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課程相關 > 【醫訊第七刊】課程改革專題:學生自評

【醫訊第七刊】課程改革專題:學生自評

訪問、撰稿/med00何維邦、med98金寧煊;製表/金寧煊

一、前言

相較於陽光走廊、藝術季這般視覺上的硬體轉變,自1990年代以降便馬不停蹄的「課程改革」則偏向軟體、制度層面;近年來並得力於學生自評的資料統計、分析,有所調整。《醫訊》將利用往後數刊的篇幅,一一為讀者細數學生自評的始末、醫學人文教育以及小組討論之變革。

2010年啟動的「學生自評」,指標包含:學習環境、學習資源、學生支持、師生行政關係、總體及個別課程評估等六大領域,為的是讓學生更有機會針對自己近身的公眾事務表達意見,學生代表更能清楚地掌握「民意所趨」,師長們也才更有管道瞭解學生的需求、進而和學生通力合作,做出相應的改變。由此可見,「學生自評」的化被動為主動,仰賴的是學生自主意識的覺醒;強調的是師生間溝通協調的加強。

二、緣起

受訪者:med94劉子弘

◎當初為何會想啟動學生自評?

2009年發生了「洪蘭事件」[1],一開始我對醫院和醫學院的評鑑文化有很強的好奇心,也許醫界是專業自治的團體,才會如此熱衷於評鑑活動。同時洪蘭本身為評鑑委員,即便違反過程中「評鑑不公開」[2]的原則,卻仍有極大的力量,影響了評鑑委員會、媒體或民眾,對臺大醫學院的評價。我對評鑑不公開的原則也很好奇,某種程度上使得學生對評鑑過程更難以捉摸,學生似乎只是個整個醫學院中一小部分被評核的對象,但明明我們才最知道整體教學資源是怎樣在我們身上運作的。評鑑過程只有少部分時間是評鑑委員和學生會談,有些醫學院校還有指派學生事先安排發言內容的陋習,沒有真正的student-guided tour,更遑論學生評鑑委員。

我對那種充滿父權的評鑑方式感到憤怒,最初構想著由學生自己組織成為評鑑單位,但何明蓉老師跟我提到美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 LCME)有學生自評的制度。考量到未來易於被醫學院師長所接受,並且臺灣醫學教育普遍仿效美國作法的前提下,才興起了跟美國醫評會接洽的念頭。

◎做了哪些努力?

以e-mail直接詢問LCME的秘書處,得到了一位學生評鑑委員、一位自評推廣代表的聯絡方式;較困難的反而是對他們解釋臺灣醫學教育的狀況,我不想弄巧成拙,被美國的評鑑文化殖民。

想法很簡單,既然臺灣學美國,那我就把美國整套評鑑制度搞懂,再來指出臺灣有那些地方有待加強,說服師長們自評必須存在的理由。當時系學會舉辦「力挽洪蘭」[3]討論會,會中經百位師生討論,提出學生意見納入評鑑的共識,後續與美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LCME)接洽,邀請LCME學生評鑑委員、邁阿密大學學生自評負責人來臺舉辦工作坊,分享給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 TMAC)、臺灣醫學生聯合會(下稱「醫聯會」)及各大醫學系學生代表:學生如何參與評鑑與執行學生自評[4]。第一天時間是介紹美國評鑑制度與自評執行的方式;第二天就把重心放在發想臺灣如何做自評。此工作坊讓與會的TMAC執行長賴其萬教授頗驚豔,其實辦這個活動多少也出於希望獲得他支持的動機。

後來我決定加入醫聯會,參與醫學教育部的工作,對內一個個去說服每位系學會長支持並且號召同學協助推動;對外則幾乎要參加所有醫學教育相關場合,像做直銷般地跟每位師長提倡自評。初帶入全國醫學院院長會議討論時,因未有往例,加上難免有認為學生涉世未深、懵懂無知的想法,故遭受院長們不小質疑。中間溝通想法的艱辛就不贅述,所幸仍有不少師長、同學支持,才得以說服院長會議點頭,促使各醫學系系學會推動學生自評;同時因學生自評而使得醫聯會在院長會議的發言能夠取得代表性,最後踉踉蹌蹌地完成了第一次全國試評。

◎小結

其實醫學院仍然有著許多重大仍待解決的議題,如果有人真心想做學生自治,自評是一個最好的資訊收集、尋求支持與背書的管道。再者,能找到一群人,經過量化和質化的分析,在某個議題上找到解決方式,過程中也訓練到團隊合作和談判技巧,這是一直以來我覺得自評最有力的地方了。

註:

1.「台大醫學生不敬業洪蘭痛批」(聯合新聞網╱記者王彩鸝╱台北報導,2009.11.9)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220909。

2.「洪蘭請辭訪視委員?」(聯合新聞網╱記者王彩鸝╱台北報導,2009.12.1)http://mag.udn.com/mag/education/printpage.jsp?f_ART_ID=224427#top

3.「力挽洪蘭台大生座談回應」(聯合晚報╱記者嚴文廷╱台北報導,2009.11.30)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224244。

4.以學生自治精神為服務的實踐(劉子弘,2011)。

5.2012STUDENT SELF-STUDY:REPORT AND SUMMARY(臺大醫學系系學會,2012)。

 

 

三、挫折

 

受訪者:med94劉子弘、med95林多偉、med98陳成曄、凌典安、黃富榆、金寧煊

◎填答意願差、填答率低:也許因為題目過多(第一屆),從問卷設計可想見部分填答者填答立場前後不一,例如相似的問題,前一題問「您是否贊成」,後一題改問「您是否不贊成」,卻有人從頭到尾都填「非常同意」。或有填答者覺得「這是別人的事情,評完了也是爽到下一屆」;或有認為「個人意見沒啥用,有沒有我都沒差」;或有要求立即見效的心理,但多數時候不可能,因此回頭又影響填答意願。

目前除第一屆看似有「力挽洪蘭」的壓力外,後續的各屆都缺乏對自評的某種「迫切性」的需求。自評該是個全面的評鑑,但議題導向有其優勢,若能做到每年提出來一個重點問題(如第二屆時將「等第制」納入自評範圍),學校能看見學生對於某件事情的不滿、學生也容易「有感」。暫時還思索不出衝高填答率的方式,放眼全國其他醫學系,也只有北醫和長庚曾因主事者個人人脈而有不錯成效。

◎擬訂題目的學生代表組成太相似:應考慮納入各年級代表。

◎評鑑作業冗繁:學生每週要填教學意見調查、期中期末得上網對教師進行評比、又要填學生自評,管道太多,應考慮學成大的做法,把所有的評鑑作業整合起來。

◎在地化色彩濃,難全國統計:各校自己設計題目,所以難以做全國統計,提供整體醫學教育政策參考。目前規劃確立全國統一版本的固定問卷,其後可由各校學生附加所製作的在地問卷。同時也不見得每年都對所有學校做自評,學生並不樂見填得頻繁,醫學院卻未有具體改變。可跟隨TMAC評鑑,到哪間醫學院,就做那間醫學院的自評。如此醫聯會的醫學教育部拿來做自評的時間,便可空出做別的事。

◎難有建設性意見:師長不見得只想看統計,也希望看到具體的建議。第一屆自評時本準備在問卷收完之後,針對某幾個問題再徵求具體建議,但填答率低、問卷收案時間拉得長,就沒辦法做進一步詢問了。採「開放式問題」結果,也是批評的多、建設性意見得的少。

▲優點方面,三、四年級學生對於問題導向學習之小組討論課程和改革後之課程規劃多數感到滿意;五、六年級學生亦對於臨床課程多有正面評價。

四、意見

受訪者:匿名。

◎同學A

我覺得大堂課發問卷會認真填答的根本沒幾個!!問卷題目內容無趣、制式化或模糊不清,而且多半有預設立場,比如問學習多少這種模稜兩可的問題(卻又是最常見的),誰會想填?學得多又怎樣?學得少又怎樣?此外,問卷沒有明確指出其問卷後續影響力,會讓人沒動力填,比起填一個某某教授的研究問卷,大家應該會更想填「醫療社會課應該新增哪些課程,那些EPO需要刪除」這種切身相關,且可能造成改變的問卷。而且,我覺得要有特定的一次調查,我比較容易做回應,要不然我就只能空泛地針對大堂課發的問卷回應。

◎同學B

大家對於自評的態度隨便,也不太有督促學生進步的效果,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對於各年級要求不清楚,根本不知道是否達到要求。而且自評根本不著邊際,做與不做對於學生沒有甚麼差。對課程評價已經做得很煩了,每個禮拜一份,學期末一份,總區還有一份,同樣反映的東西大都沒有改善。

◎同學C

感覺做自評的同學很辛苦!透過一年一度的自評,讓我有機會全面性地檢視醫學院的空間、醫學系的課程安排等等是不是真正適合我們,也讓我有機會表達意見,覺得自己的聲音被聽到的感覺很好!同時也可以看看同學們對於相同的問題作何感想?是否和我有相同意見?蠻有趣的!

 

五、野望

受訪者:med97廖予昊

◎系學會對今年的自評規劃了什麼?

這學期預計成立「醫學教育小組」,是承襲學生自評的想法,加上看見現有課程可能的改革方向,所誕生的組織;一方面整合學生對課程與環境的各種意見,另一方面則是建立師生有效對話的平台。

醫學教育小組的定位主要有二:

第一是承接原來的「學生自評小組」事務,將學生自評結果反映上呈,其二則是補足課程改革方面學生參與的不足。

第一部分,回首2010年臺大開全國醫學系之先河推動學生自評,實在是件令人驕傲的突破;可惜的是這幾年的學生自評報告不斷累積,但這些「學生意見」沒有妥善地被解讀與反映。

而第二部分「補足課程改革方面學生參與」方面,則希望能與學校現行回饋管道互補。除了學校現有的教學意見調查、每學期前後的課程回饋之外,像是基礎課程與臨床的銜接等更深入的議題,目前學生端並沒有好的收集意見管道。舉例而言,學校現有的課程回饋為僅限於剛上完課程的同學對於時間安排、教師上課方式的回饋,而缺乏高年級學生在接觸臨床之後,對於基礎課程是否能幫助銜接臨床課程、是否能與臨床課程融入……等方面的意見。學校或礙於制度、或短於人力不足的部分,我想可以由學生來做。

至於「醫學教育小組」組織架構方面,擬由系學會相關的部門部長(福利部、國事部的醫學教育部)、加上各年級代表組成,運作過程中也開放接受意見及回應,以俾充分考量各方聲音。

◎您對醫學教育小組的期許是?

更重要的是,這個小組應該要有自我成長的能量:藉由工作坊、演講、跨系跨校交流……等方式,使得小組成員對於國內外醫學教育漸有深入之了解。我認為「醫學教育小組」不該是一群人為了「學生自評」發問卷、收問卷而臨時拼湊成的任務型組織,而是有內部傳承、有自我前進動力的一個穩定組織。

跟學弟妹閒聊醫學系課程的過程中,發現在場從九七級到一百級的大二、大三課表,居然每一屆都不一樣!這樣的不同,暗示系方在近年無論配合醫學教育大方向政策的改革,或是系內自身的課程整合,都有穩健前進的步伐。而隨著PGY6+2新制的來臨,未來幾年的過渡期以至於新課程正式上路,課程想必又有一番改變。「醫學教育小組」正希望能夠在這波新舊更迭的浪潮中,讓同學能充分了解改革方向、參與課程的改變,一同乘浪前進。※

Share
Categories: 課程相關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84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