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八刊】專科醫師訪談──陳彥元醫師

【醫訊第八刊】專科醫師訪談──陳彥元醫師

受訪/med80陳彥元醫師  訪談、整理/med01游雅涵

受訪者小檔案

臺大醫學系畢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碩士,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生命倫理學系哲學博士。現任臺大醫學院教學部主治醫師、臺大醫學院社會醫學科教師。是大家在大一醫學與人文、大二醫師與人文小組討論、大四臨床醫學總論、大五家庭社會與醫療以及大六高等基礎醫學都會遇見的好老師。

人生行旅

在臺大醫學系就學期間,特別是進入臨床課程的五、六、七年級之後,除了學習臨床醫學之外,我對於臨床醫學相關的社會人文議題感到興趣,所以相較於其他同學,我花了多一點時間去涉獵相關的領域。然而,隨著臨床工作加重,在實習醫學生階段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做自己感興趣的事,一直到了當兵期間,才有時間接觸與思考相關議題。極少人像我這樣好運氣,我一手就抽中籤王。我所謂的「籤王」,指的是馬祖列島中的最北島—東引島,那是長駐義務役少尉醫官中的最北疆,蕞爾小島(真的很小)上卻有著許多極重要的軍事設施。遙遠的北疆沒有太多的資源,牆上掛的是國防部長官來時的諄諄叮嚀—與島共存亡。我在那兒遇到了一位營長,他告訴我:「在軍中漫長的時間,有人抱怨、有人等待、也有人思考、更有人身體力行,而最後改變了人生。」在小島上真的很無聊,除了做一些臨床上的工作之外,有許多自己可以思考與可以安排的時間,於是在這段期間裡,就開始思考自己未來要當怎麼樣的醫生,開始擘劃自己心中的美國夢。約莫就在此時,我決定了社會醫學領域相關的深造計畫。也大約在這個期間,我得知幾位學長取得教育部公費留學考試資格前往國外留學。這段看似漫長卻又極度無聊的1年1個月軍旅生涯,成為了影響我最重要的一個階段。

當時抽中籤王,我真的沮喪很久,覺得自己真倒楣,怎麼幾百支籤我就偏偏抽中最遠的。當時看似倒楣的一件事,現在回想起來,倒覺得不僅不是倒楣,甚至還有一種「幸運」的感覺。我在那兒遇見的人事物,甚至是自己養的小狗,都讓我有不同的體會。

關於出國學習

從來沒有思考過要出國留學這件事,在臺大醫學系就學期間。然而,似乎是某種召喚,在醫學系畢業以後,「去去去,去美國」一直縈繞在我腦中。僥倖通過90年公費留考醫學倫理組的資格後,我便在當完家庭醫學部總住院醫師後,前往美國尋夢。我猶記得,我在某一日的晚間抵達紐華克國際機場

(Newark Liberty International Airport)時,長榮航空的班機即將降落時,我望著窗外像是碎鑽灑滿一地的夜景,我真想牽著我的老婆的手,立刻搭乘同一班飛機回臺灣算了。我心想,我怎麼老是選擇困難的路走,真是腦袋壞掉。但是想到我若這樣做,我的脆弱必定引來我親愛的老婆的訕笑,於是我撐下去。

我在2003-2004年期間在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of Public Health攻讀公共衛生碩士,2004-2008年期間,我到美國僅有的少數幾家授予生命倫理學領域哲學博士的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Bioethics攻讀博士學位。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舉世聞名,我不必多加介紹。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則是美東特別是俄亥俄州有名的研究型大學,他大約有6000名研究生及3000名大學部學生。許多留學生都會抱怨在美國遭受歧視,或許是我神經大條,或許是我運氣不錯,身為該系所(Department of Bioethics)中唯一的有色人種(除了幾位非洲交換學生之外),我並沒有太多受到歧視的感覺。老闆及幾位老師帶我如家人,每逢美國人的重要節日,他們絕不會忘記邀請我們兩位有色人(我和我老婆)前往共同過節。

在美國,我體會到認真念書與執行研究。他們強調,你不需要背下來,除了懂,你還要會執行。他們也許不會複雜的統計公式推導,他們強調的是在什麼情形下該用什麼統計方法,剩下的就交給電腦軟體運算。獨立思考與執行研究亦是美國人強調的,我記得在我通過博士候選人資格考後的某一日,我去見老闆,我問他:「我的博士論文要做什麼主題?」他望著我半响,然後告訴我:「是你要告訴我,你的博士論文要做什麼主題?我來配合你與幫助你,不是我告訴你該做什麼?」我現在回想,我們的教育訓練過程都是被規劃好未來該怎麼走,就連讀博士班也是,這是和美國(至少是我所遇到的美國環境)極不同的。

美國夢的確有它吸引人的地方,舉例來說,身為一個外國人,我沒有任何必須留在美國的承諾或義務,但是系上一年給了我五、六萬美金,包括抵免學雜費及日常研究獎助金,但沒有要求我做太多事,只要把功課照顧好,協助研究的執行等等。在博士班期間,圍繞在我身邊的美國老師與美國同學,不斷地幫助我度過困難,也不斷協助我執行研究,他們均讓我深深地受美國文化的影響,我變得習慣網路購物、吃一堆美式食物加上不斷運動、長距離開車旅遊、有話直說等等。曾幾何時,我以為我大概會留在美國了—「回不去了」,我的博士論文指導委員,甚至已經幫我安排畢業後去醫院做研究工作。

成為老師

回到臺大醫學院擔任老師是我比較始料未及的部分,這個將場景由美國轉回臺大醫學院的轉折,跟我當初前往美國讀書的情況,一樣令人訝異,包括我的美國老闆、美國老師、家人等等。在臺大醫學院擔任老師,也許是一種榮耀,但是它不曾在我的生涯規畫中,也許是因為遙不可及的關係吧!然而,它真的不可思議般地發生了,透過了許多人的協助。

擔任大學教師和擔任中小學教師,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大學教師是因為過去研究成果被肯定,才得以進入大學擔任教師。因此,大學教師不需要學習如何當一名研究人員,因為拿到博士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肯定我們身為研究人員的身分。但是,如何教學則是進到學校後才開始學習的。因此,當老師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不斷學習,從自身的研究中學習,從書本中學習,從期刊中學習,從同儕教師中學習,亦從學生身上學習。

我喜歡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他不會拘泥於一般思考的框架,有合乎常理的開創性,這會是我比較欣賞的部分,這一點和楊泮池院長上課時所提,「要多懷疑老師所說的」,有異曲同工之處。但是,我也肯定其他那些盡到本分的學生,畢竟,不是每一個學生都有辦法具備開創性,只要能夠盡到學生本分,完成相關的課程,日積月累之後,還是有可能他能夠從這裡想出更多。我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受到在美國的求學期間老師的影響。有沒有獨立思考的能耐,取決於學生的能力,然而,允不允許學生有獨立思考的空間,是老師的責任。

給學生的話

人生有很多轉捩點,必須要好好規畫!「要做最好的準備,要做最壞的打算。」你設定的目標不是一定都能完成,因此,縱使結果打了一點折,也都能夠欣然接受。回首來時路時,別忘了你必定也會受到許多幫助,就像是我的美國老師、臺灣老師,自己的家人,甚至是自己的晚輩後進,我想起陳之藩所提過的:「要感謝的人太多,那就感謝天吧。」最後再以「選擇你所愛,愛你所選擇」與各位共同勉勵,不論是你計畫「去去去,去美國」,還是留在臺灣,或是你決定選擇哪一個科作為你的職涯,切記「選擇你所愛,愛你所選擇。」※

Share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17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