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參與 > 【醫訊第十一刊】多元共生──濟南教會

【醫訊第十一刊】多元共生──濟南教會

撰稿/med02王紫讓

圖片取材、攝影/med02王紫讓

「醫訊的稿子趕不完了耶……唉呀,管他的!逛完立法院回家再說啦!」就這樣,薄暮中,我騎著黃色腳踏車,到達中山南路的立法院正門,門前坐了兩三個很老的阿嬤,旁邊躺著一口棺材,附近樹上、圍牆上綁著大大小小的標語,無非是「釋放阿扁」、「台灣獨立建國」、「馬英九歷史罪人」之類。這些老獨派靜靜待在這裡,討厭他們的人自然認為他們有惹人反感的習氣,而我想抗爭會場應該不是在這裡吧,車一迴轉,濟南教會的尖塔猛然刺進我眼眸。

「原來濟南教會就在這裡!」一面苦惱於自己完全沒有做功課,截稿日將屆也渾渾噩噩;一面卻又覺得教會的建築真的很特殊,雖然在網路上看過無數次了,還是一眼定情,終身難忘。台灣的教堂本來就少見,而風格濃厚深具美學價值的教堂更少,哥德式風格的教堂更是少之又少,濟南教會不僅是哥德式教堂,還混合了英國維多利亞風格,用台灣本土的紅磚砌成。極少見到哥德式教堂以紅磚作為建築素材,真是結合台灣建材和外國風格的共生典範,其特殊性和歷史價值都不容錯過。

教會附近相當靜謐,離開大路只聽得些許風聲。我停好腳踏車走進庭院,教堂正立面量體頗為龐大,橫向寬度不小,有腳踏實地、渾厚樸實之印象,而較為缺乏尖塔林立、直指高空的秀逸不群。為了營造禮拜堂內部的挑高設計,使得正立面缺乏層次,比例不正,被固定在同一個平面上,有些單調呆板,我認為這是建築的缺失,相較之下,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量體也很龐大,但在外貌上巧妙使用逐步後退的結構,使得壓迫感減少許多。

建築師有個優雅的名字:井手薰。他經手的台北建築大致包括台北教育會館(今國家二二八紀念館)、台北總督府(今台灣總統府)、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都是有名的建築,總而言之,有一股挺拔堅實的氣勢;但是我卻認為同期的近藤十郎,其優雅細緻的風格要略勝一籌,其主要作品有台灣總督府醫學院(今台大醫學院二號館,本來也是紅磚建築,是在醫院東址完成之後才改漆為黃色,其原樣在正立面上仍可見一斑)、台北一中(今建中紅樓)、台北西門市場(今西門紅樓)、台灣總督府台北醫院(今台大醫院西址)。

最初為了讓日籍與本地教徒有一個禮拜聚會的場所,由馬偕牧師與富商買辦李春生計畫建造,稱為台北幸町教會,由於屬長老教會系統,因此用台語禮拜;光復後,外省教徒也在此設立國語禮拜堂,導致本省、外省信徒之間的爭執與角力。持續至今,門口左右分別有兩個禮拜堂的門牌,並行國語、台語雙語禮拜。雖然所用的語言不同,但是教徒服事的神卻是同一位,在敬拜中他們合而為一。

雖說教會正立面有些單調,但是整體建築也不乏可愛的細節,我認為濟南教會的門窗最值得欣賞。大門用了三重拱圈,頗有凝聚目光之效,原來日本漫畫中為了拉引視線的放射線條,在二十世紀初期就有先驅了,其巧思令人讚嘆;各種窗型變化多端,互相展示風姿,繽紛有趣,其中正立大窗是哥德式風格,中間卻又被兩道石砌貫穿,此外各種雙尖、三尖拱窗錯然紛陳,以及用長短不一的磚石圍成窗框,甚至利用石條砌出百葉窗的樣式(建築名詞為「羽板窗」),真是匠心獨運。在流連教堂的風光之後,我走到濟南路上,戴上黃布條聽了幾場演講,旋即返家。

想不到時至深夜,學生已經攻進議場了,好幾個我認識的同學和學長都在裡面,我又回到立法院,此刻氣氛已經完全不同於傍晚時分。我在外圍擔憂,但無法掩蓋過我的興奮,我潛入立法院,卻被警衛發現,甚至在一場小規模推擠的最前線,我在立法院附近待到兩點,被心急如焚的母親急電回家。之後我又與同學前來,當獨派團體舉著「台灣獨立建國」的大旗時,該同學說:怎麼會這樣,我好失望。

有人說老獨派模糊了這次學運的焦點,甚至說這些分離主義者是來「收割」這次學運的成果,但在涉世未深的我眼中則不然。這些老人在年輕的時候就被外省官僚欺負,到現在,他們喪失的東西依舊沒有回來,每逢抗爭活動一定到場,也從來未曾放棄外人不屑的夢想。他們從抗爭初期就一直在中山南路上坐鎮,並且在事發時攻入立法院,才得以讓側面的學生突圍進入議場。社會運動是一個意見多元論述的地方,弱勢團體更要互相幫助才能匯集力量。

上街的靜坐和集會活動只是一時,還有很多問題尚待解決,深夜中的教會沒有燈光,靜靜的看著廣場與道路上發生的一切,因為教會本身已經有了答案。本省和外省、北京話和台灣話、紅磚和基督、國會和教會、日本建築和國民政府,都在這一塊小小的庭院上共生,相互寬容並且欣賞對方的存在。雖然現世是這麼黑暗,但是教堂美麗的尖塔似在訴說:「我就象徵台灣的理想!」※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85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