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文章標籤 ‘專科醫師’

【醫訊第八刊】打造更親善、侵入性更小的兒童醫療

2013年6月19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62王主科教授  訪問、整理/med98金寧煊

受訪者小檔案

臺南出生,父親為臺南一中老師。曾參與臺大兒童醫院的籌設,現任臺大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小兒部教授,專長為心導管治療,能在不開胸的前提下完成心臟外科手術,將侵入性降至最小。曾成功完成國內第一例以氣球擴張術(Balloon Valvuloplasty)治療小兒先天性肺動脈狹窄(Congenital Pulmonary Valve Stenosis)。

閱讀全文…

Share

【醫訊第八刊】優遊於胸腔內的一雙巧手 陳晉興醫師熟能生巧成頂尖的胸外之路

2013年6月19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75陳晉興教授  訪問、整理/med00岩士傑

受訪者小檔案

臺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博士。歷經美國德州MDAnderson癌症中心研究員、臺大醫院雲林分院外科部及腫瘤醫學中心主任,現為臺灣胸腔暨心臟血管外科醫學會理事及臺大醫院實驗外科主任。曾榮獲臺大醫院傑出研究獎,今年並以氣胸新療法登上THELANCET雜誌。

閱讀全文…

Share

【醫訊第八刊】專科醫師訪談──陳彥元醫師

2013年6月19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80陳彥元醫師  訪談、整理/med01游雅涵

受訪者小檔案

臺大醫學系畢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碩士,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生命倫理學系哲學博士。現任臺大醫學院教學部主治醫師、臺大醫學院社會醫學科教師。是大家在大一醫學與人文、大二醫師與人文小組討論、大四臨床醫學總論、大五家庭社會與醫療以及大六高等基礎醫學都會遇見的好老師。

閱讀全文…

Share

【醫訊第八刊】愛在ER 醫療崩壞下選擇走自己的路──陳俊維醫師專訪

2013年6月19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87陳俊維醫師  訪問、整理/med00岩士傑

受訪者小檔案

臺灣大學醫學系畢業,現任臺大醫院急診部主治醫師。

閱讀全文…

Share

【醫訊第三刊】從職業醫學角度看醫師勞動◎杜宗禮醫師專訪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現行法規中關於職業安全衛生的法規很複雜,醫師雖然沒有納入勞基法保障,但是勞工安全衛生法的適用範圍其實包含醫療保健服務業,醫院的安全衛生條件仍需要符合這些規範,但是醫師工時沒有相關的限制。
關於我們所談的過勞疾病,回到法律上看,其實是規範在勞委會公佈的勞工保險被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病審查準則中,是一個位階很低的法令,適用範圍也只限於勞工保險的被保險人,勞基法或勞工安全衛生條例中雖然有職業病或職業災害的相關條文,但其實沒有定義得很清楚;假如今天關於過勞的議題在一個位階更高的法令中有明確規範,那麼約束力或許會更強。所以實習醫師現在沒有加入勞保,只有學生保險,學生保險、甚至公保、農保這些保險都沒有職業疾病的規範。

至於有保勞保的住院醫師,理論上他們是可以申請過勞疾病的認定,雖然住院醫師目前是沒有工時的限制,也還是有機會審查通過,畢竟法令沒有說住院醫師就必須工時比其他職業多。只是勞保的給付金額其實並不高,所以好像焦點也不在這上面。但要申請認定應該是沒問題的,申請通過醫院也就必須依照相關規定給付薪資或相關賠償。

國外已經有很多關於住院醫師工作時數的標準了,像是美國ACGME或是IOM在2003年跟2009年各提出了工作時間規範與建議,包括每週最高工時、值班時間、值班頻率都有規定(可參閱:http://ppt.cc/ld-l),台灣目前包括勞委會跟衛生署一直都沒有相關的規定,假如今天有過勞疾病認定的爭議送到法院或審查委員會,也可能用這個標準認定合理工時啊,按照這個標準,台灣住院醫師的工時應該都不符規定。但真的要依照這個標準限制工時,大家又會擔心人力的問題,人力不足又可能會引進國外醫學生,也不是很容易限制。

住院醫師的長時工作似乎常常被視為學習過程必須付出的代價,但其實ACGME和IOM的工時規定都包含教育活動,學習跟工作的區隔雖然可能有些困難,但還是可以做適當的限制。

除了工時之外,勞委會現在在擬訂一個醫療保健服務業安全衛生指引,裡面包含很多醫療保健服務業可能面對的職業危害,包括生物性、化學性、物理性、社會心理性等危害都有相關管理建議。可能促發過勞疾病的異常事件也包含職場壓力,在這份指引當中,也提出醫療院所應建立職場壓力管理計畫,要求醫院能提供勞工壓力管理、諮商、減壓訓練等協助。

或許有人會說醫院的事情已經很多了,還要撥出人力來做這些事很麻煩,但醫療工作者應該要先能照顧好自己,才有能力照顧病人啊。而且按照去年1月21日修正通過的勞工健康保護規則,事業單位應該按員工比例雇用專任從事勞工健康服務的醫護人員,以台大醫院為例,算起來應該要雇用四名專任的護理師,這些人力就應該用來從事勞工的健康管理。另外在這份指引中也要求擬訂勞工在職進修訓練規則,將就學進修也納入規範。

現在既然事件過後,教育部授權醫學生進行工時調查,可以藉這個機會好好做一點事,提出我們對醫院勞動條件的訴求,要求醫院建立對勞工健康的supporting system,並納入勞工代表,把現在的實際工時調查做出來,讓事實說話。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醫訊第二刊】醫療照顧體系中的職業安全衛生 ◎鄭雅文

2011年11月30日 尚無評論
不少研究指出,病菌與病毒引起的感染性疾病,是醫療照顧工作者重要的職業健康風險;除了傳染性疾病之外,威脅醫療照顧工作者身心健康的職業危害也包括有毒藥劑、有機溶劑、輻射等暴露,久站或搬舉病人等人體工學危害,以及最近備受重視的社會心理危害如工作負荷過大、輪班、夜班、精神壓力、暴力、目睹暴力或災難等等。尤其近年來醫護工作者過勞事件頻傳,與整體勞動負荷的強化密切相關。醫療照顧工作者的勞動條件與工作狀況,不僅影響工作者自身的身心健康,也對病人安全與醫療品質有極大影響。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勞工組織以及許多先進國家,均對醫療照顧工作者制訂各種勞動條件與安全衛生之規範。反觀台灣,我們的勞工與衛生部門,到底有哪些保障醫療照顧工作者職業安全健康的具體作為呢?

職業安全健康制度包括勞動規範、勞動檢查、職場安全與健康風險的監測與管理、職業傷病的認定與補償等。這些制度要求雇主確保受僱者的安全與身心健康。台灣雖有不少相關法規與制度規範,但卻是問題叢生,甚至僅徒具形式。

在勞動規範與勞動檢查方面,台灣在1991年(民國80年)將醫療保健服務業納入「勞工安全衛生法」適用範圍,在1998(民國87年)納入「勞動基準法」適用範圍(但醫師除外)。理論上,醫療照顧工作者的勞動條件與職業安全健康,應由勞工主管機關負責監督管理。然而在勞動條件方面,台灣護理人員違反勞基法超時工作十分普遍,從勞委會最近執行的專案勞動檢查可見端倪。人力配置不足是導致工作者負荷過大、無法充分休息的主因,但我國有關醫事人力配置之規範,卻是由衛生署透過醫院評鑑來管理。在職業安全健康方面,勞委會雖在2009年10月將生物性病原體危害納入「勞工安全衛生設施規則」規範,但迄今仍未責成醫療部門,特別針對醫療保健服務業的職業危害訂定勞工安全規範。

在工作者的健康管理方面,依照「勞工安全衛生法」,雇主理應提供員工例行健康檢查,並就健檢結果調整其工作內容,並應彙整成健康檢查手冊發給工作者。但台灣勞工健檢制度不僅普及率不高,也徒具形式,難以發揮監測與提早診斷職業病的功能。

在職業傷病的認定與補償方面,台灣的職業病補償率屬落後國家的水準。以2010年勞保職災給付的數據為例,該年僅補償523件職業病,每十萬勞保投保者僅有5.6人,而日本每十萬職災保險人口有17件職業病、韓國63件,而法國、瑞典、芬蘭等歐美國家,每十萬人口皆有上百人得到職業病的認定與補償。台灣是一個看不見職業病的社會,亦即,職場上的健康風險大都由工作者自行承擔,而不是雇主與社會的責任。對於勞保投保者,現行制度有不少問題;「勞工保險條例」第44條提及,職災醫療給付不包括法定傳染病,但2010年勞委會又增列職業病種類項目,將病毒性肝炎、結核病、AIDS、SARS納入。勞保法規之間有矛盾之處。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為了保障醫護人員的權益,也在2009年10月發布「執行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制工作致感染者補償辦法」。但此制度只針對HIV感染,與涵括940萬人口的勞保職災補償制度無關。台灣職業傷病補償制度之混亂,可見一斑。

醫療院所的「安全文化」(safety climate),是影響醫護人員發生針扎或其它職業傷害的重要因素。台灣目前醫事從業人員約有20萬5千人,其中醫師有5萬6千人,護產人員有11萬餘人;各類執業醫事人員數呈現逐年增加趨勢;另外還有為數相當可觀的非醫事人員,如實習生、醫務助理、看護、清潔洗衣人員、廢棄物處理人員。我們讓這些工作者處在怎麼樣的工作處境?又提供給工作者怎麼樣的職業安全健康保障?與其檢討個案或個人疏失,不如將焦點放在結構與制度,才能預防不幸事件的發生。

作者為台大公衛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副教授,專長領域為健康政策、職業安全健康、社會流行病學及公衛社會歷史分析)

Share
Categories: 人物訪談 Tags:
total of 67994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