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系學會 > 【醫訊第七刊】起─雞腿開始的改變

【醫訊第七刊】起─雞腿開始的改變

受訪者/med94鄭喬峰

喬峰學長於三年前舉辦了室內空間設計徵稿,從一開始的設計比賽到最後真正落成,共歷時兩年半,小編越洋訪問當時學長擔任發起者的心情!

編:為什麼當初會想要辦這個比賽呢?

鄭:最開始是因為洪蘭雞腿事件(於評鑑時有學生上課吃雞腿,洪蘭於是撰文「不想讀,就讓給別人吧!」而引起的新聞事件)。我們對此辦了一個討論會,希望大家將這些不開心,轉換成對自己生活環境的努力。我們進一步分組討論,將一些有發展性的議題挑出來作延伸,並實際推動最有可能實踐的「課程改革」跟「陽光走廊」這兩塊。課程改革由劉子弘負責:學校當時想對三四年級的課程做整合跟改革;而我負責空間變革──也就是陽光走廊這邊的專案。

編:當時你對這個比賽的想法是什麼呢?

鄭:我自己希望在醫學院裡,能有比較人性化、促進交流的地方。當大三後都跟共筆生活在一起,上課都在一樣的教室上課,同學聊天的內容不外乎「你共筆念到哪啦?」、「我共筆念不完了啦!」,我們甚至很少有能夠好好坐下來聊天、交流想法的地方。到總區走走,會發現總區很注重人跟空間的關係,像是總圖的學習開放空間、活大的沙發椅,同學們的互動與討論空間變多了,就會有更多的想法交流與激盪。我一直相信巧妙的空間設計,對人的情緒或行為都有莫大的影響力。

編:這是一個耗時不討好的工作,是什麼原因讓你願意付出這麼多心血呢?

鄭:我覺得我們這屆滿幸運的,有很多具有熱情的工作夥伴。剛好大五又比較多自己的時間,許多以前有熱情卻沒時間做的事情,忽然都可以嘗試看看了。接任系學會長後覺得:既然今天有這個機會做這些事情,我是不是能用這些機會能幫大家多做些什麼?其實我並沒有做很多事情,我的工作就是把有能力的人放到他們喜歡的地方,醫學院的學生本來就有許多想法,是洪蘭的推力讓大家將想法說出來並付諸實現。

編:你們怎麼開始這一串大冒險的?

鄭:當時我們真的什麼都不會,但就是有一股想要做些什麼的熱情。我們和兩個朋友上網搜尋了一些設計比賽的辦法,簡單弄了幾項比賽規章便將這個消息公告出去。「陽光走廊設計大賽」。一開始是用網路徵稿,後來發現同學們熱烈參與,決定將設計稿進行實體輸出,並舉辦展覽、投票……其實我們是邊做邊學邊計劃。

編:看來過程是無法一切順利的,有遇到哪些特別難解的困難呢?

鄭:有些事情現在想起來還是感到遺憾。決選的過程中出了超出我們預期的狀況,原先評分的標準分五大項:創意、可行性…等等各有配分比重。但評審們並未完全按照原訂的辦法評分,我們當初也沒有做出堅持,導致有些組別認為評審過程不公平。過了多年我還是想跟那些同學說抱歉。另外,比賽的結束卻是辛苦的開始。當時我們決議,要讓前幾名得獎的組別共同討論最適合醫學院的空間設計,以兼採每個設計的優點。後來才發現每組都有自己獨特的想法,要融合大家的設計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隨著開會中挫折感的累積,參與的人也就越來越少。

編:設計階段真的很辛苦!那過了這關應該就海闊天空了吧?

鄭:不!由於我們的能力無法畫出專業的設計圖稿,因此最後決定有了大概的構思後,再透過學校發包,請廠商在構思的基礎上提供實際可行的設計圖稿和家具。和廠商的討論花了許多時間,在現有家具的選擇上也因廠商而有一定的限制,還有一些行政流程需要完成。但感謝醫學院方的支持和行政人員們的大力幫忙,我們後才能順利完成這項任務。綜觀來看,現在的成果已經達到我們功能上的訴求,但在「設計」理念上,因為我們自身能力與現有家具的限制,總還是有些落差。

編:無論如何,總算是有了可觀的成果。下一步,你們覺得醫學院還有什麼需要改變的呢?

鄭:我希望空間議題持續有人在關心,在課程改革或是其他的公共議題部分,也希望學生能更持續且積極地參與,讓學校和學生共同討論與推動公共議題的情況,能夠成為醫學院傳統的一部份。除此之外,就像現在的醫療是團隊合作,醫師只是團隊裡的一分子,要讓醫學院更好也需要醫學院所有同學的參與。怎麼樣跟醫學院的其他同學共同合作並積極參與各種公共事務,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學生是一定要走出醫學院的。醫學的訓練非常專業,但也容易讓我們遠離社會現實。醫學生可以規劃一些時間去接觸醫院外的事情,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麼運作的,嘗試參與有興趣或與自身相關的事務,並且回頭反省我們的專業是不是符合社會的真正需要。我認為我們先是人,再是社會公民,最後才是醫生。

編:讓我們回到陽光走廊。我認為空間是一種很大的權力,學生能爭取到空間的改變,象徵了學生權力的崛起,學長怎麼看這件事情?

鄭:空間的確代表某種權力啊!我覺得我們的社會正在鬆綁。解嚴之後,台灣從權威政治逐步的開放,而到現在有了相對進步且充滿活力的民間。這樣的過程不只反映在學校裡,也很大的反映在我們的醫病關係中。從本來醫師說了算,到現在能與病人一起討論病情以及治療決定等等,這是非常大的改變。我覺得所謂學生權力的崛起,某種程度上是社會轉變開放的一部分。有人說學生權力的崛起始自野百合學運,只是後來民主化以後,學生就很少參與這類的運動。直到過去幾年,樂生、野草莓等等議題才又活絡起來。但我覺得社會對於學生的想像還停留在「純潔」、「需要被管理與教育」的階段,我想學生需要持續關心並參與所關切的議題,才不會讓人覺得:學生發起的改變,只是不諳社會現實的孩子們一時興起的胡鬧而已。

編:最後想聽學長說說對陽光走廊的改變前後的看法?

鄭:在我小時候(註:大一),印象中的陽光走廊是一條靜靜的長廊,學長姐都在上面念書,走路經過時都要輕聲細語。三四年級覺得它死氣沉沉,即便在共筆海中掙扎也想做一點點改變。我相信一定有人懷念過去那個安靜的陽光走廊,但我更喜歡新的陽光走廊,並且希望如此可以帶給醫學院更多的活力和改變。但我想每一個世代的學生都有他們獨特的需求,我們當時希望醫學院能有更多的互動與交流,所以做了這樣的改變。未來的學生,則可能有其他的需求,所以希望陽光走廊有別的樣貌。我不認為陽光走廊非得是某個樣子不可;我反而希望每個世代的學生,都能夠根據各自獨特的需求,和學校一同合作,主動將空間形塑成符合期待的樣子。我希望我們所做的事情是個開始,希望未來的學生們能夠把這樣的想法繼續往下傳承。我們參與的陽光走廊計畫走了很久才能有一點小小的成果,過程當中有許多人的協助和支持,更有那些參與其中的同學才得以完成。我想要謝謝這些人的協助,特別是參與其中的同學們,因為有他們,才會有現在的陽光走廊。

編:也謝謝學長接受我的訪問。

註:喬峰學長現於非洲服替代役,內容為skype訪問整理而成※

Share
Categories: 系學會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77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