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系學會 > 【醫訊第七刊】合─醫學院空間變革回顧

【醫訊第七刊】合─醫學院空間變革回顧

受訪/錢宗良教授

最後,我們訪問了錢宗良教授,請他回顧這十數年來醫學院空間的改變。

‧不只是陽光走廊

陽光走廊工程其實是杏園的延伸。以前的杏園是像三東一樣的實驗室,後來在陳定信院長時代,改建規劃為現在的師生活動中心。陽光走廊作為杏園的延伸,當年的學生設計小組決議將陽光走廊規畫成為可供休閒的場所。近幾年來,醫學院的空間變革非常多,與學生活動息息相關的聯教館就是其中之一。以前的社團教室都在醫學院地下二樓,同學都說我們是土撥鼠,悶一悶總會悶壞長蘑菇的。後來公衛學院從聯教館搬到公衛大樓,我們爭取到了聯教館,剛好學校也有一些經費,便得以將社團教室搬了上來。未來我們有個想法,希望能爭取整棟聯教館作為學生活動中心,不過這也要看正在使用聯教館的醫工所、光電所的意思了。

‧圓形小劇場與運動場所

來聊聊藝文與體育的用地吧!之前圓形小劇場是作為藥學所研究教學用的教室,但後來整個計劃搬到中研院去,藥學所陳基旺教授願意將教室交還給醫學院。恰巧當時邁向頂尖大學計畫部分經費可供基礎建設用,因此向校方提議改建圓形教室;在學校全力支持下,便將圓形教室整建成劇場和合唱表演用的場地。楊院長上任後覺得一東解剖室外大廳有些冷清,又添購了鋼琴,設置現在的鋼琴區,讓醫學院多了幾分人文藝術氣息。

體育場的翻修又是一段故事,過去十幾年醫學校區的籃、排球場地凹凸不平,有一年同學在那邊打球把門牙撞斷了,引發校長關切,恰逢總區教務長在進行體育相關設施的整修,還剩下一些經費,於是順勢將醫學院的籃球場、排球場的地板整平重鋪。另外,現有的體育館也已經老舊,期望能爭取重建成為像新體一樣的體育大樓,但礙於建築法規,醫學院的諸多大樓已經將容積率用盡,就算有錢也無法實行。只能等待修法的一天了。

‧從空間規劃看一流大學

以前的醫學院規劃一直以教職員為主,但從陳院長到楊院長,空間規劃的思維慢慢轉為也為同學設想。我之前去多倫多大學,來接待我的學生很自豪的告訴我:他們學院的外牆是由學生自己設計&塗鴉的!我想這就是一流大學的水準,好的大學不只是學術研究做得好,還要能營造出校園文化及學生認同、尊重同學的聲音,這可以透過讓同學參與校園規劃來達成,讓同學覺得「我對校園是有貢獻的!」畢竟真正在幫學校寫歷史的,正是你們!

‧向對的人發聲

(編:教授您說的好,但有許多同學滿懷熱情,卻對行政繁瑣的流程感到灰心,教授怎麼看這件事情呢?)

我認為要向對的人發聲,才能省去許多煩瑣的行政流程。我常說台大像隻大恐龍,踩了尾巴要到面前揮手才會回頭。如果每件事都一味的「踩尾巴」是很難有效率地得到想要的結果。遇到比較急,涉及層級比較廣的問題,就要直接找楊院長,次要一點,針對問題特性可分別找總務、教務或學務分處主任,如果只是簡易的流程找到承辦工作人員就可以了。找到對的人,事情才會辦得快又好。

‧學生權益的興起

一流的大學要以同學需求為規劃主體,這也需要同學的積極參與。醫學院的人每天都在念書、做研究,較缺乏主動參與或爭取學生權益。我鼓勵每個系、研究所在學習及研究之外,都能推派出代表,組成具有公信力的同學組織,關心自己的權益問題。楊院長是很尊重同學意見的,同學的反映他很願意聽。期許這類型組織能永續經營,公眾議題要有人持續關注,學生權益提升、學生成為大學規劃主體的夢想才能真正實踐,這也是現在學生們需要繼續努力的方向。※

 

Share
Categories: 系學會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78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