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十刊】內外兼修的骨科醫師──專訪R1郭映揆學長

【醫訊第十刊】內外兼修的骨科醫師──專訪R1郭映揆學長

受訪者/郭映揆;訪問、整理/med02劉政毅

預定的時間到了,我們約定在醫學院二樓的學習開放空間,燈光略顯灰暗,一個身著白袍的醫師從長廊那邊走來,繞過白色柱子,是郭映揆學長,相對於臉書上陽光的頭貼,他現在嘴角的笑,藏不住疲累。

◎骨科R1一周的行程

郭:星期一早上七點要到教室,是急診討論會:上周末值班的、急診的學長會報病例。八點開始,幫忙病人術前消毒準備、術後打手術紀錄、記帳、買單、送病人、開術後醫囑等工作,沒值班的話最晚也可以到晚上八點。下刀[1]後,如果有自己的新病人,當然得接,自己跟的主治醫師隔天要開刀的也得接,有幾位就接幾位,因為大家都各自有很多病人要接,值班的醫師也很忙。

星期二,七點半就要參加住院醫師讀書會,由R1[2]~R4輪流準備教科書上的題材,星期三至星期五的晨會都是七點,有時是journalreading,有時是以英語報告病例給科部裡其他醫師,會後同樣八點上刀,日復一日,何時上完刀,就回去做該做的事:看病人,或是接病人。在骨科,星期六要求上半天班,早上七點一樣有住院醫師讀書會,結束後則看狀況,像我這個月是輪到留守:在病房裡負責換藥,總共一百多個病人,大約三十個要換藥。我會跟一個專科護理師搭配,但自己還是會換到十五床上下,你不會知道換超過十床藥是什麼感覺的,星期天值班沒有專科護理師,甚至會換到三十床,那又是另一種感覺!

另外,我們白天石膏室和病房各需一位住院醫師留守。很像是值假日班,一百多個病人有任何的不舒服,護理師會先過濾,擋不下來的才會報給我們,儘管如此也可能平均十分鐘就有一通電話,常常我在做一件事時,就一通電話打過來,我只能回說:「現在跟我講我也記不起來,請你幫我記在白板上,我等下會再處理。」若是聽到急的,也只能停下手邊的事直接去做那件事。

而值班的晚上,骨科的工作比較少,我們卻時常是在完成白天未竟的工作,一般還是會忙到凌晨一、兩點,事情更多的話就甚至會拖到三點;但隔天早上七點就要晨會,六點出頭還是必須起床,這時各個病房會開始來電,他們都知道我們的作息,所以大約六點會開始告訴知我們說:病人前一天尿尿夠不夠多?需不需要處理?血糖怎樣?事情來大概都要直接反射回去,不能像內科那樣每件事都慢慢處理。

工作時數方面,有值班時,是早上七點一直到隔天的早上七點;沒有值班的時候也是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前後一個小時可以回家,平均下來,每周工作有110-120個小時。

週末通常兩天有一天值班,因為一個月會有平均三個左右的假日班;星期六又要上半天班,有時甚至會加班到下午。運動的話,大概只有利用週末,一個月有三次就算不錯了。

[名詞小解釋]

[1]上刀:上開刀房

[2]R1:第一年住院醫師

[3]理學檢查:醫生運用自己的感官、檢查器具、實驗室設備等來直接或間接檢查患者身體狀況的方法,其目的是收集患者有關健康的客觀資料,及早發現、預防疾病隱患。

[4]照會:醫院為提供高品質整合治療,召集多科醫師會診的作法。

◎R1工作的內容

郭:R1做的就是最基本的工作:病人少的時候,都會去看一下,了解他們什麼時候想出院?舒不舒服?藥物要不要調整?如果說病人太多,就變成當我有空到病房的時候,晚上七八點以後,直接問護理師病人有沒有什麼問題,通常光這些問題也要處理很久。

大五一開始接一個病人,從問病史、理學檢查[3],到打完病歷要兩、三個小時,現在半個小時以內就要完成,因為一天有時候要接到九至十位病人,而且還不是有一整天的時間慢慢接,是晚上七八點下刀後自己想辦法,儘管如此,對於病人最在意的手術風險、及恢復的時程,我一定會好好解釋,不要說其他部分做得很好,卻讓病人有不安全感。

有一次,本來六七點下刀,以為可以開始接那八位新病人了,結果學長卻打來說:「半個小時後,有一台要叫刀,我們刀房人力不夠,請你值病房的再下來,幫我們上刀!」我趕緊處理完病房的事,沒吃飯,就直接去上刀,最後上到快十點,出來時,整個人已經沒力了。下刀以後,只剩便利商店了,隨便買個牛肉燴飯吃一吃後,馬上衝到病房去接我那八個病人,一邊接還要一邊被call,最後一個病人看完,已經快十二點了。像這種狀況,我只能趕快弄完同意書,全部先跑一輪,讓所有的病人在還醒著時可以看到我。之後我才會再跑一輪做確認。

◎住院醫師的責任

郭:所有可能會牽涉到法律責任的都要醫師負責。手術同意書就算我都寫好了,還是得自己去跟病人解釋,病人有任何問題,護理師講的都比不上醫師的解釋來得有效力。任何侵入性的治療,像抽動脈血、做心電圖、放尿管、鼻胃管,都算是值班醫師的工作。

以前在內科值班,可能是遇到病人喘、發燒,我研究一下病史、看一下之前的抽血報告,決定接下來要抽什麼血,然後我就開了血單、要照X光、要照心電圖,然後Intern就很可憐地要去做這些事情;但現在不是,骨科常態下沒有Intern幫忙,發生一樣的事情時,抽靜脈血我可能還可以請護理師代勞、動脈血我就要自己來、心電圖我要自己去推機器,要負責的事情很多。基本上,晚上值班就是把骨科那100多個病人Hold住。以前從大五開始,一直到Intern,甚至到PGY時期,我會把自己界定為病友的primarycare,就是覺得病友的什麼complain我都應該知道,甚至要比主治醫生更了解一些東西,每天一定要去看、病歷一定要每天用手寫、要寫得很符合病友的狀況等,甚至認為要全部事情做完後再寫病歷。直到我在外科遇過幾次得一口氣照顧二十幾個病友的狀況後,才發現照以前那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漸漸地會把自己界定成一個傳達的角色,或是主治醫師的幫手。我第一次跟病友見面是去接他的時候,第二次可能是隔天剛開完刀,而說的話常常就像:「有沒有什麼不舒服?想不想出院?」我的角色就是去傳達主治醫師希望病友趕緊出院的訊息,以免手上有許多病友。骨科病友出入快,並不想說讓病友記得自己,慢慢地對自己的定位會偏向專科護理師,完成最基本該完成的工作,真的有需要的病友才會花比較多的時間。

另外,住院醫師工作中最專業的部分,就是關於手術前後對各種併發症的解釋了:術前就要解釋術後可能的併發症,這是主治醫師在門診最少做的事,卻最容易引起醫療糾紛,所以我再怎麼趕、怎麼忙,手術同意書下面一定會再寫個兩行併發症。這部分就可以解釋到兩三分鐘、甚至五分鐘,看似很快,不過重點都有講到,有時我講一講,病友還會覺得「開完如果還活著,是不是就賺到了?」

◎學習/工作/教學

醒著的時間就是這麼多,工作當然是擺第一,而自己的學習通常是被擺最後的,有時候在石膏室遇到Intern或是Clerk我會簡單教學一下,但有很多時候是忙到無法教學的,不然我也很樂意帶著學弟妹慢慢打石膏、學拆線、換藥。等事情都結束後回去大概只有一個小時就要睡覺,中間要吃飯、洗澡,那念書呢?心有餘而力不足吧!

◎自己的生涯規劃

當初選擇骨科,也是對主治醫師以後生活的考量:喜歡骨科做的事情──對運動的愛好,喜歡去處理運動傷害的病友,也喜歡骨科裡主治醫師的生活型態,也許要值夜班但不會像急診的夜班那麼「恐怖」,也不會像麻醉科的夜班必須一直醒著,骨科的夜班屬於二線照會[3]班;如果在外面診所的話,根本不用值夜班,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選擇骨科。

其實我曾後悔過,也曾跟一些學長討論,他們總說撐過去就好,不過他們當時人力是現在的兩倍。

如果制度沒有變的話,我們最苦最累就是R1~R3,R4以後基本上只要開刀,比較少照顧病友。主治醫師後,比較可能會去開業,醫療環境這樣,我們骨科出去的,大概有一半會開業,收入沒有比開刀不好,環境也比較輕鬆,比較自由。

另外,目前的情況,我是不可能有家庭生活的,所以還沒有想要結婚。骨科的話,有的畢業,結完婚才當住院醫師,有的到總醫師以後,比較輕鬆,再結婚,並不一定。

◎對學弟妹的建議

先把體力養好很重要,雖然像我們這種科大概進來一兩個月就完全崩壞了,真的沒有辦法維持運動的習慣。還有就是做事效率,外科系比較有辦法:像我自己就做了一個住院病歷範本,先打好存在電腦裡,不同的診斷、時間、狀況,大概填一下,會加速一些事情,總是要把事情加速,才能空出時間來學習、念些書。

我們總會很悲觀地提醫療糾紛的問題,醫病溝通則顯得更加重要,現在師長很強調這塊,學弟妹也是很幸福的,有機會就多多學習。另外,在每一個階段,都向自己下一個階段的人討教一番,對自己未來比較不會無所適從、比較不會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又或者你全部有興趣的都看過了,卻發現都不喜歡,是不是應該提早幾年做出國的準備?這更要高瞻遠矚,甚至要詢問大很多屆的人,才有可能在大學階段就做好出國的準備。在實習之後,慢慢可以抓到自己工作、生活、學習、家庭之間的平衡,這將來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Share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38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