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八刊】弟兄是我的病友

【醫訊第八刊】弟兄是我的病友

受訪/高醫M94柳林瑋醫官;訪問、整理/med98金寧煊

受訪者小檔案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畢,現申請上臺大醫院家醫科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Post-Graduate Year, PGY)。曾為臺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參與波蘭醫學生事件行動,主張外國醫學生均需先經學歷甄試通過,始得參加醫師國家考試。後亦參與醫師勞動條件改革,主張將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總是熱情洋溢為群眾喉舌,勇於衝撞不合理的體制。

選擇成為醫官

我希望盡到國民應盡的義務,順便休息一年,但又不想脫離醫療。最想去的其實是外交替代役,後考量家庭、感情,決定還是留在臺灣;若擔任醫療替代役其實和醫院裡的住院醫師、實習醫學生相去無幾,且醫官加上領導加給、軍醫獎金,月薪可到「22k」,比起替代役男的「6k」好上許多。

我想累積不一樣的經驗,你可能在一般兵得到「人生體驗」,不過聽說很多一般兵當得沒有自主空間,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於是決定搭配醫學專業考個官。基於個人興趣,未來想走家庭醫學及老人醫學,我認為部隊是一個特別的社群,是練習預醫學、社區醫學概念的良機。這裡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個角落的人都有,龍蛇雜處,一年內抓到吸毒、拉K的就高達20~30[1]人。

0002

註1/濫用Ketamine致藥物成癮。

註2/1300(全國醫學生人數)x2/3(男性比例)=800~900位役男。

註3/目前政府規劃民國104年改採全面募兵,但招募達成率不到20%,能否成功在未定之天。但可以肯定的是,「醫官」這個位置過不了多久就走入歷史了。

從醫官的位置出發

承續前面說的,正因為醫官和部隊生活在一起,一個拉K的阿兵哥進來,因為我知道他們是在什麼狀況下開始接觸、在什麼狀況下越陷越深,使用他們的語言瞭解他們,讓拉K的人曉得我同理他,我才有辦法感動他。每個物質濫用的人都明白拉K、抽菸對健康不好,你光跟他講「不好」是沒用的,畢竟這些都是青壯年的人,絕少出現任何症候,也就沒有危機意識。

我站在預防醫學的立場,想要幫一個人做行為改變。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能被觸動的點,而我在這個過程中學習到如何快速有效地找到這點,然後按下去。以前在醫院裡也嘗試面對酒鬼、毒蟲做衛教,我想他們不見得聽得進去。

部隊裡會定期驗尿,若有人被醫官抓到拉K,就要被關禁閉,關禁閉之後就不能抽菸。在那前一周,我問被抓到的弟兄說你從哪來?他說從花蓮來,是原住民。我拿出臺灣菸草圖鑑,給他看全臺灣抽菸者最多的地方就是嘉義、花蓮、臺東。我就花點時間算給他聽,「吸菸和吸毒都是受害者,只有菸草公司、毒梟在賺錢。你一個月大概花3000元買菸,一年36,000元,如果用5%的複利算四十年,你一輩子就會花掉四百多萬,你們一家人可能就會花到一兩千萬。吸菸不會讓你快樂,其實是不吸菸讓你不快樂。」然後給他看一個圖,吸菸者得憂鬱症的機率是非吸菸者的四倍,他聽完就哭了。因為父親罹患長期憂鬱症,小時候常對他家暴,導致他十六歲時開始自暴自棄,開始吸菸、拉K。

我準備抽菸戒斷症候群的手冊開始遊說,對他闡明開始戒菸後會遇到什麼狀況、應該用什麼方法排解,如癮頭來時要運動或喝水、失眠可吃低劑量尼古丁作替代療法等等。這位弟兄後來戒菸成功,回頭來要手冊,說要幫已罹患COPD[4]的媽媽戒菸,還拉很多弟兄來。戒菸者平均都會經歷約5~6次的失敗,光是在診間裡面模仿課堂上的「親切好醫師」,對病友溫柔的眼神接觸、上半身前傾45度、保持和顏悅色等是不夠的,需要拿自己的經驗去同理這些人的經驗。我去參考帶團體的書、問題解決的書,發現越個人化的動機才是行為改變的關鍵。

可以嘗試著問:「你有沒有想過要戒菸?」病友可能答:「我有想過戒菸……我家人如何如何……」這樣你就知道他在戒菸上的點了,可以再追問「為什麼你會想要戒菸、為什麼沒有成功」云云。我們可以跟人家說你應該怎麼做,也是出於善意的,但我們常常容易忘了尊重病人的「自主」,當病人沒有感覺你尊重他的「自主」,可能就沒有下一次的機會去接近他,然後沒有機會去問更深入的問題。

戒菸班

吸菸是一個團體性的行為,做行為改變時「團體治療」會是很有效的方法。一方面讓病友有被同儕監督、鼓勵的感覺,一方面也較節省資源,等於替許多人同時看戒菸門診。請弟兄們分享戒菸經過:有人隨身帶一盒菸,以和女友的合照貼在菸盒口,要打開菸盒必須要先把合照撕掉。於是我有樣學樣,辦活動請大家找自己最親愛的人的照片貼在菸盒上,複製成功的經驗給大家。然後設計戒菸操、戒菸菜單等等,在部隊裡面其實蠻苦悶的,如果有個像社團活動的東西,大家會覺得還不錯。

我這個營區大約1000人,約300人吸菸,這一年已經讓40~50人成功戒菸。重點還是讓病友完全自主,只要其言語中有任何的排斥,就要察覺出來讓他表達。不要跟病友說「絕對不要」,這是很高壓的方式,會造成反彈,他可能覺得有罪惡感、覺得對不起醫官,可能就不會來找你了。可以作伙設計戒菸小計劃,要具體,比如請病友寫出五個會抽菸的地點、五個會抽菸的時間點,然後一根一根地想這些菸要怎麼克服,讓病友覺得「怎麼這麼簡單!」

結語

即便不在醫官的位置,我也鼓勵大家去和不同領域、不同背景、不同教育程度的人相處,你就能夠快速地去掌握不同類型的人的想法、思維模式,更能夠同理,進而跟病友合作,幫助病友治癒。※

註4/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慢性阻塞型肺病,吸菸是最主要的危險因子。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70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