表演?
  我國高中就只是個單純的小男生,大家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讀讀書、打打球。平常只在浴室唱一唱,倒也蠻開心的。對音樂產生興趣是上大學後,到了新的環境,感覺可以做點新的事情,於是參加流行音樂歌唱社,也參加過系卡。大二擔任社團幹部後累積了更多表演經驗,並且對於音樂的各個面向有更多認識,便開始學各種樂器和創作技巧。
  學習的過程不如想像中容易。像我大二才開始彈吉他,一開始總是很挫折,但可能是興趣和熱情使然,多接觸、多嘗試後,仍然會繼續學。另外也參加過一些音樂營隊,學習合聲、Acapella等vocal之外的人聲運用。之後還接觸鈴鼓、莎莎、木箱鼓,以及樂團編制甚至編曲等。最近則是開始彈烏克麗麗。

●在舞臺上的感覺如何?你還記得你第一次上臺嗎?
  每一次上臺的感受其實不會差太多。在臺上其實看不太到觀眾,像是面對一片黑色的東西。每當觀眾安靜下來時感覺會很平靜,只會察覺到自己和我身後的樂手。而音樂一下,鼓手敲出四個beat後,情緒便會隨著音樂起伏,我也會開始enjoy。直到整首曲子表演完畢,聽到觀眾的掌聲,才又回神過來。
  不過大學剛開始表演時,生澀緊張,很難忘記觀眾的存在,會擔心自己表現不好,愈緊張卻又愈容易出trouble。像我記得第一次上臺應該全身手腳和聲音都在抖!不過往往聽到自己的聲音的那一刻起,便又不再覺得那麼緊張了。這種感覺還蠻神奇的。

●你喜歡的表演方式?
  我以前比較不會樂器,所以常要和別人合作;現在的表演方式就比較多樣。樂團表演是我表演形式裡的其中一種,通常會是比較重的曲風,另一種是和一位吉他手做unplugged,聽起來通常比較舒適、溫暖,或者也有比較多人一起玩unplugged的大配置,曲風可能比較偏向鄉村。最近一兩年自己嘗試寫歌和吉他表演,才會自己一個人抱著吉他上臺,畢竟我覺得自己得先滿意自己的表演,能透過吉他和聲音真誠表達出完整的情感,才會有勇氣單獨登臺。
  不過其實我每一次表演都會想要和不同的樂手或樂器合作,即使玩同樣樂器的樂手對於音樂的想法都不同,因而能激發不一樣的火花。

●那你的音樂創作又是怎麼發生的?
  其實我的創作開始得比表演還要早。在我高中二年級還在浴室裡唱歌的時候,我其實已經寫出一首歌了,即使樂器和樂理一竅不通!對我而言,創作是一件自然的事情。高中到大學之間自己都持續有哼出一些歌並錄下來,不過沒有很正式地發表,直到大二為了準備某次表演,才嘗試放了一小段給朋友聽,思考真的把它編曲完成並表演出來的可能性。因此高中的第一首歌和第一次完整編曲出來的這兩首歌,是相等重要的里程碑。(當然,現在聽到以前的創作就會覺得,嗯,很可愛。)也是因為如此,我開始重視創作這件事,以往或許主要都在表演,現在反而更想花時間精進對於音樂的理解以及創作,我想這樣也可以使表演更好。

●創作靈感來源?
  我一開始寫的很多東西都是在寫「情緒」,像高中第一首歌是寫自己的分手故事,但那時想法不是很成熟,對創作也不真的瞭解,所以聽起來很像兒歌。後來對於音樂認識多一點,才開始寫更多自己或朋友的故事。譬如,和朋友一場談天後,我會設身處地思考他的故事和情緒,或是用第三人稱的角度觀察,也許過了一段時間,某個靈感機緣的迸發,便有什麼旋律能夠被錄音機記錄。
  一首歌的完成除了作曲,還包含作詞和編曲。為了增進對於文字的運用和敏感度,我除了偶爾看看同學們寫的文字,也會去書店到處翻翻。第一次幾乎翻了一整天,才終於找到屬於我的專區!那就是新詩區。畢竟歌詞和平常的講話不太相同,讀詩其實還蠻能提供我這方面的學習。
  靈感是件有趣的東西,感覺隨時隨地都可能出現,但有時好像又有什麼規則。像我有段時間常常在上廁所的時候得到靈感(卻不是得到stool……)!而時常一段文字、一部電影,一個想法都是靈感。不過綜觀我的經驗,我覺得從朋友們真實感人的故事而寫下的歌曲來最有渲染力的,而美麗文字堆砌出的歌詞,也不像生活故事的敘事那樣容易貼近大家。所以我現在寫的歌都比較平易近人,當大家覺得「我也是這樣」的時候,我便覺得歌曲有唱到大家的心坎底,而我更希望能用音樂來幫助朋友們度過生活難關或各種人生情節。

●對於創作,有沒有還想試試看的?
  其實比起嘗試,更想做的還是「精進」吧!另外我最近常接觸外國的詞曲創作,比起台灣很多莫名奇妙或單純表達情緒的歌,外國有許多接觸反戰啦、社會議題的歌曲。像是英國歌手Ed Sheera有一首歌叫作〈The A Team〉,聽起來像輕快小情歌,但歌詞其實是在講受毒癮困擾、賣淫維生的女生的故事,所謂低社會階層受高層壓榨者。當我解讀完歌詞後覺得震撼不已!但願我以後也能創作更深入的東西罷!

●你有想過如果你的生活裡面沒有音樂……?
  如果沒有音樂的話我應該會過得蠻痛苦的。所以我其實很感謝音樂給我的一切!我這個人比較敏感,情緒很容易受到小東西影響,譬如說天氣,像今天下雨就會有點鬱悶,音樂使我更平靜;難過的時候我也可以選擇聽難過的歌、大哭一場或是聽開心的歌,讓自己痛快一些。音樂也像朋友,當我今天發生什麼事情,而我剛好在聽這首歌,這首歌就會附上今天的記憶,以後聽到這首歌之後,就會像是面對老朋友,想到這首歌背後的故事。

●你如何在精進音樂與課業等事務之間取得平衡?
  我覺得,做什麼事情之前都要先瞭解自己到底想要得到什麼。譬如說,我想學吉他,我必須和老師溝通我想學什麼風格的演奏,我可能會用到哪一些技巧等等。面對每個事情都是一樣,不太可能像海綿,可以拋棄其他一切全心投入學習。對於課業也相同,畢竟想到未來,我覺得醫生是一定會當的,所以該讀的要讀,有機會放鬆也會放鬆,但不可以隨便荒廢!
  從大一到現在,除了音樂之外也參加過服務性社團,我覺得時間分配愈來愈重要,重點就是心裡有個底,再做出選擇,並且要忠於選擇,別太過三心二意囉。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67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