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文章標籤 ‘編輯想說’

【臺大醫訊第五刊】編輯想說……

2012年11月1日 尚無評論

許多同學或猶記得,上個學期接近期末考時,一則醫療糾紛的發生引起了你的不滿、不解、焦躁甚或徬徨,特別是在共筆如車潮梗塞腦部交通的時刻,也特別是因為事件的上演就在你癱坐的醫病劇場裡,如此進逼。

醫病關係的演變、醫療糾紛的層出不窮似乎已成為近來媒體的焦點。身為醫學生的我們,局內人與局外人的腳色尚未自明,卻也不得不開始思索其中糾結為何、可能得解的方法又該是什麼。因而本期《臺大醫訊》的「行醫、刑醫?」專題,亦嘗試就此主題邀集醫師、醫學生與法律學者等各方意見,討論醫療的「刑責合理化」,抑或是「除罪化」,並且就當前醫療糾紛的處理以及醫事審議制度的爭議陳述於後,冀望提供讀者探尋相關問題時更多的著力點。於此並深深感謝李明濱醫師、胡瑞恆醫師、陳聰富教授百忙中撰稿,也感謝葛謹醫師抽空參與訪談。

此外,自上一期《臺大醫訊》至本次出刊,也再度跨越一個暑假,進入新的學年。於新舊交替的氣氛裡,我們與甫上任的醫學系系學會幹部群進行訪談,好奇地想認識他們更多,也為讀者們透露系學會各部門的工作目標與活動計劃。而每年醫學系一、二年級的迎新宿營、三年級大體解剖學課程的完成與四年級的受袍典禮,也一如往昔地標誌著盛夏到初秋的遞嬗。我們將這些片段擷取、拼貼於這本刊物,作為學生生活的紀錄,也會是你我回憶抽絲剝繭時能共同抓住的線頭。

話說回來,彼此回憶的主角時常不僅是同學、朋友和老師,在醫學院的各個處室空間裡,還有許多工作不懈,為我們提供服務的大人物們。《臺大醫訊》自本刊開始,將一系列地為讀者介紹他們與校園的親密關係。想知道首先登場的是誰嗎?請別再等待,趕緊翻閱下去囉!

主編 紀劭禹、金寧煊


醫訊第五刊  目  錄

我們的回首、我們的前瞻(第38屆系學會)

系學會二十三問

[行醫、刑醫?]推動「醫療刑事責任須合理化」 重建優質合理執業環境

[行醫、刑醫?]醫療行為除罪化之我見

[行醫、刑醫?]淺談醫療刑事責任合理化

[行醫、刑醫?]醫療糾紛處理的當前爭議

[行醫、刑醫?]專訪葛謹:兩個拒絕,一個不要!論醫事審議制度

解剖x白袍:醫學生筆記

Med00迎新宿營總召心得

合太醬料101──宿營心得

醫學院大人物專訪──醫圖阿姨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醫訊第四刊】編輯室手記

2012年6月12日 尚無評論

親愛的《醫訊》讀者:

本期《醫訊》姍姍來遲,在此先跟大家說聲抱歉。不過,且將延遲兩三個禮拜一事懸而不論,我們所展演的可真是場華麗的大遲到。

此話怎講?這故事要從三年前說起。那時我才大一,下學期某堂有機化學課下課時,遇見一位高中同校的大四學長說要參選系學會長,其中的政見包含了「出版一份刊物」云云。不久,在他選上之後,突然接獲來信,商議於系學會下新設文刊部等事宜,並邀請初生之犢的我擔任負責人。這位學長如今已是大七,剛剛結束intern訓練、眼看著就要畢業了。他是鄭喬峯,在本期也寫了一篇精采的七年經驗談。

如今已不很清楚記得當時喬峯對我認識多少。不過他之所以會把我找進文刊部,我想多少和我高中擔任校刊主編的經歷有關;而我毫不猶豫地答應坐上編輯檯──與此相若──卻是因為在那本校刊製作一份30頁的「野百合學運15年」專題之故,而在採訪人物與研讀史料的過程中,多次聽聞《醫訊》二字,以及相關的歷史故事,儘管是多麼粗淺而浮面的接觸。是故,我向喬峯拒絕了俏皮的《龍閃報》(典出前系主任)的提議,堅持以《醫訊》作為系刊刊名。就這麼延續至今,三年龍閃而過(?),我也連任了三屆的文刊部長和《醫訊》主編。

而這將是我任內最後一年的最後一刊《醫訊》了。終於,我與復刊以來(但其實遠遠萌發於那之前)的第一個夢想,即更認識時代洪流中的《醫訊》以及那些有血有肉的前輩成員們,稍微靠攏些了。透過微觀個人史與巨觀大歷史的扣連和交錯,透過台大醫學院半個世紀以來的遷變,透過這一批批前仆後繼的青年理想主義者間的參照,其實我們更關切的無非是2012年當下的社會秩序究竟是如何成形,又是否具有朝向更可欲的方向鬆動、翻轉、掙脫的可能。然而,過度著眼於現實之用,反而始終讓我們對歷史躊躇不前,因為每個當下總有更迫切的議題。如果不退開一步讓歷史自己說話,那麼所謂溯源、汲取或吸收,其實也無異於掐著它的脖子讓它「吐實」罷了。而我慢慢才察覺,歷史是禁不起拷問的。我們必須比它的暴虐無度加倍溫柔。

本期主打的《醫訊》(斷代)史主要鎖定兩個時段。其一是在1950年代,不少理想性格的台大醫學院師生涉入「地下黨」、秘密從事組織工作,後來紛紛被捕、判刑,其中幾位前輩便是最早期《醫訊》的先驅。其二則是在1980年代,正當民主化轉型前夕,校園比社會先一步鬧事起來,學生運動此起彼落,當時的《醫訊》成員扮演了相當活躍的角色。如果眼尖,你也許會發現:五零年代到八零年代及八零年代至今,均間隔三十年。一般多謂「三十年一個世代」──儘管我自己並不全然同意如此簡化的說法──我們且生硬地加以套用,便可粗糙地建構三組「《醫訊》世代」的概念。

多位八零年代受訪者皆提及五零前輩的遭遇對他們的衝擊(儘管這段故事受黨國掩蔽而不為人知了很長一段時間),而我自己(至少在前幾年)則毫不避諱地描繪與八零前輩間某種虛構的「繼受」或「相承」的關係,彷彿史料裡素未謀面這些父母輩的「陌生人」,陡然可以和你勾肩搭背、談天說地那樣──儘管這種初確的認同,更可能是源自於價值的挪用與血統的虛構。然而,直到我們脫離了想像的框限,親身接觸到這些前輩,始能夠賦予千絲萬縷的關係某種(在我看來比較健康的)不偏不倚的定位。就如我在文章所寫:在「與其他世代共同交集於同一時代的前提」下,我們的世代應當設定自己的議程,以自己的步調和手段逼近目標。就此而論,歷史遺緒既非炫學的象徵符碼,也非無關現實痛癢的瑣碎細節,而是來時路徑與今後去路的交叉口,即行動者回顧與前瞻的記憶陣地。

這也是為甚麼本期《醫訊》的第二部分特別著重在本系七個年級之間的對話。如果有人認為(我則持反面意見)為期三十年的兩個世代之間相望,已是面目模糊、難以卒讀了,那麼七年又如何呢?七年,是近到老師講授、共筆所載的知識幾乎毫無出入,是近到杜鵑花節、醫學之夜、醫學營……這些劇碼反覆流轉而僅在少數機遇上迸生出新意義;七年,卻又遠到七年級的你可能對作為新生的你所抱持的初衷早已有所質疑了。寄語他人,難道不是又一次自問與反思?但是,倘若不在路邊稍停,又怎可能不被現實的車流給淹沒?

也許,這便是過去《醫訊》一直未及帶給大家的。新聞議題是很重要,但我們同樣不能沒有歷史、沒有世代感。本期「《醫訊》世代」是一點嘗試,我們還想再做更多,但盼各位支持。

《醫訊》主編  陳宗延 2012.06.08

《台大醫訊》第四刊 「世代」特刊
編輯室手記 2012.06.09
《醫訊》世代
寄語七年

系學會這一年

系學會長卸任感言◎劉政亨

系學會副會長卸任感言◎丁鵬升

醫學校區藝術季  一個天馬行空的開始◎洪明道

醫訊專論:學名「藥」不要?◎蔡承哲

全國醫學生聯合文學獎‧本系得獎作品

評審記錄及得獎名單請詳見醫文獎粉絲頁

[新詩首獎]  乳癌  ◎陳泓任(醫五)

[新詩評審獎] 慢跑者◎陳宗延(醫四)

[散文評審獎] 火車情◎翁梓華(醫三)

[散文佳作]   一畦死水之死 ◎陳宗延

[小說佳作]   住海邊◎陳宗延

醫師勞動

當醫師遇見「鬼來電」◎林煜軒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醫訊第三刊】醫師勞動議題特刊:編輯室手記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親愛的《醫訊》讀者,

上次和大家見面還是2011年!2012年來了,世界末日(還?)沒有來臨,課業、見習、實習……醫學生們的生活日復一日運轉如昔。或許我們已然對日常生活的每個步驟瞭若指掌,甚至是過於熟悉了,以致於我們經常壓抑住一些偶然迸發的奇想,反而想辦法說服自己:「凡是現實的必定是合理的」。在此不必深究這個命題,不過我們想為各位介紹一群勇於挑戰、勇於將自己的想像力從現實的桎梏中解放的人。「醫勞小組」是由一群特別的醫(學)生組成的團體,他們對實習醫學生遭遇的勞動處境不滿意,也認為實習醫學教育可以有不同的想像。且讓我們聽聽看,所謂工時問題到底是什麼問題,有那麼嚴重嗎?職業醫學科的杜宗禮醫師也從專業提出他的觀點。

接著,本期《醫訊》也為各年級同學帶來其他年級發生的新鮮事,從大一負責籌辦杜鵑花節的青澀經驗,以大三到大五為主力的大醫盃各項競技的參賽與獲獎感想,到大七「銀彈」(intern)學長的實習甘苦談。七年,很長,也很短:第一年,當你站在攤位向高中生介紹本系時心裡還微微忐忑不安,恐怕自己講不出甚麼太精采的本系祕辛,甚至遠房親戚向你問起以後要走哪一科,你遠遠看不到自己七年之後的身影;第七年,跟診、查房、值班……有多久你沒有回去總區了?有多久你被困在這座白塔之中?你,還是你,已經不是你。希望《醫訊》貫穿七年的文章,能在你──無論是哪個你──凝望遠景、定睛當下或回望記憶時,帶給你一些身歷其境的感覺。

說到記憶,《醫訊》本期有兩位重量級貴賓來稿!寄生蟲學,是所有經歷過大二下(B98改為大三上)的系友不會忘記的一門課──也許學名早被忘卻,總還記得「重修卵」
;如果連這個都忘了,總不會忘記有過精采的分組表演!在寄生蟲學將與其他學科整併的此夕,我們邀請到人稱「蘇婆婆」,甫於二月退休的蘇郭靄教授,為我們講古談天;以及全醫學院最受歡迎的藍弘旭助教,分享八年助教生涯的點滴。

最後,本刊物的贊助單位(XD),台大醫學系學會,想要更認識讀著這行字的你。會本部及旗下各部在刊末向各位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也希望對各部業務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到幸福的歸宿,找到一條回「家」的路!當然,《醫訊》所屬的文刊部也很需要新血加入。想知道《醫訊》是怎麼編出來的嗎?想和我們一起編刊物嗎?《醫訊》在找你!

2012.04.10

目錄

醫師,您過勞了嗎?
NTUMed百態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醫訊第二刊】愛滋器捐事件特刊:編輯室手記

2011年11月30日 尚無評論

幾個月前的某個週末,或許大家還記憶猶新,一則關於台大醫院的新聞突然搶佔了所有報紙頭版和鎂光燈焦點。而對所有當事者而言,儘管過了一段休養生息的時間,這至今恐怕還是夢魘一場。或許這麼說並不過份:「誤植愛滋器官」事件已經在時間線上刻下一道不可磨滅的切痕,將台灣醫療史劃分為事件未曾發生及已經發生的兩個世界。其時正值開學前不久,當我們重返緊鄰醫院的醫學院課室,氣氛也變得肅殺不安;作為老師的醫師們,動輒巧妙地近取譬以事件,聲音裡倒辨識得出某種苦笑和自我調侃的表情。

在疑問「時間能撫平一切傷痕嗎?」的同時,或許我們更該問的是:「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可能阻止災難發生嗎?」如果可能,那又該如何可能?這等於在問,我們的移植團隊,乃至於整個醫療體系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如果我們要從前車之鑑結晶出可行的改進方案,就不能滿足於簡單地歸責於個人,而必須穿越層層迷霧,直搗事件上游。這恰恰是《醫訊》所欲聚焦之處。

在事件中最受矚目的「柯P」柯文哲醫師在接受《醫訊》獨家專訪時表示:關鍵在於人員缺乏熱忱,這是文化問題,更是道德危機!我們的醫學教育體系是否教出一群無法「樂在工作」的學生?醫療環境的日漸惡化更是否扼殺了「工作之樂」?與工作之樂同等重要的,或許是職場安全。公衛學院的鄭雅文教授從她的專業,為我們剖析了台灣醫療照護體系的制度性缺失,及缺失背後種種虛應故事的亂象。社會學系的吳嘉苓教授則為我們精闢分析:現代醫療院所可說是最符合形式理性的科層制度的典型;在坐享其利的同時,我們是否從未覺察可能遭到反噬?

除了文化和制度,圍繞著「愛滋病」三個字的恐懼和污名,無疑是整起事件中最顯著的字眼,也帶來了後續延燒不盡的話題。對於「健保卡是否加註 HIV(+) ?」,正反兩造的爭論隨事件的白熱化而舊灶重起。一方要如何說服另一方?是否可能有能夠兼顧病人和醫師,較具調和性的方案呢?對此,生科系高世軒同學以及本系林杏青同學有話要說。而醫院學會與《醫訊》(醫學系學會文刊部)也合辦了兩場愛滋講座,分別從醫、病的觀點切入,由疾管局醫師和露德協會社工帶來精彩的演講。覺得錯過了很可惜嗎?我們帶您回到現場。

上期《醫訊》主打雙輔規則議題。根據本刊最新消息,系方已於十一月三日召開系務會議,會中在學生代表的據理力爭下,系方順應民意,取消了先前為同學詬病的制度,而達成了:「雙主修轉出規定:前學年每學期學業成績平均達七十五分(B)以上或成績名次在該學生人數前百分之二十以內。輔系轉出規定:前學年每學期必修科目未有不及格」的共識和決議。

《醫訊》感謝所有同學的閱讀,也歡迎各位投稿!未來更將包含多元主題如:醫學人文、醫學歷史、校園趣事、書籍介紹,期待各位讀者持續給我們回饋與建議!欲投稿請寄至:台大醫學系學會意見 & 諮詢信箱 ntumedicalsa@gmail.com

2011.11.30

目錄

愛滋器捐事件特刊:編輯室手記

社評:誤植事件的上游在哪?

誤植/愛滋*來龍去脈

從制度到文化

悲觀進取 讓a大於1:專訪柯文哲

醫療照顧體系的職業安全衛生◎鄭雅文

將錯誤轉換成制度改進的沃土◎吳嘉苓

柯文哲成了下台階 ◎劉介修

議題擂台

健保卡註記重大傳染病Why&How◎林杏青

被專業包裝的恐懼─從事件出發◎高世軒

AIDS講座

醫護人員應如何看待愛滋 演講◎羅一鈞

愛滋病患踏入醫院的心路 演講◎露德協會

系學會在幹嘛?◎劉政亨

課程改革 你有話要說嗎?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醫訊第一刊】編後語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八零年代初,台灣由威權體制掙脫而出的契機浮現。街頭抗爭和文宣口號等種種社會運動的劇碼(repertoire),在歷史舞台上得到演出的機遇。鑲嵌在大歷史中,台大醫學院延續自白色恐怖以來的反抗傳統,當時著名的刊物性社團「台大醫訊社」扮演了相當突出的角色。《醫訊》刊物之出版,標舉批判大旗,以醫學生之姿廣抒異議,直是威權洪流下之一股橫逆;而於其時學生生涯中活躍的人物,如今散落各地延續著醫訊精神,堅守醫學職志,投身公共參與。

解嚴後的今日,社會漸趨自由,威權與獨裁為法理所取代,校園乍似廣開言論之渠,學生也能夠擁有更多暢達聲息的管道。但反觀現今校園場域之中,仍顯見校方與學生之間存在著難以破除的權力階差,家父長式的規訓幽靈籠罩不散:近則暑假期間系方以學生利益之名獨斷提高本系轉出門檻,遠則例如實習醫師工時爭議與勞動權益之論辯。威權破除──又或僅僅是以一種更加細緻多元的面貌登場,而我們還在理想的半路。

在種種社會病理的結構問題面前,醫學生又怎能對自身的社會責任視若罔聞?當國光石化案鬧得沸沸揚揚,醫學生自當正視開發主義帶來的環境和健康公害,勇於發自良知與專業表達己見。臺大醫院誤植愛滋病患器官一案,更值引以為訓:除了檢視醫療體系闕陋下「鬆了螺絲」之弊害,亦應重新思維後續「健保IC卡加註」爭議中「醫療工作者安全vs.病患隱私權與疾病汙名化」的道德兩難。前述「醫訊世代」所傳承的批判精神,恰似提醒醫學生不能在體制化的規訓之下淪失了「反骨」。

《醫訊》作為公共討論平台,除了客觀詳實的報導,也不忘直言而大膽的評述。透過議題之引介、爭議之凸顯,我們期待能激起讀者受眾的討論,進而成為下一步行動和實作的基礎。這並非只是我們對自己的期待,更是對你的邀請。理想的種子若要能在白牆內得以萌芽,甚而深耕,還需要更多的養分與滋蔭。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醫訊第一刊】雙輔特刊:編輯室手記

2011年9月19日 尚無評論

《醫訊》復刊後,上學期因為人力拮据,僅與台大校園媒體《意識報》合作出刊「紹興南街拆遷案」專題,探討台大校方和紹興社區居民的恩怨情仇。暑假期間,本刊重新招兵買馬、勵精圖治,進行多項訪談和專題計畫,希望在新學期帶給您不一樣的《醫訊》。

第一刊熱騰騰出爐,本期主打「雙輔轉出新制」。首先帶您回顧整起事件經過,呈現系方和學生不同觀點的駁火。雙輔小組投稿反對新制聲明,本刊全文照登。再者是「我的雙輔人生」經驗分享單元,深描橫跨B92到B97多位同學的精采經驗,也一揭雙修輔系的真實面貌。本刊亦由系學會這幾年來戮力推動的「學生自評」去切入事件,也希望藉此反思:如何讓學生自評的功能發揮得更淋漓盡致。最後是大三李昕陽同學的投稿,他回顧了自己過去兩年的學習經驗,也對本系整體課程規劃提出自己的見解。無論您認同他的觀點與否,都希望各位讀者能作夥激盪,讓醫學系變得更好。這也無非是《醫訊》的初衷!

最近最火紅的醫療事件當屬「台大醫院誤植愛滋病患器官」了。《醫訊》將在第二刊帶來相關報導、採訪和評論。我們特別希望聽聽台大醫學生的聲音,歡迎投稿發表自己的意見(請來信ccyares@gmail.com):事件該如何課責?制度該如何改進?十月十日截稿,若經錄取備有微酬!

2011.09.19

目錄
我的雙輔人生系列
醫訊成員:陳宗延、卓聖里、王彥欽、郭蕾旻、黃澤祺、金寧煊、陳亮甫、鄭龍驊
Share
Categories: 文刊部 Tags:
total of 65517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