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課程相關 > 【醫訊第八刊】 陷阱作為路標

【醫訊第八刊】 陷阱作為路標

撰稿/med95王彥欽;整理/med98金寧煊

想瞭解實習醫學生在醫院的工作,方法之一是蒐集醫院裡實習醫學生的別稱。

「換藥的醫生來囉」、「你是專門作心電圖的醫生嗎」、「啊果然是專門打軟針/放尿管/放鼻胃管/抽血的醫生,好快就做完了」(這組稱呼通常發生在順利完成各項工作時)、「他是實習的/醫生囝仔啦,比較沒經驗」(這組就發生在工作不順利時),除了同為醫療同仁的醫師學長姊或護理師會稱呼我們intern之外,病人與家屬在不太瞭解實習醫學生定位的情況下,往往使用這些其他「穿白袍的醫師」並不做的工作,來標記實習醫學生的身份。

作為從學院過渡到實務工作的特殊階段,實習醫學生真正成為醫療團隊的一部份,除了解決常見的基本技術性工作外,也同時在實際照顧少數病人的過程中,培養臨床工作的能力。這段醫學生必經的路程勢必對個人行醫的生涯有重要影響,這影響可能因人而異、可能需要一點時空的距離才顯現出價值,一時也看不清楚,但路上的幾個陷阱,或許可以作為指引前途的路標。

陷阱一:你以為會的,你其實不會

結束都在唸書(或者也可能沒唸書)的六年醫學院生活,接受一些基本的職前訓練後,實習醫學生開始投入臨床工作時,理論上總該「學過」某些東西。理論與實務的距離總在動手時現身:理論上應該學過某個疾病診斷時該有哪些理學檢查發現,實際上卻對自己的檢查判斷沒有把握;理論上知道某個疾病應該給予哪些藥物,實際上卻不知道這藥物在臺灣/臺大醫院的商品名是什麼、究竟有沒有存貨;理論上知道該進行哪些檢查,卻不知道如何在現實世界的系統上開出檢查單;曾經學過用過的病歷系統某天突然就改了版;職前訓練時使用的器材病房裡找不到、實務上用的卻沒學過……。

技術問題是一回事,當代醫學進步飛快,在醫學院學的治療指引也許兩年內就不算數,線上最新的醫學資訊也許不符合本地民情,反覆質疑自己學過的事,其實是種健康的科學態度。

 

陷阱二:大家都以為你該會的,其實你沒學過

這或許不是實習醫學生才會遇到的困擾。各位醫學生從考上醫學系起,多少總會接到親朋好友形形色色的醫療問題,從感冒發燒到住院開刀,有時問你該不該吃藥有時又問該不該不吃藥,大一大二還可以擺出這我當然沒學過的無賴態度,大五大六開始心虛這東西我怎麼不會,於是偷偷上網迅速整理一下資訊偽裝專業,心想這或許實習會學到吧。其實不會。

以醫學中心為主的實習訓練恰恰最欠缺常見疾病的診斷與治療,所以因應而生了輪調地區醫院實習以及更大規模的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但相較之下,最常困擾一般民眾的常見問題,仍舊只佔學習中相當小的比例。

這種「誤會」,不只存在「外面」的親朋好友,在醫院裡也經常發生。病房裡需要完成的技術工作多如牛毛,臨床所用的器材也處處不同,教育訓練所涵蓋的範圍不可能窮盡所有項目,有時學長姊們覺得近乎常識的工作內容,你真的沒學過。這時候就罩子放亮點,平時多偷學,必要時勇敢發問吧!

陷阱三:看起來很有趣,做起來不一定有趣,反之亦然

從學院到實作的另一個差距,是開始做一些從前只在想像中發生的工作,可能發現實際感受與想像大不相同。有些人曾經覺得切開頭顱、鋸開胸骨驚險刺激,實際參與後發現自己實在吃不消一站數小時的手術;有些人則相反,想像中覺得開膛剖肚血腥殘忍,動手後卻愛上了這種深入軀殼核心的特權。

有時有趣的部分仍然有趣,但工作總有副產品,像熱愛小朋友的人,未必就受得了家長無止盡的擔憂。有些工作一開始作多少有點新鮮,就像許多人曾經都期待第一次抽血、上刀、放各種管路,但成為常規工作後,能不能繼續保持正面的態度面對,可能是種緣分——再有趣的工作,如果這輩子得作一萬次,還覺得有趣嗎?在走向成為全職醫療工作者的路上,弄清楚自己跟各科工作的緣分,也是個重要的路標。

陷阱四:理想是種奢侈品

中低年級時,我們所受的醫學人文教育為我們建構了一個理想醫療工作的藍圖:醫者該有同理心、臨床處置應該獲得充分的知情同意、應該建立醫病互助合作的醫療模式、病人與家屬的困難必須在社會文化脈絡下檢視……,或許有些人早已對這些內容嗤之以鼻,但或許還有人帶著這些理想進入臨床工作,這些理想不免將受到現實的鍛鍊:幾夜未眠之後殘存的同理心、後面還有十張同意書的知情同意(但你可能只有五分鐘)、面對追根究底的病人時不免浮出:不然大家都來念六年醫學系否則怎麼可能解釋清楚的念頭、面對社經弱勢卻也只能點開照會系統打給社工雙手一攤的無奈、徒增各種文書作業的全人照顧……。

聲明在前,這裡並不鼓吹一種「啊現實就是這樣啦」的犬儒態度,但抱著天真的理想難以面對現實的耗損,如果我們能在相較之下臨床工作還不繁重的時候,瞭解真實世界運作的現況,在此之後還保有的理想,才有可能成為抵抗現實的工具。

 

以當代醫學範圍之廣加上精細的分工,恐怕沒有人膽敢聲稱自己瞭解醫療工作的全貌。但醫療正是一個不斷試圖在可得的有限資訊內,做出有效決策的工作;生涯規劃或許也是。在作決定前努力偷學、摸索自己與各種工作的緣分、並試著獲取一點抵抗現實的工具,大概就是實習過程最重要的意義了。※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課程相關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67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