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雜感 > 【醫訊第十一刊】二二八公園鑲嵌在綠意中的時代記憶

【醫訊第十一刊】二二八公園鑲嵌在綠意中的時代記憶

撰稿/med01 蔡宗祐

相信大家並不陌生。正對著台大醫院東址,便是有名的二二八公園了。在白晝喧囂的臺北城當中,能保有這塊綠地,鬧中取靜地提供市民一個休憩的空間,到了假日,更是成為大家所向之處,相當熱鬧。但常常經過的我們,是否曾好好停下來,欣賞這座公園的美麗呢?若我們漫步在公園當中,除了聳立的二二八紀念碑,似乎我們可以看到各種風格的建築、遺跡。那麼這座公園,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故事,背負著什麼樣的歷史呢?透過實地的走訪,讓我們對這座公園,有更深入的了解,也讓我們知道二二八公園,究竟有著什麼樣的臺北記憶。

二二八公園的歷史沿革

二二八公園位於臺北市中正區,原名為臺北新公園。南北由凱達格蘭大道至襄陽路;東西由公園路到懷寧街。今日位於總統府等重要政府機關附近,舊時則是位於臺北城當中,在二二八公園的範圍內,則隨著不同時期而有不同建築以及用途,公園便靜靜的隨著臺北的發展,留下歷史的沙痕。

光緒十四年(西元1888年),在政府的核定下,臺北大天后宮在此(約今公園南側水池處)落成。在清朝時期,這附近除了天后宮外,並無太多開發,仍處於荒蕪的環境。到了日本時期之初,日方徵用了部分廟地,先後作為政府機關廳社、總督府醫學校校舍,天后宮的範圍因而縮減。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由於強烈颱風襲擊,天后宮的建築倒塌,難以修復。後來配合總督府的「市區改正」計劃,將天后宮拆除改建水池,並成立臺北新公園(1899年完工),「新」是相對於1897年落成的圓山公園。而原先的媽祖則移往三芝福成宮祭祀。

此外,總督府也在水池的北面建立了「兒玉後藤紀念館」(大正四年,1915年完工),公園的格局大至抵定,不再變動,其後在公園的範圍內也建立了臺北天滿宮,作為信仰中心。昭和十年(西元1935年)新公園作為台灣博覽會(始政四十周年記念臺灣博覽會)第二會場,展出殖民地國防、電氣等成就,並有內地特色的展覽館。

到了民國時期,此地保持原本新公園的樣貌,不過由於二戰時天滿宮被毀,在國民政府接收後便新建了今日福德宮,至於紀念館則改為臺灣省立博物館。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民眾佔領位於公園中的「臺灣廣播公司」,對全島進行廣播,成為全島反抗的開端,而後行政長官陳儀也曾至此向全島呼籲喊話,新公園便和二二八事件有了歷史關聯。並且,在民國85年(1996年)更名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直到今日。

二二八公園的設施

二二八公園歷經清朝、日本與民國三個時期,在朝代更迭下自然留下了各式不同的建築,有些或許已為斷垣,有些仍保有其最初的模樣。各代的遺物交錯出現,形成了獨特的景觀,提醒著我們臺北的故事。這些東西都是二二八公園歷史的佐證,也是臺北人的共同記憶。

‧二二八和平紀念碑

隨 著近年來二二八事件不再為禁忌話題,民眾對於事件本身多了了解,對於這段歷史表示哀悼與紀念,在全臺各地有相當多二二八事件紀念碑的設置,其中又以二二八 公園內的這座最廣為人知。此碑立於民國八十四年(1995年)二月二十八日,作者為王俊雄、鄭自財、陳振豐與張合清。當時由於碑文爭議,兩年後才正式揭 碑。另外,紀念碑的設置具有多種不同的意涵,以對英靈致敬,撫慰家屬心靈,同時提醒著臺灣人不要讓歷史的錯誤再次發生,以及和平自由的重要。

‧國立台灣博物館

原 先為日本時期的兒玉後藤紀念館,以念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其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建築本體委託建築師野村一郎與荒木榮一設計,外觀上綜合了巴洛克時期 的建築風格。隨著國民政府來臺以及精省,改制為現在的國立台灣博物館。三樣鎮館之寶為「國姓爺鄭成功御真」、「康熙臺灣輿圖」與「臺灣民主國國旗藍地黃虎 旗」。

‧涼亭

公園東側的格局,以水池與涼亭為主。其中包括紀念孫中山先生的「翠亨閣」,鄭成功先生的「大木亭」、劉銘傳巡撫的「大潛亭」、丘逢甲先生的「倉海亭」,以及連橫先生的「劍花亭」,以紀念這些對於歷史有特別貢獻的人物。

‧急公好義坊

落成於1887年。紀念清朝時期貢生洪騰雲先生捐錢替當時北部考生興建考棚的義舉。原先位於西門附近的街道(今衡陽路一帶),在日本時期由於市區改正計劃遷移至新公園,但頂部因此受損,且聖旨亦不知所蹤。不過今日坊前多了自台灣布政使司衙門的石獅。

‧黃氏節孝坊

1882年落成,紀念黃氏嘂娘節孝事跡。當年黃氏丈夫王家霖早逝,黃氏卻仍和往來臺泉兩地經商的公婆來到臺灣,並扛起一 家教養之責,後立坊以紀念。黃氏節孝坊原於圓山一帶,因為總督府的市區改正計劃而遷移至新公園內;曾經也因為臺北捷運的施工,直到民國九十六年(1997 年)方遷回現址。

‧騰雲號與台鐵九號

騰雲號為台灣的第一部蒸汽機車。為台灣巡撫劉銘傳為了響應當時中國的新政,向民間募資而自德國購入,名為騰雲一號,來往基隆與大稻埕的鐵路間,本車在台中東勢客家文化園區有一輛複製品。

台鐵九號為台灣總督府自日本鐵道作業局引入,後重新編號包括騰雲號在內的八輛車頭,而名此新車為台鐵九號。原本此型車欲自日本本土引入兩輛,卻因船難,而只有一部車抵達台灣。除此之外,在二二八公園內也有來自原台灣神社(今圓山)的銅馬,以及舊時大天后宮拆除留下的柱珠等,個個時代交疊,形成獨特的樣貌。

二二八公園與台北

現今的二二八公園,位於臺北車站、西門町附近,平日閒人雅致而遊,到了假日則是一家大小出動踏青。現今公園內不時有著學生社團練習,也有街頭藝人的表演,展現出二二八公園嶄新而有活力的一面。公園西側沿著懷寧街原先有相當多的小吃攤販,而現今所存較有名的大約剩下衡陽路口的「公園號酸梅湯」。

再早一些時間,由於新公園為臺北地區的同志最主要的聚集場所之一,因此民眾對於此地避之唯恐不及,也會警告年輕男子在夜晚最好不要獨自經過新公園。同志在此發展出了自己的次文化,而這也影響了部分台灣文化,如白先勇的《孽子》即是以新公園作為背景,而延伸出來的故事,然而同志在此處的社交活動歷史已不可考,只能確定的是由於現今資訊發達,這裡已不再像過去一樣,作為主要的同志聚集場所。

自臺北市將新公園改為二二八紀念公園後,公園便和政治沾上了關係。每當遇到省籍問題、二二八事件,公園常常會一再被提起。而每年的二月二十八日,這裡也常常有會有追思性的紀念活動,甚至有本土社團稱呼其為台灣受難公園作為紀念。現今的二二八公園,成為了台灣自由與民主的象徵,提醒著我們自由得來不易。

另外在公園內的福成宮,由於其祭祀的福德正神轄區包含政府機關,因此許多政府官員常常來此祭拜。而每到年節,居民們也常常準備牲禮水果,來此祭拜以祈求平安,也是相當特別的現象。

知道了這麼多關於二二八公園的過去,下次經過時不仿駐足,好好地體會一下公園帶來的綠意與寧靜,知道原來在我們生活的週邊,有著這麼一塊對於臺北歷史如此顯著的土地。建立和土地的連結,我們才會有歸屬感,對於城市,才會有愛。※

Share
Categories: 生活雜感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80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