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十刊】在醫院和醫學院之間靠近一點

【醫訊第十刊】在醫院和醫學院之間靠近一點

受訪者/med96林海笛;訪問、整理/med98金寧煊

◎實習醫學生(Intern)這一年

升上大七,我們成為了實習醫學生(Intern)。從今年6月1日開始,這一年一共五十二週的日子裡,內科與外科各占了十三週(各含一週年休)、婦產和小兒加起來十三週,剩下的十三週由自選的三個科別組成(可以選擇到成大醫院外放一個月)。大科底下細分為許多次專科;內、外科分別會去四個病房,小兒和婦產可能一週就換一個病房。外科會去臺大在其他縣市的分院,婦兒科除了去分院之外,還可能到合作的外院實習。

至於自選科部分,我選擇的是精神科、神經科,以及成大的耳鼻喉科。前面兩科是因為在大六自選時覺得對腦科學有興趣,想把握大七光陰更深入學習。成大則是在臺大體系待久了,想出去瞧瞧;不過每位同學想法不盡相同,並非所有人都積極爭取外放。

◎Intern在外科

如果說外科最累,我傾向認為是體力層面。六月從外科出發,剛好碰上七月沒有PGY[1]的空檔,人手不足,負擔較重;不過外科例行性的大晨會(跨專科會議)也因暑假沒有Clerk[2]而取消。

我們的工作內容主要是:跟刀、病房留守(接病人和換藥、抽晨血等雜事)。在手術房裡跟刀,我們會幫忙病友擺位、打抗生素,協助學長姊消毒、鋪單,視情形需要做留置尿管。術中負責拉鉤,幸運的話能在主治醫師的監督下參與手術的過程;術後偶爾也練習縫合。一直做雜事的時候,妳會覺得妳的名字就是「Intern的手」,彷彿不過是眾多的手術器械之一;幸好老師和學長姐大都願意花時間教導,降低了跟刀的疏離感。手術結束的時間不固定,難免會超過表訂六點的下班時間,這時有當日值班的「on call Intern」設計,可以請求他來代班;不過全外科也只有這麼一位,若已被其他單位搶走,也只好延後下班時間。

以往Intern的換藥量很大,現在一般換藥改由護理師執行,只有困難換藥[3]是由我們和專科護理師分擔;要抽的晨血上限也減為五床。其餘時間就是病房留守,接當天所有的新進病友。白天要處理病友大大小小的疑難雜症,比如傷口疼痛、呼吸喘快、尿量改變、失眠、意識改變等,我們會到床邊替病友評估生命徵象與相關症狀,跟學長姐討論後決定後續處置。要是當天負責值班的話,我們會留在病房,一直到隔天早上;再接著上正常班直到下午五、六點或更晚。

外科部體恤我們白天和夜裡的辛勞,八月時推出了「Amoff」制度,亦即值班到第二天早上八點之後,可以享受八點至十二點之間的休息。我認為這是一個好制度,如研究所示睡不好真的就和喝醉酒沒有分別,養好精神到十二點再回來接新病友或跟刀,理論上事情做完了就能夠在下午五點離開病房。儘管如此,對於值班睡得比較安穩的Intern,可能就不太好意思「Amoff」,而乖乖回來上班。

[你知道嗎?]

Intern是有生活津貼的,在臺大月領12,000元,每值一班可以領值班費500元(不過夜的值班是300元);三節獎金部分,受訪者目前領過端午節的3,600元和中秋節的3,000元。

◎Intern的值班與休息

上班時間並不固定,通常始於那個病房的晨會。值班的型態也多樣,有不過夜、只到十一點的[4];有定時完成工作即可的[5];而多數的值班都是到隔天早上八點。打從我們這屆起,Intern在外科值晚上的第一線班,雖然並非完全不能睡覺,但一有什麼突發狀況,首先響起的就是妳的手機。大家在值班室裡歇著,為了避免影響他人,手機會放在床頭。剛開始真的有「幽靈震動症候群」,而且怕漏接電話,甚至一個小時醒來一次檢查是否有未接來電。通常如果漏接,護理師會打不只一通;曾經聽說有同學睡夢中將它當作鬧鐘按掉,幸好他最後即時驚醒,否則大概會在學長姊們、護理師們心中留下「不良紀錄」吧。

以外科為例,在一般病房,一位Intern每個月約莫是值七到十班,取決於單位裡有多少Intern一起分擔。加護病房(ICU)則由兩位Intern24小時、24小時地「交互蹲跳」──從早上八點到隔天早上八點。不過主治醫師通常在早上查房,Intern拖到十點才下班是常有的事。在ICU大部分都是協助「雜事」,如心電圖、管路、病歷,偶爾可以跟著學長姊做一些侵入性的處置;好處是晚上睡得較安穩,因為還不足以擔綱第一線的重任。

排班時可以和同學協調,排好之後不是說變就能變的,不像從前朋友隨興地相約,隔日就可以成行;回家的次數也減少許多。下班回宿舍大多只想睡覺、發呆,比較沒有機會發展課外活動,因此會更把握假期,接觸自己的嗜好、充飽電。內科和外科各有一週的年休,但是單位裡值班的總人力需求是一定的,如果要年休的話,得先將年休期間的夜班都值完。一不小心就會排出隔天值班的窘境(如一三五日二四密集值班……)。

◎Intern與工作夥伴

醫院的生活圈太小,聲名難免不脛而走,壞事很容易傳千里。實習醫師到每個單位是新進人員,需要從頭開始學習,但不見得每位同事都能包容菜鳥,也曾聽過護理師覺得Intern什麼都不會,而不太尊重的例子。於是轉換環境時常常備感壓力,但我想就是做對的事情,以病友利益為主。像是每個病房有自己的常規,若開的醫囑和以往不同(例如把本來只測兩段的血糖改成測四段),會遭受詢問甚至質疑。起初較畏縮,不敢堅持自己的判斷,後來嘗試與他們討論,闡述自己的想法,也獲得認同。

男女大不同!男Intern較受護理師歡迎;女Intern則較受學長關愛,但大體上分別沒有那麼明顯。倒是女Intern常常被叫「小姐」,我自己沒有很在意稱呼的問題(有些同學會直接糾正家屬),但是若被要求做護理師或看護的工作,我就會表明身分然後告知請「對的人」來幫忙。不過緊急狀況時,可能就顧不了那麼多。

◎Intern讓我學到……

每個病房或多或少都會為學生安排課程,但課堂絕不是吸收新知的唯一途徑,我學到最多的是在跟著主治醫師一起查房的經驗。對於自己接的病友的病情,會回去翻書、找文獻資料,翻了以後知道常態應該長什麼樣子,該病友又有哪些面向偏離常態;查房時可以發問,獲得老師分享臨床經驗和研究新知。成為Intern以後,瞭解得比Clerk多許多,尤其是在臨床決策、藥物劑量等更實務的知識。

第一次值24小時的假日班,就碰到一個原本心衰竭在等心臟移植的病友出狀況,尿量減少、人越來越喘,準備進ICU。在R1[6]學長的監督下,順利完成動脈採血[7];留置尿管時卻手腳慌亂,竟誤把蒸餾水拿成生理食鹽水準備去灌水球,幸好學長立即以英文提醒,不然食鹽水在水球裡面結晶的話,取出尿管時就可能造成尿道受傷。將病友送進ICU後,學長很好心地和我檢討方才操作步驟上的問題。每次「做中學」,都讓我有滿滿的成長的感覺。本身是比較容易緊張的個性,不確定的時候就請學長姊在旁邊監督,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對病友造成傷害。

還沒成為實習醫師之前,總覺得老師和學長姐們強大得給人一種距離感,近距離觀察他們的生活後才發現醫師也不過是一般人,在每個階段有各自的挑戰和不安;有疲累得說不出話的時候,也有達成目標眼睛發光的時刻。社會對醫師的期待很高,彷彿我們都該犧牲奉獻,否則就是沒有醫德。一次在亞東開刀房,手術台上據說是一位借錢來做達文西手術的婦人,身邊的護理師忽然冒出一句:「妳不覺得醫師賺這麼多,應該每個人捐一點錢成立基金會讓沒錢的人看病?」當下心裡一陣不明所以的反感……回去後才釐清,造成反感的是大眾普遍對醫師無限上綱的要求。醫師的工作與生命息息相關,也因此輕易獲得看見病友身體秘密和心理軟弱的特權,是該戰戰兢兢,但除了醫學有其極限以外,我覺得醫師作為一般人也是有負荷上限的,如果犧牲了自己的人性需求,又怎麼能照顧得到病友呢?只希望環境能有所改變,不要把現有的熱情消耗殆盡。※

[名詞小解釋]

[1]PGY:全稱為Post-Graduate Year。各醫學系畢業生在畢業後第一時間進入其所期待的教學醫院,接受為期一年的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包含三個月內科、二個月外科、小兒婦產急診社內各一個月、社區兩個月、一個月自選小科。去年開始,某些醫院新增內科、內(兒)、外科、外(婦)組等選項,調整各科訓練時間。

[2]Clerk:見習醫學生,由醫學系五年級和六年級的學生組成。

[3]受訪者此處所指是wet dressing:對於太深、太大的傷口,為了能夠使其保持濕潤利於組織新生,吸收滲液化膿,將紗布沾上生理食鹽水填平傷口,再以乾紗布封口。過程講求無菌,至少得花上十幾分鐘。

[4]如家醫科、皮膚科、眼科、耳鼻喉科、泌尿科等。

[5]如麻醉科沒有病房,值班時負責的是定時替病友打藥。

[6]R1:第一年住院醫師。

[7]動脈採血:在出現灌流不足病徵的病友身上採及動脈血做血氣分析。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69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