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生活雜感 > 【醫訊第七刊】我們青春踩著舞步走──陳映伊、陳泱伊專訪

【醫訊第七刊】我們青春踩著舞步走──陳映伊、陳泱伊專訪

訪問、整理/med97紀劭禹

受訪者檔案:

陳泱伊和陳映伊,現在是醫學系五年級的同學,曾共同擔任過臺大熱舞社第21屆的幹部以及醫學院楓韻舞社的社長,目前則是醫網的一份子。豐富的舞蹈表演經驗包括2008、2009醫學之夜、2009熱舞社迎新舞展、2010熱舞社成果發表、2011、2012醫學院藝術季開閉幕等等,實是不勝枚舉啊!

不免還是得問一下,最早對於跳舞有興趣是何時呢?

高中時,雄中與雄女有大露營,那時候班上有表演跳舞,雖然是別的同學編的,但應該是那時開始覺得跳舞有意思吧。

一上大學我們便加入臺大的熱舞社。那時覺得社團好大,而且許多社員高中就已經在跳熱舞,看起來都很厲害!相形之下我們就沒什麼基礎,平常也就是在社課時和大家練習。而社團除了上課之外,最主要的活動便是學期開始的迎新舞展和學期中的成果發表,我們一直跳到大一下學期,開始漸漸有自信能上臺,直到大二上的迎新舞展,我們第一次登上觀眾超過千人的大舞台表演。

那一次的迎新舞展印象很深刻嗎?感覺如何?

是啊。我們從暑假就開始努力練習,光是那一支舞就準備了三個多月,每個禮拜至少跳個兩三天!所以回想起來,我們進步最多的時候也正是準備表演的時候,相較起來,社課反而就像是平常花一個多小時練習、流流汗、培養舞感。

其實那次的迎新,我們在第一階段歐舞(註:「歐」舞意即Audition,試鏡,由社團學長姐為想參加表演的同學們試鏡,以挑選適合者上臺)沒被選上,感到有些挫折。不過大概是學長姐要求很高,歐舞名額並未一次挑齊。我們之後便瘋狂練習,看著編舞者的影片,從每個動作、節拍、角度、力道等開始自己慢慢要求,幾乎各種加強的方式都嘗試了,再加上學長姐的雕琢,最後還是「歐」上那支程度挺高的舞!算是非常特別而深刻的經驗。那一次表演後,感覺我們跨越了很大的瓶頸,好像自己與其他從高中就開始練舞的同學們也沒太大差別了!

而編舞和單純的表演又有什麼不同呢?

嗯,我們也是在大一的暑假,辦宿營時擔任女舞負責人,編了兩支舞。其實那時自覺程度還不夠,可是相當緊張!我們看了很多熱舞社的成果發表影片和流行音樂的MV,也問過很多學長姐該如何編舞,不過真正編過才知道箇中滋味。

一開始我們會從影片裡「偷招」,想把一些很厲害的動作組合起來,成為一段舞蹈。不過漸漸地,我們理解編排舞步,不只是一群人跳著一樣的動作,而是有動作之間的分配、銜接、隊型的排列等,而簡單的動作,其實只要大家跳得到位,也都能有很棒的效果。

大二的醫夜又是另外的嘗試。我們和男舞一起編了齣「舞劇」,還一口氣負責五支舞蹈其中的三支。和宿營女舞不一樣的是,這次需要男女生的配合,也花更多心思設計動作、服裝造型,盡量融入外星人與地球人的劇情裡面!

編舞的同時,妳們也常常需要教其他同學們跳舞,有遇到什麼趣事嗎?

教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難免要處理時間喬不攏、進度不一致的問題。有過宿營、醫夜的經驗,我們就比較能瞭解如何和大家合作,像是平時跳舞後準備一些的甜點作為獎勵啦,或是多聊天相互認識,以及請每個同學出來看大家跳舞的情形,藉此觀察自己哪裡可以跳得更好、其他人哪裡也還能加強等等。當然,每個人參與表演都有不同的自我要求,我們也不會硬性規定大家都要跳到同樣水準,而是希望大家都能同心協力,做好準備,然後開心享受上臺的掌聲!

像那次醫夜,面對很多很多觀眾,緊張時,會在平常再熟悉不過的地方忘記舞步,但還是能趕緊看旁邊的同學,繼續跳下去。而表演完,每個同學都能透過舞蹈,得到各自認識的觀眾的讚美,真是很棒的回憶啊!

談談妳們在醫學院楓韻舞社做了些什麼?

楓韻舞社其實早在我們接手前,大概2000年就成立了,包含以前的爵士舞社和國標舞社,有不少研究生參加。後來國標舞社的人數變少,所以我們大三開始參加時大多跳爵士舞,而大三下就當了社長,處理社團大大小小的事情,像是連絡老師、協助教學等。那時也開始拉大學部同學進來,整個社團顯得興旺不少!因此除了每週一個半小時練習之外,也漸漸接了三下的藝術季閉幕、四上醫學院教師聯合會尾牙、四下藝術季開幕表演等。可見藝術季對我們而言是很重要的舞台啊!

我們對於社團經營的經驗主要是從熱舞社學來的。不過楓韻舞社人數不多,很是溫馨,且老師也都會親自教舞,甚至一對一指導,所以我們在準備表演之餘只須照料行政的事情就好。

妳們除了跳舞之外,也參加過服務性社團、現在也是醫網的球員。妳們覺得跳舞和其他社團活動以及打網球之間,會有什麼關聯或幫助嗎?

服務隊活動需要編舞、跳舞的時候,我們兩個幾乎就會是負責人啦。不過在服務性社團的表演,因為目的是取悅小朋友,所以不用花太多時間準備就會有很大的迴響呢!畢竟對他們而言,看到認識的大哥哥、大姊姊上臺就會非常高興了。

而練舞時培養的肌力、耐力、心肺能力,以及身體的協調性,讓我們打球時能把腦中想像的動作完整且精準地表現出來,對網球的幫助很大。不過練舞與運動比賽的一大差別,便在於比賽有輸贏之差,跳舞則是盡情享受站在臺上的時刻。

妳們跳過這麼多種舞,有哪一類是最喜愛的嗎?

我們在熱舞社主要跳過包含girl’sstyle、girl’sjazz、hip-hop、reggae等等的熱舞類型,楓韻舞社跳爵士舞,大二體育課還修過雙人土風舞,學了國標舞、恰恰、倫巴、華爾滋。而我們兩個最喜歡的還是熱舞,尤其是雷鬼!它的節奏感最強、需要用到核心肌群的力量。相較起來爵士舞就比較注重身體線條的延伸。

妳們有沒有想過,以後會不會繼續跳下去呢?

我們大三大四偶爾還會去醫夜跳個老人舞,而升上大五的暑假也曾經回到熱舞社參加幹訓,不過那時有國考和畢旅,也可能覺得做過的事情有點疲累吧,所以就沒有繼續參加迎新表演。之後呢,或許會跳跳國標舞吧,若是想要再跳熱舞,也許會去外面的工作室練習。

不過現在我們重心是放在網球上,而跳舞則是一段青春美好的回憶,學舞這一路上讓我們擁有的勇氣和熱忱最是難得,回想起來,人生有很多事情都是機緣囉,無論是跳舞、網球,只要勇於投入自己喜愛的事物,都很值得!

當然,就算以後想跳舞還是會繼續跳的,甚至到了更大年紀時,搞不好會在公園裡看到我們跳土風舞喔!※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生活雜感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26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