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十刊】婦產科男醫師的細心與溫柔──專訪R5林明緯學長

【醫訊第十刊】婦產科男醫師的細心與溫柔──專訪R5林明緯學長

受訪者/med90林明緯;訪問、整理/med98李昕陽

「懷孕生產,對女性來說是生命中非常重大的事件;對於整個社會來說,也是社會能運作下去的基本。能夠參與其中,給予新媽媽、新爸爸必要的協助,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也是非常大的功德。」

目前是住院醫師第五年的林明緯醫師,在學生時代對於神經科學特別感興趣,曾經以為會選擇神經科或精神科做為一生的志業。在進入臨床之前,對於自己興趣的想法大多是基於學術上面的考量;進入臨床以後,才有更多機會去思考臨床上的興趣,尤其會去思考自己的性格與那些科別更能契合。林醫師說,因為自己喜歡親手操作,而且喜歡明快的、立竿見影的效果,因此帶有外科系色彩的婦產科,就成為選擇之一。事實上,林醫師認為婦產科可說是一個內外兼修的均衡科別,兼具有內外科的工作與特色。例如生殖內分泌、不孕症、更年期的治療方面,就比較接近內科的工作;而例如婦科腫瘤,則比較接近外科。

婦產科從內科以及外科的角度,照顧了女性從兒童、青少女、成年到老年,從懷孕生產、月經到乳房健康,是一個高度獨立完整科別,在面對病人時,能更全面的思考、處置,是一個可以實踐全人醫療的科別。特別是在社區醫療中,平安生完小孩的婦女,由於從懷孕期間就開始和醫師密切的接觸,往往會和醫師建立深厚的醫病關係基礎,對於幫自己接生的醫師常常有特別高的信賴感。往後有婦科或其他問題,常會再回來找當時的醫師。這時候婦產科醫師就要扮演社區中婦女們家庭醫師的角色,留意身體各種面向的變化,而不是只有婦科與產科疾病。

不過,讓林醫師最後選擇婦產科最重要的兩個原因,是工作的氣氛與使命感。林醫師說,婦產科,尤其是產科,可以說是醫院中最多歡笑的地方。當新生命誕生、母子均安時,產婦及產婦家人的喜悅洋溢於產房之中。林醫師回憶在自己在內科病房的時候,看到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人,雖然各種藥物與治療可以幫病人減少痛苦、延長壽命,但病人終究是在疾病的泥淖中掙扎,永遠也不會好起來,只是緩慢地走向死亡。相較之下,產房裡新生命開始的感受,就是醫院中其他部門所無法體驗到的。每當新媽媽在產後第一次回診時,經常會帶著健康可愛的寶寶與油飯,和醫師分享快樂的心情,那是工作上最開心的時刻。特別是有些高風險產婦,在懷孕期間往往需要頻繁的產檢門診,醫生也不時感到擔心與壓力,當最後看到媽媽小孩都平安無恙,這種成就感與正面回饋的感觸更是強烈。這麼有意義的一份工作,卻又是台灣醫界中人力最為短缺的部門,林醫師決定將自己的人力投入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婦產科。

 

婦產科住院醫師的前兩年,也就是俗稱的R1與R2,是相對較忙碌、勞累的兩年。第一年住院醫師主要在產房工作,當時每個月大約要分擔十次值班,而值班時半夜幾乎是一定會被叫起來接生,睡眠時間非常片段。由於台大高風險產婦多,緊急剖腹的情況也比較多。加上第一年還在適應期,這種被急診與急刀環繞的生活型態,既緊湊、壓力也大。不過,只要經過當下妥善的處理,大多數婦產科病人是不會有嚴重的後遺症或併發症的,這算是婦產科的優點之一。第二年住院醫師主要在婦科工作,偶爾也得支援產科,工作型態大概就是白天開刀,晚上接新病人、照顧病人。在沒有PGY分擔工作的時代,經常得工作到晚上8、9點,又時常QOD(隔日值班),值班時要和R1分擔各半的接生工作,工作非常辛苦。不過,林醫師表示,目前因為有PGY幫忙分擔第一線的工作,婦產科R1、R2已經比以前要輕鬆很多,工作負荷也已有改善不少。整個婦產專科醫師的訓練為四年,取得婦產專科醫師後,可以再進行兩年的次專科訓練,包含產科、婦科、生殖內分泌。目前林醫師選擇產科作為次專科,即第五年住院醫師。住院醫師的生涯型態也影響了醫師的生涯規劃。以林醫師來說,林醫師在婚前即與妻子充分溝通過住院醫師期間的生活型態;而考量住院醫師第三年與第五年是相對較輕鬆的兩年,夫妻也決定利用這兩年結婚與懷孕。提早進行這樣的規劃,可以減少住院醫師忙碌的工作型態對家庭生活的衝擊。

林醫師回憶,住院醫師的生涯中,在急診待命的時候是少數可以親自站在第一線的機會。平時在病房幫主治醫師照顧病人或是在開刀時,大部分都是協助的角色;但在急診時,住院醫師自己就是第一線。病人的病況好壞多樣複雜,而且病人最後的結果也和醫師是否有適當的處置有關。在這樣的責任下完成工作,雖然壓力責任均相當重大,但也往往能獲得相當大的成就感。例如,在急診中自己獨力診斷出子宮外孕的病人,並安排及時手術。由於子宮外孕要是因沒有及時處理而破裂的話,會造成可能致命的大出血。能夠自己獨立的發現子宮外孕,等於是救人一命,這樣的過程非常有成就感。又例如,植入性胎盤在生產完後產婦常會大出血,嚴重危及產婦生命,可能必須考慮將子宮摘除保命。手術非常的複雜,成敗壓力也很大,如果成功的話,成就感自然特別大。

相對的,林醫師也在醫師生涯中經歷過難以忘懷的教訓。住院醫師第一年時曾遇到一個20幾周的產婦來安胎,當時對產婦做了一些提醒,希望產婦能在感覺到一些異常徵兆時要趕快通知,尤其是當有便意感時,因為都是代表即將分娩的徵兆。但產婦除了腰痠以外,都沒有報告其他的徵兆。當時也不以為意,認為只是病人久臥的正常現象。沒想到過了一個小時後,病人就分娩了,而胎兒也因為週數太小而死亡。這次的意外,因為沒有及時察覺到產婦的徵狀,讓林醫師非常感到挫折。除了是自責臨床警覺性不足以外,胎兒死亡也是造成情緒低落的原因。雖然明知在那樣的週數下胎兒根本不可能存活,但心情還是會受到相當的影響。不過事後也因此學到經驗,小週數的產婦產徵經常是非特異的,必須更謹慎小心的注意。

身為男性醫師,在面對幾乎全部為女性的病人時,必須格外的小心謹慎。林醫師就分享了曾聽到的一個真實案例:曾經有位男醫師在幫病患做陰道超音波時,為了要讓陰道內的超音波探頭可以看得更清楚,就左右轉動探頭想要取得更好的視角,不小心便與病人大腿內側碰觸。由於事前醫病間認知有差異,病人便覺得不舒服、受到侵犯,便投訴醫師。林醫師認為,如果再轉動探頭的時,向病人說明可能因為子宮角度的差異,使得必須轉動探頭搜尋適當影像,那麼或許這樣的糾紛就有機會避免。林醫師相信,大多數的病人並非刻意刁難醫師,只要給予必要簡單的說明,病患大多是能夠接受理解的。而醫師如果覺得這些都只是例行檢查,而大而化之的認為病人不會因此不舒服,那麼糾紛就可能會發生。因此保持警覺與敏感度,事前告知,就可以避免很多潛在的糾紛。當然,現實生活中也確實有可能會遇到刻意刁難的病患,但小心謹慎還是可以免除掉絕大多數的問題的。

現代的社會中,男性在婦產科還是相對吃虧的,一般的小病女病患往往會傾向選擇女醫師,如果是大病的話,性別才會變成比較次要的考量。當然會來台大的病人,由於往往病情較嚴重,因此病患對醫師性別的選擇就較不明顯。男醫師在接觸病人時往往需要特別小心注意,因為男醫師在醫病關係中是特別弱勢的,尤其是面對年輕女病人的時候。例如進行內診時,一定要有女性護理師陪同,且進行前都要詳細的向病人說明等一下的狀況。

建立良好醫病關係的關鍵,林醫師認為重點是要給病人時間,讓病人對自己產生信賴。尤其對住院醫師來說更是如此,主治醫師可以用主治醫師的權威來取得病人信賴,但住院醫師就沒有這個優勢了。唯有取得病患的安全感與信任感,病人才更願意配合、更能坦承的說明自己的狀況、考量與憂慮。身為一個住院醫師,不可能自然而然、理所當然地就得到病人的信任感,因此需要更積極努力的建立與病人間的信賴。然而,住院醫師在沉重的工作負擔下,有時候未必能用最理想的方法和病人接觸。有時候事情就是做不完了,實在很難盡心盡力的去向病人鉅細靡遺的解釋。這時候就必須要有所取捨,知道說明事項的輕重緩急與優先順序,衡量時間,將重要的、必要的事項向病人說明。

林醫師舉例,病人的緊張情緒,就是非常重要、非常基本要處理得事項。當病人非常緊張時,展現出來的行為舉止,醫師一定要覺察,並讓病人放鬆下來。否則病人因緊張而抗拒時,所有後續的檢查與手續(如內診),都會難以進行。

至於在同理心方面,女醫師也不會因為身為女性就理所當然的較能同理病人,因為許多病人的經歷女醫師也未必有過,如懷孕生產,這時候女醫師與男醫師一樣,也必須付出同樣的努力去同理病人。有時候,反而因為男醫師由於有更強烈的憂患意識,而更能夠比女醫師更周到的處理醫病間溝通的問題。

婦產科是一個出路多樣的科別。醫療系統中的不同層級均需要婦產科醫師,而婦產科醫師在次專科的選擇上,也很多樣。不孕症生殖醫學,工作時間固定、收入不錯,要出來開業也容易,算是很有誘因的科別;婦科很適合對外科系有興趣,但對自己的手藝不夠有信心的同學。婦科和外科比起來,開刀時間比較短,技術、體力的要求都比較不嚴格,相對的執業生涯也可以拉長,老了也可以繼續執業,更有在開刀房以外的選擇,如乳房、抹片等比較接近家醫科的部分。而產科就比較辛苦,因為產婦生產的時間無法準確預測,常常要隨時待命接生,比較沒有自己的時間,如果生意好的話是甚至沒有休假可言,隨時都有可能有產婦要生產。

最後林明緯醫師也鼓勵志同道合的大家一起進婦產科,彼此分擔工作、一起奮鬥培養革命情感,也會讓人更有動力繼續待下來,為婦女營造優質友善的醫療與懷孕生產環境。※

Share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47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