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參與 > 【醫訊第十一刊】基醫,1991──「一〇〇行動聯盟」的雙十前夕

【醫訊第十一刊】基醫,1991──「一〇〇行動聯盟」的雙十前夕

撰稿/med96陳宗延

對台大醫學院的師生來說,「基礎醫學大樓」就是所謂的系館,官方地址「仁愛路一段一號」的門面。大講堂、實驗室、醫圖、系辦……這棟樓與我們的校園生活息息相關,但本文並不打算走進基醫大樓玻璃門內,我想請大家原地留在門口玄關,用想像力將時間調回去年十月,然後更往前調到二十三年前的同一個時刻。

2013.10.09

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運動)方興未艾,無論你對服貿協議持什麼立場,都無法否認這場社會運動捲動了無數過去並不那麼關心社會的常民;無論服貿最後是否被擋下來,它都已經相當程度改寫了台灣歷史的軌跡。事實上,主導這場運動的社運團體之一「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在去年七月、九月就已兩度前往立院抗爭,批判服貿公聽會趕場草率,兩次抗爭都差點就翻入立院牆內。如果當時關注和後援的人有今日的一半,或許佔領立院行動會提早半年發生也不一定吧。

緊接著在十月八日深夜,「黑島青」秘密組織動員百位各大學異議性社團(學運社團)學生,準備了梯子和布條,想佔領位於凱達格蘭大道與台大醫學院之間的景福門(這是台大醫學院的另一個象徵),對十月十日的國慶大典隔空喊話。然而,在警方的監聽與監視下,消息提前走漏,在景福門等待抗議學生的是大批警力。學生當機立斷,分批由不同路徑轉進總統府前的國慶觀禮台,手持與口呼「馬吳江下台,人民除三害」、「政府虐民,民不聊生」等標語,並就地坐下抗議。

根據當時的報導,群眾在十月九日凌晨一點前已盡數被維安的憲兵和警察抬離現場,被警備車載往國父紀念館、萬隆、石牌各地,而又陸續回到附近持續靜坐。他們的第一集結點即是基醫大樓門口。浮現在當時決策者(包括中研院法律所黃國昌老師)心中的,便是一段二十三年前的往事,台灣史上的大事件……

1991.10.09

1991年是解嚴(1987年7月15日)後第四年,野百合學運隔年。當年五月發生「獨台會」案,閱讀史明著作《台灣人四百年史》的清大歷史所學生廖偉程被調查局幹員入校拘提,同為讀書會成員的陳正然(台大社會所畢業,蕃薯藤創辦者)、社會運動者王秀惠、傳道士林銀福均被逮捕,輿論一時譁然,引起罷課、靜坐和萬人遊行的諸多抗議聲浪。同月稍早「動員戡亂時期」宣告終止,稍後「懲治叛亂條例」和「檢肅匪諜條例」也在這一波波的抗爭中分別被立法院廢除,所餘下的「刑法一百條」卻還是對反對運動的最大箝制工具。

十月八日,「一百行動聯盟」發起「反閱兵廢惡法」運動。這場非暴力抗爭與整整二十三年後有著類似的場景:他們前往總統府前靜坐,被憲兵驅離(也被警察攻擊)後轉至基醫大樓靜坐。所不同的是,到了十月九日,1991年靜坐的師生不但被軍警特務以拒馬和鐵絲網圍困,後來還被警方強行入校驅離,據說甚至使用了催淚瓦斯,引起各界更大反彈。由當時的記錄片[1]可見一百行動聯盟總召李鎮源教授的身影,他在堅持靜坐過程中堅持不喝水,因為怕一去上廁所,學生與群眾就被抓。

刑法一百條與一百行動聯盟

所謂刑法一百條,即「普通內亂罪」,內容為「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首謀處無期徒刑,參與者處七年以上徒刑,預備犯則處五年以下徒刑。配上懲治叛亂條例,其中俗稱「二條一」的第二條第一項,便將刑法一百條(以及一百零一、三、四條)第一項改處「唯一死刑」。獨台會案的廖偉程,如同自焚的鄭南榕和海外黑名單的陳婉真、郭倍宏、李應元等人,所面臨的是國家機器這樣的威脅。

在如此時代脈絡中,一百行動聯盟於1991年九月成立。翌年二月聯盟發起「廢除惡法,十萬人簽名運動」,三月發起「野百合之宴」前往陽明山中山樓向國大會議抗議,四月時刑法一百條受難者家屬以長期絕食紀念鄭南榕自焚三週年,民進黨亦發起「總統直選、反核四、廢一百條、爭社會權」的419遊行。在體制內外壓力下,刑法一百條修正案終於進入朝野協商,並於五月通過僅「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才罰。獨台會案發回更審,適用新法、改判免訴。計有240案都因此不起訴,許多政治犯亦因此而得到釋放。

李鎮源的社會實踐

一百行動聯盟的核心人物是多位知名學者。台大法律系的林山田教授是台灣刑法學權威,著有刑法學「聖經」的《刑法通論》,他曾就讀及任教於中央警官大學,因此在反閱兵廢惡法運動中許多警察都是他的學生,不敢隨意動他。台大經濟系的陳師孟教授是蔣介石第一文膽陳布雷之孫,合著有《解構黨國資本主義》。台大法律系蔡墩銘教授、台大資工系林逢慶教授、台大歷史系張忠棟教授、中興大學應用數學系廖宜恩教授、律師陳傳岳、牧師林宗正等,也都是聯盟幹部。

而聯盟總召李鎮源教授又是何許人也?李鎮源是台大醫學院前院長、名譽教授與中研院院士,是國際蛇毒權威(其研究目前仍於醫學人文館展出)。他的藥理學研究師承「台灣醫學之父」杜聰明博士,當時被認為是台灣「最接近諾貝爾獎」的學者。在聯盟成立前埋首學術、對政治社會事件少有聞問的李鎮源曾自陳,自己是受到當年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的同學、第三內科主任許強啟蒙。李鎮源口中「比我更接近諾貝爾獎」的許強在五零年代白色恐怖被槍決,時年三十七歲。而他的妹夫眼科主任胡鑫麟也在同案被捕,坐牢十年。據說在反閱兵廢惡法運動的現場,胡鑫麟之子、知名小提琴家胡乃元的琴聲也在現場伴隨口號聲悠揚。

走出研究室、走入社會,從野百合學運聲援靜坐學生到成立一百行動聯盟,這是76歲高齡的李鎮源教授參與的第一堂「社會課」。此後直至2001年病逝,他成立台灣醫界聯盟和建國黨,燃燒人生最後的十年,全心奉獻於社會改革。他也許是邊學邊做,卻也教導了許多人。當年是醫學系大五學生的知名社會評論家沈政男醫師回憶[2]:「1991年10月,我也曾坐在那附近……跟著好多大學教授一起與一手拿盾牌,一手舉長棍的鎮暴警察,在馬路上玩著追逐遊戲,那時的鎮暴警察是可以K人的」──當然,要過了二十多年後,我們才會發現,對鎮暴警察的記憶不再只是歷史,而又重新成為現實了。

同樣在二十多年後,當年青澀的參與群眾,如今在同一個地標成為下一輪國慶抗爭的領導者。民間司改會前執行長林峯正律師說[3]:「當年的我,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律師,也廁身在台大基礎醫學大樓的大門前,全程觀察此過程,並參與事後當局偵辦『一百行動聯盟』領導者的辯護工作」,而今他如此詮釋──「國慶日我們選擇對抗」。而中研院法律所黃國昌教授當時則是法律系大一新生[4],正是在那個時間點他加入異議性社團大學新聞社,而後在大三當選改革派學生會長,爭取學生權益和校園言論自由,並成為反媒體壟斷、反服貿運動的要角。

這些人、這些事,與基醫大樓的緣份,仍是現在進行式。下次在基醫上課、吃飯或打卡時,或許可以整理一下思緒,將歷史放進生活中,讓生活走進社會裡。※

財團法人李鎮源教授學術基金會網站

http://www.mc.ntu.edu.tw/department/pharmacology/foundation/cylee/family.html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57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