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訪談 > 【醫訊第十五刊】我們都該當個領導者! ──系友楊弘仁學長專訪

【醫訊第十五刊】我們都該當個領導者! ──系友楊弘仁學長專訪

記錄/Med102張容慈

講者簡介:楊弘仁B76台大醫學系,大學畢業後赴美唸哈佛公衛學院碩士,以及彼得‧杜拉克管理學院企管碩士,現任敏盛醫院院長,父親為敏盛醫院創辦人。

經濟學對醫療的重要

楊弘仁學長建議大家修習醫療經濟學,面對一再改制且頗具爭議的健保議題,他呼籲我們再批評健保之前要先了解保險是什麼,應由我們駕馭健保而不是被健保駕馭!不可否認的,許多人需要保險,畢竟保險有其優點也有市場需求,然而也有缺點。首先,他向大家介紹了保險的兩大缺點:

1.Moral hazard(道德風險、道德危害),也就是人性中的撈本心態,就像大家去吃到飽餐廳不只要吃飽還要更浪費。人民繳保險費都會想賺回來因此容易浪費醫療資源,健保在此問題上如何處理?目前是以「自負額」的方法應對。

2.Adverse selection:一般商業保險公司只想保健康的人。全民健保克服了逆選擇問題,選擇全額納保,並用交叉補貼(劫富濟貧)制度,使收支平衡。另外健保也提出了其他措施,如:DRG、總額預算控制等等,都是為了節省成本的做。

楊弘仁學長表示,健保是必要之惡,不滿其制度的人不要只批評,還要提出更好的方法,並引言柯P的話:若提不出更好的方法,現在的爛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且指出現今健保署(?!)與醫療界的代溝問題出於太少醫生真的了解健保,導致健保政策決定權落於不懂醫療的行政官員手裡,他認為應該由懂保險的醫師來制定健保制度,畢竟政策的最終實施端是醫院及醫師。最後呼籲所有醫師們應該多了解、並多參與健保的制定與執行。

談完健保大家聊了一些醫學倫理的問題,楊弘仁學長問大家:如果現在醫師手邊只剩一顆藥,但有兩個病人都需要,那要如何選擇給誰呢?他期許我們不要以「我覺得」來當論述的開頭,而應該引用理論或某種主義,例如美國盛行的自由主義主張把要賣給出價高的病人;若支持平等主義就讓病人猜拳或抽籤;或功利主義依照兩個病人能對社會貢獻的多寡來決定。這些算是政府在制定醫療法規、政策時的基本脈絡抉擇,我們能藉由思考這些問題了解許多政策制定背後的原因。

出國唸MBA是生命轉捩點

談論到求學經驗,他告訴學弟妹們台大醫學院的實力真的很強,不論是跟其他醫學院或各國學生比較,因為我們擁有很多資源與很優秀的教育團隊,希望大家珍惜這一點。在哈佛唸公衛碩士時,他發現自己懂的醫療術語、專業名詞、醫療知識……都比其他同學豐富的多,開玩笑說大學時背共筆真的很有用,回國之後對自己更有信心。但讓他震撼的是之後進彼得‧杜拉克大學唸MBA(工商管理碩士)時,竟然發現聽不懂教授與同學的談話內容,他舉了老師第一堂課問的問題:今天華爾街日報的頭條新聞是什麼?並請同學對此做討論延伸,學長當場愣住且完全不知道答案,從此在工商管理領域更虛心受教、努力向學。

說到管理行銷知識對人生的幫助,楊弘仁學長便滔滔不絕起來。曾經,他對於許多美國醫院像做生意般的經營醫院感到不屑,侮蔑了醫療的神聖性,但是後來發現透過良善的經營管理會提升很多醫療效率,因此只要不把管理行銷當作賺錢目的,而是當作一種策略,就能對病人、醫療工作人員都更好,他表示管理是提升醫療品質很棒的工具,告訴大家工具策略管理有其重要性。

同學問到管理知識背景在職場上的優勢與幫助,他說就像懂了兩個語言(醫療與管理),能在跨領域間溝通、領導。在臨床上的應用包括醫生在做衛教時,需要傳達自己的想法給病人、說服病人,使病人改變原本的行為,這就是一種行銷的應用,另外醫院的經營者都很喜歡學過管理的醫生,因為他們能作醫院經營者與基層醫療人員的溝通中介,使許多政策更易推行。楊弘仁學長鼓勵大家平常可多接觸管理領域,可涉獵商業週刊等等。

最敏感──台灣醫療環境迷思

當同學問到關於台灣醫療環境問題,楊學長給了出乎意料的答案:台灣的醫療環境其實不錯。許多醫學生有美國醫師生活品質較好、中國大陸醫師論件計價金額高等等的認知,對於台灣醫療環境不甚滿意,但待過美國醫院的學長根據親身經歷說到:美國醫生其實自主性不高,不如台灣醫師有尊嚴,其中提到主治醫師不僅要自己親手寫每個病歷,甚至不能決定自己的病人能不能住院,因為要保險公司同意才行,而且工作量相當大,大部分的醫師都兼任好幾個醫院的工作。而在中國只有經驗豐富且有相當名氣的醫師能夠生存,但在當到那樣的醫師之前就要先不停地送紅包,成功之後為了回本一天看五百個病人,根本沒有醫療品質。在國際間作了比較之後,發現在台灣當醫師其實是很幸福的。

最深切的期許──作個領導者

楊弘仁學長說,除了臨床技能(按表操課就夠)以外,我們更該培養兩個技能:LEADERSHIP(領導能力)跟醫療經濟學(管理),他鼓勵大家要將目標放在成為醫界的領導者,不只是把刀開好。他認為領導能力的培養不是完全靠天賦,是可透過培養、努力而來的,台大醫學系成立宗旨就是要栽培各領域的領導者,而不是個只會臨床醫療的醫師。他想起哈佛醫學院某屆曾經收過一個公車司機,司機面試時表示在公車上時常發生緊急狀況需要醫療處理,但是他自己卻無能為力,因此來考取哈佛醫學院,學完醫療臨床技能後要重回公車司機界,教導其他公車司機如何應對乘客緊急的身體狀況,楊弘仁學長認為這才是醫療,這才是真正的領導者,哈佛就是要培養這樣的學生,台大醫學系也是如此。「多一點點醫學之外的其他知識、技能,比在原本醫學領域基礎上多一點點有用太多。」這是學長給我們的另一個建議,作一個優秀的臨床醫師是最基本的,但他對我們的期望遠高於此,期盼我們都能盡情發揮所長,在每個領域,也許是在早期醫療預防、醫療政策設定、急性與亞急性醫療、慢性長期照護……領域之中,又或者跳脫出醫療之外,在政界、商界、學界等等任何自己熱衷的領域,作一個領導者,徹底發揮自己的價值。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

total of 58976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