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雜感 > 【醫訊第九刊】為階梯蓋上腳印

【醫訊第九刊】為階梯蓋上腳印

2013年10月20日 發表評論 閱讀評論

撰稿/med98 蔡承哲

「呼…呼…」我喘息,氧氣一點一點從我的肺裡逃出,我的眼漸矇矓、我的耳漸遲鈍,我知道幾要離開了,可我平靜、無聲無息。你蹲了下來, 用眼神告訴我你想聽故事,我說好。即使日薄西山,也要千姿百媚的坐臥。我該從何處說起呢? 這住了二十二年的地方。

好久前的那天,阿伯說:「男二舍空間太開放了,四周沒有圍牆,沒有警衛,我們需要點什麼。」那時,四處的流浪漢、野貓野狗都把這當家,間或會上樓到學生住的地方洗洗澡,順手借點永不會還的東西。 阿伯要我來當一位稱職的警衛,好好看住這重要的地方。「你的任務重大啊!」阿伯說。

我說好:「嗷!」那時我年輕力盛,趕走了許多不屬於這裡的貓、 狗、還有流浪漢們。「嗷!這裡是我的地盤,你們得往其他地方去!」為了完成阿伯交代的任務,不認識的面孔若踏過紅線一步,我必對你聞聞嗅嗅, 確定你跟我一樣同屬這裡,才能放你通行。

當我對你吠叫,叫我小黑就想要我閉嘴?別傻了!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我叫小黑!別想這樣就蒙混要我放你通行!不過,啊…是的,那個故事是真的!好久前的一天晚上,當我向那群我不認識的人衝去,準備吠叫一番將他們趕走,他們竟亮晃晃的拿出學生專屬證明──嗚嗚,慘了──這下丟臉丟大了!可我煞車不及,只好將計就計,朝他們身後意思意思叫了幾聲,希望他們別發現我沒認出地主啊,嗷!

別碰我!也別把我當寵物玩!我是高貴的勇士、 勇敢的守衛,輕浮地伸出手想調戲我,我會還以狠咬贈上血淋淋的傷口。除非…除非,你願意給我一點我愛吃的美食……, 我願意考慮釋出我的友善。

一年,又一年。這裡豎起了一扇一扇更堅固的門,來往一群又一群不同的面孔。我強盛年歲的流轉交換著他們青春的茁壯,我老去、他們健壯。不過我樂在其中,因為這裡是我的家,還有美味又養生的男二便當!只是,聽說這裡不歡迎我了。你們討論起我的安樂死,討論要把我趕走。我的衰老,讓我再也難分流浪漢和這裡的住民。所以你們說我沒用,說我會對人亂吠,說乾脆要我一 死。

只是,生,還未到盡頭,死,又會有怎麼樣的理由。

幸好,在盡頭前遇見了你,既年輕又帥氣的小黑狗,這十多年來唯一聽我新曲的你。帶我走一圈世界,即使只是幾天貪玩,讓我好好享受,這是我黃昏裡的一抹斜陽,結紮後未曾有的心動。可我們終須一別。 「小黑!你怎麼卡在這裡!」安華姐在體育館跟發電機間的狹縫發現了我。而帥氣又年輕的你,終究離我而去,就像這個世界一樣。

勿忘萬物終須一別。你終於來到門口旁的第二棵樹看我,點上香念念有詞。 而我已是萬把塵土萬燼灰。別難過,我的朋友!在階梯上,我用年輕時最美麗、驕傲的腳掌蓋上了印, 我的聲音 ──請你記在心裡、我的軀體──請讓我住在這裡、我的腳印──會永遠守護著這裡,我愛著的地方。

Share
Categories: 生活雜感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46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