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全系活動 > 【醫訊第七刊】撐起醫夜的一雙手──器材組員專訪

【醫訊第七刊】撐起醫夜的一雙手──器材組員專訪

Med01 吳岳霖、高廷瑄;訪問、撰稿/Med00岩士傑

當初為什麼會想加入器材組呢?

吳:新生書院時都會有社團介紹,那時在睡覺的我醒來剛好介紹到了PA(註)社,於是開學後我加入了PA社,入社後就被系上學長找來加入器材組。

高:那時宿營剛結束,那時同小隊的學長姐開玩笑說宿營必帶(我們這一小隊就出了一個總召二個副召),讓我十分緊張(笑)。那時大一能參加的只有舞劇、大一劇、美宣組等,因為不想跳舞,也懶得做美宣,加上對器材組也不排斥,所以就加入器材組了。且加了器材組後,別人也就沒機會叫我上台了,我覺得我是個怕生的人,真的很不想上台。

第一次碰PA台的感覺?

高:覺得很複雜,很多按鍵要按,有時沒按就沒聲音了。有時候沒有聲音時就要開始除錯,覺得除錯沒有很簡單,其中會有很多奇怪的原因。

吳:按鍵其實還蠻好記的,只怕忘了開。除錯時要從音源開始檢查,能轉的就轉轉看,算是一種「試誤學習」的過程吧(笑)。

醫學之夜的工作內容?

吳:我們算是最早到和最晚到的一群人吧!醫夜前的驗收要提早到,幫忙架設器材,通常都要耗上一整天,且隨時都有可能有事情,所以要一直standby。醫夜當天主要是在看學長寫燈表、幫忙上下器材,還有控大一劇的燈。我覺得最辛苦的是醫夜當天,因為醫夜前我們不像舞或劇一樣需要練習,主要的工作其實都在醫夜當天。

高:在醫夜當天我是在控台和大一劇兩邊跑,並幫忙控搞笑劇的燈控、幫忙架麥克風等,幾乎整天都有事要忙。

醫夜當天有發生什麼失誤嗎?

吳:應該是在控大一劇燈的時候吧,覺得事前有點溝通不良,劇本上寫的點和導演真正要的時間點不太一樣,或是有時候演員講的台詞和劇本上寫的不太一樣,所以讓我有時候打燈的點發生了失誤。其中有一幕因為燈表寫在旁白旁邊,所以讓我以為一換幕就要開燈,剛好那時候有人在搬道具(笑)。

控完有什麼成就感嗎?

高:控音樂時比較有這種感覺,放音樂因為之前有練習播過,也一直都有跟著劇組,導演要的點都有跟到的感覺,會讓人很有成就感。舞劇中間有一段手控的部分,在演員講台詞和音樂間銜接的很流暢。前練習到表演時看到真正的成果,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吳:我自己倒是覺得還好,當下覺得很緊張,結束後只是覺得燈打完了沒有爆的很慘感到很欣慰。醫夜時我燈沒有打得很好,打燈打的有點猶豫,該打燈時卻沒被導演提醒到,這讓我覺得還是要導演自己弄會比較好,會比較知道真正的時間點是什麼時候。

活大PA組的社課都在做什麼呢?

吳:基本上社課主要是在講解PA台的使用方式、怎麼架場,不過都僅止於口頭介紹部分,自己沒去碰聽一聽很容易就會忘,很多東西還是要實地操作一遍才會比較了解,系上學長也會帶我操作練習。上社課累積一定的實力後就可以考組員,取得組員資格後就可以開始接校內的業務,醫夜其實也算是我的第一個case吧。PA組內學長很厲害,都會教我們怎麼操作。組內有些人未來想從事這方面的工作,會在社課時分享面試的經驗等,並深入鑽研,如社內的教學都會額外讀一些書,才有能力來帶我們這些學弟妹。我則是比較偏向有活動就幫忙,社課內容就盡量吸收,並沒有太深入鑽研,畢竟未來也不是要走這行。

未來有沒有考慮從幕後走到幕前?

吳:這是一條不歸路啊!(笑)我的表演慾其實很弱,想說在幕後腳踏實地、默默耕耘就好。

高:應該不會吧,因為像器材組到了醫學營、宿營,甚至是明年醫夜,其實大一應該沒有其他人會做,覺得這是個蠻專門的東西,會繼續弄下去。

這一段路來的感想?會覺得很累嗎?

吳:覺得還蠻有很多需要去學習的,也很感謝學長熱心的教導。

高:一切都還剛開始,還能保有一點好奇心,並沒有什麼倦怠感。覺得學長真的很熱心的在教我們,很感謝學長這一路來的指導。

註:PA,即publicaddress,指任何面向公眾所進行的表演或演講。一般指的PA設備即此類表演所需的,包括喇叭、混音器等,這些設備也都是任何廣播系統最基本的配置。

Share
Categories: 全系活動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78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