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八刊】打造更親善、侵入性更小的兒童醫療

【醫訊第八刊】打造更親善、侵入性更小的兒童醫療

受訪/med62王主科教授  訪問、整理/med98金寧煊

受訪者小檔案

臺南出生,父親為臺南一中老師。曾參與臺大兒童醫院的籌設,現任臺大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小兒部教授,專長為心導管治療,能在不開胸的前提下完成心臟外科手術,將侵入性降至最小。曾成功完成國內第一例以氣球擴張術(Balloon Valvuloplasty)治療小兒先天性肺動脈狹窄(Congenital Pulmonary Valve Stenosis)。

小兒心臟外科之路

以前的年代缺乏小兒科醫師。表面上看來有許多開業醫,但有些是未完成住院醫師訓練即出走;有些屬於大陸撤退來臺的退伍軍醫,掛總統所頒執照特許開業,這些醫師較少受過兒科專業訓練。當時恰逢戰後嬰兒潮,再加上舅舅正是小兒科開業醫,每天都有看不完的病人,我便選擇往這個方向發展。

我們在住院醫師第一年(R1)時抽血,包括小嬰兒抽血測量bloodgas……什麼基本功都做,晚上還得值加護病房,雖然累但馬步蹲得紮實;也曾想過出走,直到R2的最後三個月被派往心導管室(Cath Room)幫忙。R3的一整年我都待在CathRoom裡。CR那年陳銘仁醫師和我,靠著高醫吳俊仁醫師從國外寄來的錄影帶練習,在剛留美歸國的王南焜老師指導下,三人穿著近十公斤的厚重鉛衣,歷經數小時,完成了國內首次以氣球擴張術治療先天性肺動脈瓣狹窄成功的病例。

彼時新英格蘭期刊僅有十幾例,我認為這項嶄新的技術我們會有機會追到世界尖端,便持續鑽研,讓氣球擴張術衍生出多種應用如主動脈瓣狹窄(Aortic Valve Stenosis)、主動脈窄縮(Coarctation of Aorta)等等。

民國75年在R4訓練結束後,由於臺大並沒有主治醫師的缺額,我被外調到有邦交的沙烏地阿拉伯的吉達,偏遇上里亞爾(Saudiriyal)狂貶、臺幣狂升,薪水換算成臺幣,連第一年主治醫師都比不上。翌年返國,發現房價翻了一倍,自己在臺大醫院一個月的薪水不足八萬,就算不吃不喝,連買半坪都有困難。生活考量,我和許多醫師一樣,「跳槽」到提供三倍以上薪水的私人醫院。彼時該院醫師做法洛式四重症(Tetralogy of Fallot)等較嚴重的先天性心臟疾病手術成功率遠不如臺大;但若為病友設想,轉給臺大,就會減少該院醫師的服務量,進而降低同事們的收入,著實兩難。復以呂鴻基教授常來電相勸,說「年輕刻苦還是可以過日子」;幾個月後我還是回到臺大醫院。氣球擴張術之外,民國85年開始利用心導管做支架手術(Stent Implantation);時至今日,連開放性動脈導管(Patent Ductus Arteriosus)、心房或心室中膈缺損(Atrial or Ventricular Septal Defect)也可利用心導管塞上有補片(Patch)的封堵器關閉,免除病友開大刀的風險。我越做越覺得有趣就忘了錢了(笑),看到病人可以重獲健康,居陋巷亦不改其志。

印象最深刻的病例

約莫在民國80年,一位僅1.8公斤的早產兒罹患先天性肺動脈狹窄。新生兒的心導管困難度比成人高好幾倍,其肺動脈瓣寬僅在0.4公分,過往的心導管手術沒有穿梭在如此窄小空間的經驗。我成功辦到了,算是亞洲紀錄。現在這位女孩大學攻讀護理系,想要幫助更多的人。

後來我在心房中膈缺損的關閉手術上略有名氣,赴日演講時順便被邀請施作。在我之前已有兩位日本醫師失敗,女孩正準備接受大手術,將在胸前永久留疤。我不出多久便施作完畢,看著女孩父母不斷含淚鞠躬言謝,身邊的日本醫師也大力讚揚我這臺灣醫師,一則確實幫助到病友、二則為國爭光,挺開心的。回到臺灣,數寒暑後的某日突接到女孩來信,信裡滿是感激,用英文寫著自己已大學畢業,準備成為護理師,同樣想助人,讓我十分感動。

兒童醫院的設立

民國89年李源德前院長眼見小兒部虧損累累,讓我到管理學院攻讀高階管理碩士專班(EMBA)會計研究所,算是開啟象牙塔外的另一扇窗。EMBA畢業後,兒童醫院正興建中,林芳郁前院長任命我為臺大醫院副院長兼兒童醫院籌備處主任(民95至97),負責整合院內所有科部的意見,並協調三家包商的工作;管理學撙節成本、開價比價的策略恰好學以致用。過程中程中也非一帆風順,記得上任的第一週就因為兒醫的工程進度延宕被找去公共工程委員會報告。

除了在我前頭的幾位前輩擘畫藍圖之外,籌備兒童醫院的過程中也受到各界善心人士的幫助。我們曾組團到日本參訪,決定要在青島西路上建一座彩色城堡般的兒童樂園。希望藉由硬體設備的造型可愛抹去孩子對醫院的負面印象,變成「來玩是最重要的,打針只是附帶的」。瑞信兒童醫療基金會吳春福董事長和我們理念相近,不只提供贊助,還請設計師在每一層樓設計吸引兒童的遊戲室;也有企業募款捐贈成立畫廊。後日本、香港的交流團到此參訪,給予極高的評價;就連年滿十八歲該從兒科換至內科病房住院的病友們,也不願離開這充滿暖色系的環境。擔任行政職期間,我一天至少花三至四小時開會,然後一至二小時批閱公文,還維持了門診量以及心導管治療,因此足足兩年沒有餘力做研究、發表論文。我認為被賦予的權力越大、責任也越大,握有權柄的人必須做出對的事,做出那些有益於臺灣醫療和醫院發展的事。也感謝多位貴人相助,讓我的團隊能補上臨門一腳完成兒童醫院的設立。

結語

在國外先進國家的經驗,兒童醫療是特別受重視,在給付上的加成常是以倍數計,在日本因技術困難度很高,做一台小兒科手術的給付是成人手術的三倍。

健保給付差就不說了,眼前醫療糾紛頻傳,背後都反映出醫療商品化的思維,一面認為醫師就該把病人醫好,另一面想方設法壓低醫療的價格。走這一行需要很好的中心思想,認定一輩子就走這條路,這是一條付出會比得到的多,奉獻的路。※

0005

Share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47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