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醫療現場 > 【醫訊第十四刊】淺談性別友善醫療

【醫訊第十四刊】淺談性別友善醫療

受訪/徐志雲醫師;訪問、整理/Med01郭昱廷、Med01游雅涵

受訪者/徐志雲醫師
1982年生,金門人
台大醫院兒童與青少年精神科研修醫師、成人精神科同志諮詢門診
社團法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常務理事
中華民國精神科專科醫師
中華民國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師資
Email
:cloudy7125@gmail.com

醫院中的觀察

性別議題的範圍很廣,同志是其中的一環,同志包括LGBTI(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陰陽人)等,在醫療環境中會遭遇許多不同的狀況。舉一個較常見的例子,男同志在醫療上常會遇到與HIV相關的成見,像是男性病患若有關係極好的男性友人探訪,或其衣著打扮、行為舉止被認為是同志,就有可能在護理站聽到醫護人員對其病患的竊竊私語。這些「竊竊私語」常與醫療無關,也帶有窺奇的態度;更進一步者,醫護人員在懷疑該病患為同性戀後,又常直接聯想其為HIV的高危險群。這樣直覺的推理充滿著邏輯上的謬誤,首先,HIV高危險群應是依據其感染途徑,指的是不安全的性行為、體液或血液的交換等;男同志本身是一個族群的描述,並非等同上述行為。所謂的歧視或偏見,不啻是將一個族群與另一件社會認為是負面的事物隨意畫上等號,而愛滋本身也是被過度污名化的疾病。除此之外,即使受過專業醫療訓練的人員,在面對這種情況,也還是會有情緒覆蓋過理智,造成處理失當的情況。

雖然有上述「過度敏感」的情形,但在醫療問診的場域裡,卻也常常出現相反的情況,醫生普遍對所有病患先入為主地抱持異性戀的假設。如果一名男同性戀到精神科求診,當醫生需要與其家人一起做醫療決策或是了解家庭狀況,便直接詢問他的「太太」在哪時,這樣看似稀鬆平常的對話,但對於同性戀者而言,一方面會認為這位醫生對於同性戀者沒有敏感度,許多有關生活的細節因此難以向醫生坦承;二來無法確定這個醫療環境是否對同性戀者友善,患者會編織「異性戀的身份」以求保護自己,這不但對有口難言的患者而言心裡感到痛苦,嚴重者可能會侵害到醫療關係。

雖然近年來對於同志議題的意識與敏感度都有增加,有些醫師可以察覺到這個部分,但是要如何將這樣的敏感度帶往正向的發展,中立地看待不同性傾向,而非轉變為背後的竊竊私語,是醫界仍需努力的目標。

同樣的,跨性別者也是在醫療中屬於不大被了解的一群,常遇到的情況是在診間不知該如何稱呼,或是在醫療當中被異樣眼光看待,甚至有發生過在公開候診區域被護理師大聲質疑性別的情況。此外像是上公共廁所也是跨性別者於日常會碰到的困難。醫療上國內對跨性別的研究大部分還是量性研究,對於跨性別的了解還是在陽春而起始的狀態。

改變的面向

最近這十年以來,社會對於性別意識的轉變相當快速,然而醫界相對之下並沒有跟上這樣的速度,兩者的氛圍之間仍有相當一段差距。醫界今後的轉變可以從幾個主要的面向下手:醫學院內的教育、醫院內的教育,以及醫院對外的政策。

就醫學院內的教育而言,就現階段仍算是相當匱乏的,至少必修課程中的比例是幾乎沒有的,然而性別議題並不僅僅涉及醫療,同時也是一個公民社會必須思考的議題,從醫聯會等等的學生活動也可以看出有許多醫學生們想要了解這一塊,但是課程的設計卻沒有很相稱地回應這個需求。

醫院內部教育應以不歧視政策的落實為目標,其中還包含著對員工的不歧視政策。在國外的Human Rights Campaign(HRC)就有針對醫院內對LGBT的病患、探病者、員工平等程度進行評鑑(Healthcare Equality Index)。雖然過多的評鑑轟炸一直都令醫護人員感到頭痛,但是就目前的觀察,醫院高層的決策者對不歧視政策的重視度仍然不足或處於被動的狀態。

不歧視政策以最基本的部分舉例而言,醫院會像是《醫師誓言》一樣張貼明示或註載在住院須知上,表達在院內不論是何種性別或是性傾向都能夠享有同等的醫療權利。這部分雖然是形式,但光是形式上有達到宣示的效果,對前來醫院的病患、訪視者以及院內員工,都能夠稍微感到安心。此外,還有醫院會鼓勵成立同志相關的社團,促成彼此交流的空間等,在國外可以看到許多具體的政策實施,然而在台灣仍缺乏具體的行動來了解可以援引哪些實行細節。

性別議題與社會無法脫勾

先前有提到轉變的面向還有醫院對外的政策,這與社會氛圍、法律有密切的連結,像是探病權、醫療決策權等等。性別議題與社會無法脫勾。

本身具有同志身分的徐志雲學長也經歷過生活周遭的微歧視(microaggression)、過往的自我隱藏與逃避,因此更能同理門診遇到的性少數族群,以及社會中弱勢者的處境。而當學長參加爭取性別或是同志權益的社會運動時,也會接觸到其他非同志以外的各種社會族群,因為一個人具有各種社會身分,社會上各種階層議題也往往糾結在一起。

願意敞開心胸,去認識不同的性別乃至社會各式各樣的弱勢,或許才是友善醫療最核心的價值。先前所述的種種技術與策略層面的手段,若沒有足夠的同理心與了解是無法推動實質的改變,惟當我們直接接觸,才能做到修正原本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並且除魅化,視線穿透外界的平面觀感,從而正視一個人的多層面與價值。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醫療現場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8461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