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十二刊】恰似母愛的溫柔──小兒科主任吳美環老師專訪

【醫訊第十二刊】恰似母愛的溫柔──小兒科主任吳美環老師專訪

受訪者:吳美環教授;採訪/整理:med00岩士傑、med01游雅涵

受訪者小檔案:

現任職位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小兒科主任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小兒科特聘教授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小兒部主任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

 台灣兒童心臟學會理事長

學經歷

 國立台灣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系學士

 

選擇小兒科/關於小兒科

當初會選小兒科是因為自己本身很喜歡和小朋友互動,覺得這裡的環境很好,喜歡小兒科的理由其實很單純。

兒童醫療是一個非常接近「醫療本質」的醫療。小孩子生病的時候,他們相較之下更為無助,相較於年紀大的病患而言,這些孩子們因為無法為自己發聲,常是醫療場域中的弱勢,而小兒科醫師就是要去「治癒」這個狀況,移除小病人的痛苦不適並恢復健康。且藉由在兒童時期的治療,能早期解決未來可能產生的疾病。

兒童醫療所關照的部分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像是先天性心臟病的患者,在長大的過程中隨時間遞進還會有其他不同的症狀,而此時最了解這種症狀的便是兒科醫師。

所以無論內、外科在這些症狀上的處理需要與兒科進行合作,因此即使患者長大脫離兒童的階段,有時還是會需要兒科。

對於兒醫升格的改變

今年衛福部正式公布即將設立的兒童醫院名單,吳美環老師也將接任第一任的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關於兒童醫院升格後的規劃,吳美環老師表示,其實台大兒童醫院在硬體上的設計從一開始就是以兒童醫院為導向進行規畫,但是當時的法律上沒有兒童醫院相關的法條可以援引,比如一般的綜合醫院的設置必須具有內科、外科、兒科、婦產科、麻醉科、放射線科等六科以上診療科別,但兒童醫院因為先天上的限制並不可能有婦產科的存在,於是在經過這二十年來許多兒科醫師的奔走努力,立法院環衛委員會也能理解小兒醫學的重要性,於2013年通過了相關的法律,修法後取消了要有內科、婦產科的相關規定,使得兒童醫院設立的障礙可以消除,讓醫院的成立有法源上的依據。另外一部分是因為在經費預算的限制,而未能成為兒童醫院。

先前提過,兒醫的硬體設備及配置在升格完成之後的改動不大,但是它在另一層的意義影響深遠:成為兒童病友們的最佳選擇。之前就有病人的家長提到,如果知道有座「兒童醫院」的話,小朋友生重病時,就比較不會不知所措而能立即聯想到有個兒童醫院能提供給他們完善的治療。

針對四大皆空和健保的看法

醫學生可能會因為目前的醫療現狀對於四大科付出高努力、回報不如預期而不敢投入。但是環境正在逐漸改變,也有些相關的政策正在改善,所以鼓勵同學應該考慮的是在哪個科別裡可以獲得更多熱忱及興趣。大環境會變動,選擇自己熱情所在的科別才是真正重要的關鍵。

之前有段時間兒科在健保預算裡佔的比例約為4%左右,而經過討論、溝通之後,兒科最近的比例又回到7%左右。有時行政者雖然想要改善狀況,卻又往往不知道要如何進行修正,所以重要的是,當我們觀察、發現問題之後,要如何去研擬解決的方案、制定改善的計畫。在發現問題的過程中難免會產生情緒,但是這種情緒必須要轉變為發掘新方法的動力,才能讓結果產生實質上的改變。

關於少子化

「少子化」與「小兒科所需的醫生數量」之間並不是成簡單的數學關係,當兒童的數量減少的時候,相對的來講變的每個兒童都顯得格外重要。另外,其實台灣的新生兒出生率已經觸底,這代表現在的兒科醫師的分配已經十分充足,未來不太需要再做什麼調整,但兒童逐漸長大的這段過程裡累積起來的兒童數仍然需要足夠的醫生來維持照顧品質。兒童醫院的設立一部分也是因為要使得兒童醫療這一塊能更加完善,在少子化的現象之下,不代表不再需要兒科醫師,反而是需要更多人的投入,使得兒童病友們能受到更好的照顧。

對於大三、大四基礎學科的看法

關於基礎醫學,吳美環老師認為這部分的學習相對而言會比較枯燥乏味一點,但他們就像是樂高積木一樣,在學習時很難感受到他們的用處,但如果學的扎實的話,進入臨床後,就像是把整個積木組合起來,在建構觀念時相對而言會比較快速,較能從臨床上快速的聯想到基礎醫學所學的東西。她提到如果是自己不喜歡的東西,需要花兩倍的時間去記憶,希望大家可以把眼光放遠一點,抱持著愉快的心情學習,會使學習效果更好,現在學的東西並非如你所見看起來永遠用不到,而是在未來臨床上不可或缺的工具呢!

印象深刻的病例

對於印象最深刻的病例,吳美環老師提到應該是當初在當R1時遇到的病友。當時自己年紀尚淺,在實習時遇到一名壞死性腸炎的兒童病友。在開刀前,她看到那位病患的母親在開刀房外十分不知所措,便上前在一旁陪伴她,手術最後也十分順利。在多年後,老師在花蓮開會時,在路上突然有位女士向她打招呼,並叫她的兒子趕緊出門來,在看到她兒子的當下,她想起在多年以前有這麼個病患,雖然自己不是真正動刀的醫師,但看到當初自己幫過的兒童病友如今已成了健康的青少年,令她感動不已,更加相信了成為一名醫師的價值。

夜色漫漫已晚,在兒童醫療醫療大樓的12樓的辦公室中,仍有這麼一位老師堅守著崗位,在少子化的衝擊之下努力完善台灣的兒童醫療,身為一名女性,我們從她的眼裡看到了一份堅強和剛毅的心,期許將台大兒童醫院變成兒童病友們的最佳避風港。

Share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50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