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療現場 > 【醫訊第十三刊】急診進「急診」

【醫訊第十三刊】急診進「急診」

2014年11月28日 發表評論 閱讀評論

撰文 /med00 徐仁佑

什麼是急診?「當然就是緊急的時候,可以看的門診啦!」這是很多人的直覺想法。在有健保的現在,就醫容易,大小病症通通送到急診來。急診病人多,但是相對應的資源夠嗎?有醫院急診病患太多,醫院只能安排在地上先做緊急處置;病床難求,只好先將病人固定在輪椅上先治療;人力不足,溝通不良,造成急診室暴力的問題也漸漸浮出。

病床難求

進入急診室,醫師診斷完成後,當然不是一直待在急診室中。如果 可以簡單處理,病患可以直接回家 或是安排門診;若是病況緊急嚴重, 就必須做進一步處置。但是病床夠 用嗎?以台大醫院為例,去年急診 人數滯留超過48小時比例為 7.69 %(註一)。看起來不多嗎?但是會「滯留」醫院的人,常常都是需要 進一步治療的患者,這些人卻等不 到病床。

人力不足

急診的人多,但是醫生、護理師的人數足夠嗎?在遇到重大傷病 的情形下,病人不會是只有一位醫 師處理,而是由多位醫師、護理師 協同治療。送到醫學中心的病患, 屬於嚴重危急狀況的比例比較高, 這時人手不足的問題就會出現。由 於醫療從業人員短缺,台灣護病比 偏高,在夜班急診更是明顯。目前 衛福部有意將護病比納入考核項目, 為了符合要求,只得減床,於是急 診床位更加難求。

溝通問題

這就要談到我們「八大核心素養」和現實狀況的衝突。八大素養 中,「人文關懷」和「溝通能力」 要求的就是與病患、家屬充分溝通, 和善傾聽回應問題,給予需要幫助。 但是在急診室裡,幫助是分先後的, 以檢傷分級(註二)作依據,重症 先治療,再來輪到輕症。民眾若對 檢傷分級沒有概念,而醫護人員沒 有說明清楚,就會有所抱怨。問題 就在於大部分人不了解檢傷分級, 也不知道病情往往和表面不同。例 如心因性胸悶痛患者可能看起來正 常,但屬於二級(危急)的等級。 比較起來,嘔吐不止的患者看起來 很「慘烈」,卻是三級(緊急)的 病患。就算是嘔吐患者先到,在比 序上會優先診治胸悶痛患者。不明 白的病患或家屬發現這種現象,自 然會要求「給個交代」。在搶時間 且人力吃緊的急診室中,醫師和護 理師難以做到花長時間解釋,病人 會感到冷漠、無人關心。在等待的 焦躁和無助感下,很有可能會衍生 出另一個問題:急診室暴力。

急診室暴力

急診高壓力的工作環境,醫療人員或可秉持助人的心,努力待在工作崗位上奮戰;但若是面臨到人身安全問題時,恐怕就退避三舍了。焦急、希望 能趕快看醫生的家屬,有時聽不進解釋,執意要求看醫生,在急診室咆嘯甚 至打人的例子屢見不鮮。喝醉酒或用藥昏迷的患者,醒來精神混亂,攻擊醫 護的事件也時有耳聞。這些原因加總起來,慢慢使原本懷抱救人熱情的急診 醫師、護理師,轉往其他科別工作,使急診醫護數量下降。這又回到人力不 足、因人力不足而減床、床位不夠的惡性循環,急診的問題解就不斷的擴大。

政府解套:投入金錢就夠了嗎?

衛福部的改革方案,打算投入50億元招募醫療人力。但是錢的誘因真的足夠嗎?急診的問題,不只有薪水的多寡,社會環境的因素也很重要,如 對急診的認識不足。不論大小事,一律往急診送,但是很多小病在門診處理 反而比在急診來的快又好。急診的目的,在於緩和狀況,迅速判斷是要進一 步治療或是回到門診。以輕微腹瀉為例,很多能自然痊癒,不一定需要治療, 門診醫師可能會請患者回去觀察一兩天;但急診醫師可能會開抗生素和止瀉 藥來處理。兩者沒有對錯之分,但後者耗用的醫療資源,在和時間賽跑的急 診室裡,能免則免比較好。「檢傷分級」的觀念,也應該要宣導,了解急診 的順序和流程,避免不必要的誤解。當然,醫護人員再忙,面對病患或家屬 的問題,不要不理會,盡可能回答。唯有醫護、政府、民眾三方面的合作, 才能讓急診從「加護病房」移出。

註一: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

註二:一般分為五級。

一級屬復甦急救型,需立即救治,如外傷出血不止、休克者。

二級屬危急,需在 10 分鐘內處理,如低血糖、車禍重傷患者。

三級屬緊急,需在 30 分鐘內處理,如嘔吐、腹瀉不止、輕度呼吸窘迫。

四級屬次緊急,需在 60 分鐘內處理,如輕度燒傷、局部蜂窩性組織炎。

五級屬非緊急,在 120 分鐘內處理。

資料來源:台北市衛生局。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64642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