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生活雜感 > 【醫訊第六刊】[關於音樂我們如此癡迷] Live Music,我的台北青春記事

【醫訊第六刊】[關於音樂我們如此癡迷] Live Music,我的台北青春記事

醫學五張恩菩

2008年,我從只有兩家唱片行的嘉義來到台北念書。那個時候,國中時的偶像周杰倫早已不令我瘋魔,高中從成天搞話劇的同學那邊聽到了一點點張雨生,蘇打綠剛以小情歌紅透半邊天。但對於流行音樂的認識,幾乎是通通由超級星光大道、超級偶像兩大選秀節目而來─我會把每周節目聽到特別的歌曲記下來,上網找來聽,以為用Youtube播放薛岳、趙傳,就是最搖滾的事了。
但台北這座大城市自然不會容許我繼續見識如此。不注意也難,台大校園周邊書店、唱片行、甚至餐廳牆壁或角落總是佈置了張牙舞爪奇淫怪特的海報或酷卡,告訴你又一個名字像咒語的團體將要在「The Wall」還是「河岸留言」演出了……。當那些入場300還附贈飲料Live House還如同蒔滿奇花異草的彼岸異土,我猶裹足未前時,倒是湊熱鬧地掏了1000多去參加正夯的第三屆簡單生活節。
回顧起來也奇妙,一些後來深深影響自己人事物,最初的邂逅不過像凡常的機緣,以為轉身或留下都不留痕跡;當時,把現場音樂從此帶進我生命的,不過是節目單上一個陌生的名字─陳珊妮。也正因為她,與其說我之愛樂愛現場的啟蒙是受音樂本身吸引,不如說是給「人」的表演所震懾了─我永遠不會忘記2010年12月5日的那一晚,以前只見過在電視上作毒舌評審的她,化身酷異歌手在台上的每一個姿態,那些充滿自在卻又魅惑歌聲與肢體、如刀的目光、從第一個鼓點下到最後一個樂音收束都沒有一刻鬆懈的專注、凝練。而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與身旁站的每一位觀眾,在當時當刻都失去了自我,被收編為一個共同體,在籠罩著整個Legacy倉庫的巨大音場中一起共振共振…直到演出結束燈光啪一聲打開,恍如隔世。
這就是現場音樂的魔力。Live House裡頭,會有歌手一邊敲著Keyboard一邊奮力唱到青筋爆出來、有飛出去的鼓棒、有撼搖地板與心臟的bass聲,有奔騰爆破的電吉他錚鳴讓再拘謹的你也會捨不得不跟著盡情搖擺、嘶聲吶喊。搖滾皇帝伍佰這麼說:「音樂只有在唱出來的時候是活的,它活在聽的人和表演的人中間」全新的編曲、翻唱、還有意想不到神秘嘉賓,使每一次的現場體驗在記憶中活成唯一一次再也不能被複製的生命。陳珊妮之後,我也再停不下來,Tizzy Bac、MATZKA、陳昇、以色列硬蕊搖滾團Ramzailech……每一張門票都記錄著又一次精采的聲光饗宴,也標誌我聆樂冒險的全新疆界。
音樂祭、音樂節、室內外演唱會、Live House、乃至於詩歌會,在這座隨時有樂音流竄的城市,聽Live可以盛裝與會,亦可輕盈地鑲嵌於日常生活。推開一間ar的門,點一杯啤酒,台上那令你迷醉的吉他演奏,也許就出自下一個1976、下一個五月天、下一個披頭四之手。聽他們用樂音傾瀉憤怒與愛,唱我們這個時代,共譜你在台北的青春。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生活雜感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89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