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參與 > 【醫訊第十二刊】醫學生的社會參與──從318學運談起

【醫訊第十二刊】醫學生的社會參與──從318學運談起

受訪/Med97張志禎、Med99陳亮甫訪問、整理/Med02鄭瑋心

太陽花醫療志工團

在剛落幕的318學運中,常能看見許多醫師及醫學生的身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太陽花醫療志工團」。多名醫護人員秉持著「病人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的精神,在短短數十小時內,設立五個醫療站,並規劃出完整的後送路線,最多有超過兩百位醫護人員同時「為人民值班」。本期《醫訊》訪問到從運動第二天便加入醫療團的Med97張志禎學長,請他談談參與醫療團的所見所聞,以及這些日子的心路歷程。

在醫療站裡,擁有執照的醫師、護理師、EMT等人員負責應付突發狀況、對傷患進行急救及後送等處理,醫學生則多支援行政工作,包括了人力調度、資訊更新、物資運送、醫療通道的維護等等。雖然醫院中的權力關係並未全然被抹除,但根據學長的觀察,這個場域與教學醫院截然不同,許多老師們自掏腰包捐助醫材、藥品,這種超越利益的思考,讓他體會到醫界並非全然的功利主義。學長認為,這次運動或許是醫界覺醒、團結的契機,期待透過社會參與的經驗,讓大家不再冷漠,未來也能更積極投入醫師勞動條件及醫療環境的改善行動。

張志禎學長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醫療站裡,這兒的氣氛十分和平,在喧鬧的運動場域裡略顯遺世獨立。一日,走出醫療站,加入靜坐的群眾後,才讓他大開眼界。「原來一群人也能表現得很聰明,大家各自保有主體性,不會盲從。」民眾從一開始的情緒性發言,到後來漸趨完備的論述、討論,各種立場相互激盪,群眾的包容性和進步都十分明顯。而學運期間最令學長印象深刻的畫面,是324行政院鎮壓那天,史書華醫師以肉身阻擋警察、含淚勸離民眾的身影。「無私無我,方為大勇。」處在憤怒的群眾與失控的警察之間,史醫師為醫者的襟懷和道德勇氣,做了充分的詮釋。

「台灣醫界百年來傳承賴和、蔣渭水、杜聰明、李鎮源等前輩守護弱勢、關懷人權的精神,在所有關鍵時刻,我們都選擇與人民、人權站在一起,絕不服侍當權者去為虎作倀。醫師為了病人的需求而存在,在雞蛋與城牆之間,我們以永遠選擇站在雞蛋的這一邊為榮[1]。」張志禎學長認為,醫療人員在這次運動中,主要扮演著後援的角色,Bio-psycho-social三方面都是健康的重要指標,醫療團不僅提供了醫療服務,也安定了群眾的心,做大家最堅強的後盾。

醫學院的街頭公民會議

立法院內外各種講座、論壇熱鬧滾滾,而3/27中午開始,在台大醫學院大廳,一張大字報、一個隨性圍成的圈子,一場場「街頭公民會議」也正如火如荼的展開。這次特別邀請到Med99陳亮甫學長,為我們談談發起這個討論活動的初衷;而在社運中身經百戰的他,也分享了這次運動中的一些觀察和想法。

街頭公民會議的雛形,只是十來個同學的小討論,分享自己對運動目前的看法,尤其是覺得尷尬、不解或甚至不滿的部分。最後討論到行動,便決定隔天在醫學院大廳試辦這樣的討論會,看看能引起什麼樣的迴響。「總覺得還有許多事情是可以做的,如果很在乎這場運動的話,真的不用擔心自己被丟下。」學長說。

出乎意料的是,前來參與的不再只是熟面孔,不論是從網路得知或者路過駐足,每個人都聚精會神的聽著彼此的分享,大家的積極與主動思辨令人驚艷。在討論中可以觀察到,很多人對這場運動仍抱持著疑惑,他們本能地覺得這是件需要反對的事情,心裡卻未必有著很清楚的想法,甚至不確定自己支持的立場到底是不是正確的。由於幾天前才發生過行政院鎮壓事件,許多人還處於某種掙扎,可能不太能接受用佔領或衝撞的手段。

陳亮甫學長認為,在每個系、每個學院、每個小團體裡,都應該有這樣的討論會讓大家發聲。一方面是讓這些人感受到,這件事情是該被嚴肅看待的,而且有很多人在和他一起嚴肅的思考著。另一方面,大家心中多少有些疑惑需要被解答,也有些人認同運動的理念和抗爭的方式,但不確定要支持這東西到什麼程度,因為他不知道會不會有成果,所以選擇漠不關心。

許多人可能常到立法院靜坐,卻一直看不到這運動的盡頭,只看到一些非常儀式性的東西,但那些東西沒辦法讓人感動,也不會真的給人帶來bottom-up的改變。因此,這樣的討論場合需要一直存在,需要有人刻意或非刻意的去發起或帶領。當然,也有很多問題不是任何一個人能夠立刻做出回應的。畢竟「如果有些問題是需要一輩子去回答的,不要急著在一次運動中找到答案。」有沒有辦法去回答這些東西、或者是否能讓這些人心滿意足並不是重點,重點應該是要試著去回答,讓大家覺得自己的努力或關注是有受到回饋的,這也讓初次參與運動的人更有可能持續關心。

運動中的階級

訪談中,分別和兩位學長聊到了白袍在運動中的象徵,以及醫療通道的爭議。你是否也曾感到困惑,為什麼醫師一定要以身著白袍的形象出現呢?標示身分、象徵專業之外,無形之中是否也畫了一條線與群眾分隔?分類、辨別你我的這件事本身就帶有濃厚的權力意味,階級的分野在這之中滲透。披上白袍後與人交談,對方是否便會多了一分對「專業」的敬畏或者顧忌,而增加了對話的困難性?我們無從得知,卻可以由此出發,思考不同的可能性。

這次運動中,「醫療通道」無疑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地景。太陽花醫療志工團表示,緊急通道有助於傷患後送、消防、無障礙通行、物資運送、工作人員通行、緊急人員疏散等,站在醫療專業及考量現場民眾生命安全的角度上,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而在實際維護上,則是由糾察強制排除群眾、淨空通道。醫療通道的設置,牽涉到人們對社運場域的想像──如果這不是園遊會,而是一場抗爭,必須讓大家理解,運動理應承擔某些代價,若不幸地發生了意外,也應該相信群眾的智慧,透過簡單的指揮來騰出適當的空間,就像平時禮讓救護車通行一般。[2]另一個值得思考的面向是,我們反黑箱、守護民主,卻容許大大小小的黑箱在運動中發生。醫療通道的設置,全由醫師專業判斷來決定,毫無妥協與彈性的空間,而「專業」,真的是一般民眾無法涉足、參與的領域嗎?到了運動後期,人潮漸少,醫療通道仍只供工作人員、醫護人員、甚至是政治人物通行,而管路的糾察往往說不出不能走的理由,只以「上級」的權威來演示階級壓迫的過程。上級與秩序的重要性似已悄悄超過了民主和平等。

結語

「我心有所愛,不忍讓世界傾敗。[3]」在這些日子裡,我們見識到媒體的力量和荒謬,認識了政治的不堪與矯情,體會了民主的脆弱與可能,也意識到原來國家暴力離我們這麼近。醫學生或醫師的身分,提供了我們在運動中多元的面向與不同的可能性,但專業不應是個包袱或者導向傲慢。積極思辨、謙卑聆聽,在社會參與的道路上,我們還在學習,所以我們絕不缺席。※

參考資料及注釋

1.摘自〈立法院議場人權醫療團隊告國人同胞書〉

2.參見【服貿不服貌】事件過後重看醫療通道的爭議。呼叫政府網站。

3.引自詩人羅智成詩〈一九七九〉(1979)。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7350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