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十刊】學著堅強

【醫訊第十刊】學著堅強

受訪者:C;訪問、整理:med01蔡宗祐

 

受訪者小檔案:

C南部某軍醫體系,兒科

性別:女

年齡:表示不想透露

覺得自己人畜無害。

 

距離上次看到學姐C,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了。那時她留著一頭優雅的棕髮,那時她還是學長的女朋友。之前聽說她正在南部的某間醫院,就一直很想找個機會再見見她,對我而言,她就是個很有智慧、很有條理,同時又很優雅的人,每次遇到疑難雜症的時候,她都能一語道破所有問題的盲點。

約好的時間,準時出現在這間巷子深處的咖啡廳,嗯,這種木紋和C的氣質最搭了。當我走進店裡的時候,四處張望了一下,以為C還沒有來。此時有個人對我招了招手。C換了一頭利落的短髮,斯文的黑框眼鏡,消瘦了些卻有著和以往不同銳利且自信的眼光。

「學姐好,真的好久不見了。」我拉開椅子坐下。「小鬼你怎麼都沒長高啊哈哈哈。」嗯?小鬼?C以前不這麼叫我的,她前男朋友才這樣叫。點完飲料之後我打開資料夾拿出預先準備的題目,打算好好訪問C她在醫院的生活,還有種種甘苦之類的。

「學姐,那我就先代表臺大醫訊先在這裡謝……」C突然敏捷地把紙拿走了。

「什麼啊,問來問去不就都是這些東西嗎?奇怪為什麼大家想來想去就是這些問題啊,這樣不是很無聊嗎?」

「大家對醫院的人力、過勞、職場工作環境這些問題就還蠻感興趣的,所以我才想問問看學姐身歷其中的感覺是什麼。」

「是喔。」她吸了口飲料,沉默了一下了。「那除了紙上的問題,你還有什麼想問我的?」「學姐你好像變了很多。」

「哪部分,髮型嗎?」

「不只。妳以前好像比較有氣質一點,現在好像有點爽朗。」

「是嗎。」她拿出她的手機,開始滑呀滑。

天啊,我從來沒遇過這麼失控的受訪者。就在這時,C講起了電話,有說有笑地把我晾在那。

「可能是工作改變了我吧。」她掛了電話後突然說。「大家常常都在討論醫院的環境如何,我們身處其中如何,但我覺得大部份的人會看到的就是各種工作壓力、工時啦、醫病關係等等,很少人會去看我們的心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

我挑起了眉毛。

「我覺得這份工作會讓你學會堅強。你會遇到很多的事情讓你覺得無力,但有一天,你會發現雖然沒辦法改變它,但你的感覺已經不一樣了。」

「有點抽象。是指工作的困難度和承受的壓力嗎?」
「不是。我覺得醫師們都很優秀,遇到工作瓶頸時常常都能想出應對的方法,對大部份的人來說,工作辛苦,但不會是問題;至於壓力,每個人都有調試的方法,大家苦中作樂捱一捱也就過去了。」

「學姐你讓這部分更抽象了。」C笑了笑,喝了口茶。

「我記得我小時候有一篇作文,是寫我想要當一個能幫助很多人的醫生。」

我哼地一聲笑了,C也笑了。「不是你想的很做作的那種。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想做醫生,我那時候覺得這是個神奇的職業,幾乎是無所不能。殊不知進了醫院,往往發現應該是無事能做。對於一些你沒有辦法改變的事情,你會覺得很難過,有時候是病人的處境、有時候是他們的故事。甚至有時候我自己還會想,病人是因為我做了什麼才好轉的,還是他自己好轉的呢?我的作為確實跟他的好轉有關嗎?人體太玄妙了。」

「我以為…」
「你安靜我還沒有講完。有時候你會覺得沒來由的悶、有時候你會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同時你還得完成很多文書工作。總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痲痹了。」

「這跟堅強有什麼關係?」
「哎呦你不要一直插嘴啦。在你痲痹了之後,某一天,又會遇到某一件事情,讓你看到這個工作一個很小很小,卻很溫暖的地方。有時候會是病人的一句謝謝,或者是哪一位太太的哪一個笑容,這時候你會發現,世界不一樣了。這個職業是有意義的。」

我攪動著吸管,想要消化剛剛C講的話。

「其實這就是一個動態。你的生活就是這樣,在各種心情的轉換中度過。

我覺得我學到的堅強就是對於小細節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我不是說對病人的態度,我是說我生活的態度,拜託如果你回去打稿的時候寫清楚不然我會黑掉。其實人生也就這麼長,中間還可能有各種疾病和意外,有時候一些細節就別這麼在意了。」

我突然想起了有一次C做生日卡片給學長的時,一絲不苟的表情。
「不過注意!這不代表你的工作可以隨便,記住,外面的環境是險惡的,想告你的人可能正排著很長的隊。有些人受不了這些,封閉了自己的心,不想去感知這一切,所以他就把病人變成了數據和分析,認為這是最專業、對病人最好的方式。」
「喔?」
「你好像很懷疑,這不一定是壞事,每個人對專業的認定不同。我知道你在想同理心之類的事。」
「同理心、不傷害、行善什麼的。」我說
「小鬼你現在主科是什麼?」
「生化。」
「那你還很早呢。」

我好像翻了個白眼之類的吧,印象中。

「可以拜託你不要把答案弄得那麼抽象嗎。」
「誰在回答你啊,聊天罷了。我說的變成數據和分析,不代表和病人沒有互動。和病人的互動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指的是你要控制你的感情,當太深,你會發現你的判斷力會受到影響。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就會說什麼『沒醫德』。天啊,我最受不了這句了。不講了再講下去你也不懂哈哈。」她說。
「沒醫德聽起來很刺耳。」
「我告訴你,非常。聽到這句話只要是醫生,心底一定會湧動著一些什麼,甚至你想衝上去揍他一拳什麼的。」
「這樣會被告吧。」
「我告訴你,醫師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所以各種荒謬的事我也聽過不少。」於是C和我講了很多醫院發生的故事。
「私德我是不敢說什麼,不過我很確定,醫德是絕對不會少的。」

「你這樣講我回去要怎麼寫啊?」
「看你囉。順便告訴你,在醫院裡面察言觀色、搞清楚狀況也是非常重要的。怎麼說來著?這叫做『拔草測風向』。不論是對老師、學長姐、同學、學弟妹以及護理師等其他工作夥伴,你待人處事的態度都和你在醫院的生活有密切的關係。記住,這個職業必須不斷的和人接觸。」

「那學姐,你覺得你現在過的好嗎?」
「當然好啊,我有比現在更難過過。倒是你學長,他還好嗎?」
「一陣子沒聯絡了,不過看起來應該是過的不錯。」
「我覺得很多男人都是廢物,呃沒有惡意。」C對我笑了笑,「不過你學長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是你自己太強勢吧。」
「做事情總是要有魄力吧。」
「那我看你可能很難嫁出去。」
「誰希罕啊。」
「是這樣嗎哈哈哈。」
「我後來其實還交了個男朋友,畢業後也好好去當個上班族,最後還不是分手了。」
「個性問題吧,特別是你那麼強悍。」
「不,我媽看不上,她覺得醫生應該要嫁醫生。」
「姐姐請問你是活在六零年代嗎?」
「婚姻這種事扯上父母,就講不完了,他們自然是為了你好啦,不過當你又是一名醫生,喜不喜歡什麼的好像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用力地吸了一口,把杯底僅剩的茶吸完,發出了飲料見底的聲音。
「昨天一堆人都可以在凱道上遊行反同志婚姻了,你真的覺得愛情是自己能掌控的嗎?」

「那你的看法是?」
「就算不是也是得爭取啊,沒合法就衝撞到它合法啊。拿我來說,要門當戶對那不如別嫁了。」她說。

「那請問你還有什麼想要對我們的讀者說嗎?」
「我沒有承認這是一篇訪問啊哈哈哈。」
「可是主編說要有合照耶。」
「不要吧,我可能會得罪很多人。」她笑著說,不改以前的天真燦爛。※

「我想也是。」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90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