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文章標籤 ‘醫師勞動’

【醫訊第十二刊】醫學生的社會參與──從318學運談起

2014年6月26日 尚無評論

受訪/Med97張志禎、Med99陳亮甫訪問、整理/Med02鄭瑋心

太陽花醫療志工團

在剛落幕的318學運中,常能看見許多醫師及醫學生的身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太陽花醫療志工團」。多名醫護人員秉持著「病人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的精神,在短短數十小時內,設立五個醫療站,並規劃出完整的後送路線,最多有超過兩百位醫護人員同時「為人民值班」。本期《醫訊》訪問到從運動第二天便加入醫療團的Med97張志禎學長,請他談談參與醫療團的所見所聞,以及這些日子的心路歷程。

在醫療站裡,擁有執照的醫師、護理師、EMT等人員負責應付突發狀況、對傷患進行急救及後送等處理,醫學生則多支援行政工作,包括了人力調度、資訊更新、物資運送、醫療通道的維護等等。雖然醫院中的權力關係並未全然被抹除,但根據學長的觀察,這個場域與教學醫院截然不同,許多老師們自掏腰包捐助醫材、藥品,這種超越利益的思考,讓他體會到醫界並非全然的功利主義。學長認為,這次運動或許是醫界覺醒、團結的契機,期待透過社會參與的經驗,讓大家不再冷漠,未來也能更積極投入醫師勞動條件及醫療環境的改善行動。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十一刊】白袍下的血汗──醫勞筆記工作坊心得

2014年5月24日 尚無評論

整理/med02林自強

執起蛇杖前,絕大多數醫學生對醫師的工作缺乏認識。同一般民眾,大家想像中的醫師都是身負重任威風凜凜,舉手投足間主宰病人性命。殊不知,在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前,有一段充斥血汗的基層歲月。

這是一個杏林晦暗的時代——大至健保、醫療商業化、疏離的醫病關係、越發劇烈的醫療糾紛,小到成大實習醫師林彥廷連續值班過勞死、台大醫院誤植愛滋器官,都讓人不禁好奇——昔日光輝的白色巨塔怎麼了?

醫療是張錯綜複雜的網,上頭的種種問題各有牽連,糾纏不清,可謂剪不斷,理還亂。而由醫勞小組舉辦,為期兩天的『披上白袍的那一刻』工作坊,則帶我審視了巨網上離我們最近的議題——醫師過勞。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十一刊】基醫,1991──「一〇〇行動聯盟」的雙十前夕

2014年5月24日 尚無評論

撰稿/med96陳宗延

對台大醫學院的師生來說,「基礎醫學大樓」就是所謂的系館,官方地址「仁愛路一段一號」的門面。大講堂、實驗室、醫圖、系辦……這棟樓與我們的校園生活息息相關,但本文並不打算走進基醫大樓玻璃門內,我想請大家原地留在門口玄關,用想像力將時間調回去年十月,然後更往前調到二十三年前的同一個時刻。

2013.10.09

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運動)方興未艾,無論你對服貿協議持什麼立場,都無法否認這場社會運動捲動了無數過去並不那麼關心社會的常民;無論服貿最後是否被擋下來,它都已經相當程度改寫了台灣歷史的軌跡。事實上,主導這場運動的社運團體之一「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在去年七月、九月就已兩度前往立院抗爭,批判服貿公聽會趕場草率,兩次抗爭都差點就翻入立院牆內。如果當時關注和後援的人有今日的一半,或許佔領立院行動會提早半年發生也不一定吧。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四刊】當醫師遇見「鬼來電」◎林煜軒

2012年6月21日 尚無評論

當醫師遇見「鬼來電」


臺大醫院精神部 林煜軒醫師


學術界極負盛名的《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在2010年聖誕節,刊載了一篇「手機幽靈振動症候群」的專題報導:一所醫學中心裡,有將近七成的醫療人員感覺手機明明有震動,但卻沒任何來電的經驗。該研究還指出有這種幻覺經驗的四個危險因子:醫學生或住院醫師、將手機習慣放在胸前口袋、攜戴手機時間越長、越常用震動模式的,發生震動幻覺的機率越高。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住院醫師與實習醫師族群,因為他們經歷「手機幽靈振動症候群」的比率高達八成至九成;而主治醫師僅有五成左右。在國內輿論討論醫護人員工作環境與合理工時的一片論戰中,這份研究提供了另一種精神病理學觀點,而身處第一線的醫療人員,幾乎符合了「住院醫師或醫學生」、「攜戴手機時間長」的兩項危險因子。而這種大腦接受到某種實際不存在於外界的刺激現象,即是所謂的「幻覺」(Hallucination)。


醫療工作中,手機的震動通常伴隨緊急的醫療狀況,對於初次進入職場的醫學生也必然伴隨強烈的情緒反應,例如增加憂鬱、焦慮度。如同照顧第一胎的母親,經常在半夜聽見嬰兒的哭聲;手機鈴聲對第一線照顧病人的醫師,也可能因為伴隨強烈憂鬱、焦慮而造成認知扭曲或預期性搜尋(hypothesis guided search) 而產生幻覺。嚴重的憂鬱症狀,可能有精神病症的幻覺;在一般族群中,強烈的憂鬱情緒通常也會伴隨幻覺經驗:如親人過世的傷慟反應(bereavement)。在受虐兒童的精神病研究中,壓力使下視丘-腦垂腺-腎上腺系統(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 axis)活化被認為在神經發展過程中的孩童產生幻覺經驗的重要機制。多次經歷家暴與兒童虐待的孩童,在青少年時期更容易產生幻聽而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不論是焦慮、憂鬱均可能促發下視丘-腦垂腺-腎上腺系統的過度活化,這也解釋醫療人員的這種幻覺經驗和焦慮、憂鬱的關聯性。除了工作壓力外,值班的睡眠剝奪也可能更容易產生幻覺經驗。

 

筆者在去年進一步將「手機幽靈振動症候群」、以及「手機幻聽症候群」設計成追蹤式的研究,以台大、長庚、輔大三校的實習醫師為研究對象,比較實習前、實習中每三個月的幻覺經驗,以及相關憂鬱、焦慮程度,以其釐清這種精神病理現象與暴露於醫療環境壓力的因果關係,目前已有初步結果,期待在不久的將來能見諸學術期刊,再向大家作完整的報告。目前國內對醫療環境改革的討論,仍侷限在規定的修改與法條解釋,而缺乏本土實證數據。如此不論評鑑或立法都很難有根據。希望所有醫界的新秀,都能參與相關的學術研究,一起為台灣的醫療環境努力!

::

實習醫師工作環境與生活品質研究

對象:

今年度即將進入醫院實習的醫學生們,我們竭誠需要各位的參與!

這些年來,國內外研究均顯示醫療工作環境及醫師的身心狀態與病人安全及醫療品質息息相關。政府與民間團體也在近期內密集召開公聽會與協商,希望瞭解醫師工作環境的現況,作為未來政策制定的參考。特別是甫入職場第一線與病人接觸的實習醫師,其身心健康生活品質,更最具指標性。然而,比起國外已有可觀的實證研究,國內的研究仍相當有限。我們希望每位符合條件的醫學生都能加入這個研究,關心您的健康,也助於有關當局因地制宜的政策以提升醫療品質,達成守護健康的神聖使命!

˙追蹤時間點:臨床實習前(近期收案),以及實習第三、第六、第九及第十二個月(共五次)

˙研究方法:

1. 頭髮採集:以頭髮之壓力荷爾蒙濃度(cortisol,咖啡因代謝物,300毫克3公分以上的頭髮,實驗室即可偵測近三個月的壓力)作為客觀的長期壓力指標,探討與生活品質各項指標的相關性;

2. 問卷調查:包含生活品質、工作環境調查、以及相關之憂鬱、焦慮、睡眠品質之身心狀態指標問卷。
(問卷共兩張A4,題目約可在5分鐘內完成,受試者可選擇填寫問卷或加做頭髮檢體)

˙聯絡人
台大:林多偉、蕭婷文、林煜軒
陽明:黃茂軒(中榮)、官泰全(高榮)、蔡銘鼎(大六)
成大:蔡楚葳
長庚:郭明濬(林口)、楊善堯(林口)、陳建鴻(高長)
北醫:黃毓雯
高醫:劉宜學、張育銘
慈濟:盧星翰
輔大:林維書
中國:何建輝
中山:王佑辰
陽明與中山因實習課程安排,因此收案時間略有不同

˙研究團隊聯絡人與主持人:林煜軒(yuhsuanmed@gmail.com)、台大雲林分院 張立人醫師、台大公衛學院 陳保中教授


Share
Categories: 醫療現場 Tags:

【醫訊第三刊】「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的一封信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各位關心醫師勞動議題的醫(學)生,大家好:

身為醫〈學〉生,當前的我們面臨極其嚴苛的醫療就業環境。已經有那麼多我們的夥伴當年風光考進醫學系,卻在多年後的職場上深受工作壓力、過勞或其他職災所苦,但主管機關僅以醫師一職具有持續性、緊急性、不可預期性等語搪塞、甚至在部會間互踢皮球,拒絕硬起手腕處理相關議題,以致實習醫師、住院醫師至今仍無從納入勞基法在基本勞動條件上的保障。而醫師在過勞的身心狀態下作出診療,亦非廣大病友之福。

2011.05.01,一群本不相識的各校醫學生,在網路串連逗陣參加五一大遊行。我們認識了許多工會和各方工運的先進們,也認識了同為醫療環境努力的護權會(臺灣護理人員促進會)的朋友們。我們並未隨著活動落幕而解散。當天傍晚,我們在鄰近凱道的臺大醫院地下街聚餐,隨後決議形成組織,一起繼續為醫(學)生的勞動條件和工作權益打拚。

現在這個組織叫作「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簡稱「醫勞小組」。與醫聯會〈臺灣醫學生聯合會〉緊密合作,在課業、工作之餘的組織運作雖然有限,但也形成分工:有人投入現有工作環境對醫(學)生健康傷害的本土研究;有人關注立法院修法動態;有人蒐集資料、準備論述;有人投書;有人於恰逢醫師節的秋鬥,再度揪團上街。不管做些什麼,我們都很熱切地盼望,在思考和討論中慢慢讓自己的行動方案萌芽。

如今過勞議題漸漸露出曙光,從前不可能的,在全聯會〈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與衛生署於2011.11.11的公聽會上所表態的「不反對」中看見了希望。醫勞小組與醫聯會也透過立法委員黃淑英國會辦公室的牽線,參與了12.06教育部主導、衛生署與勞委會列席召開的協調會以及後續的大大小小與政府機關的會議,把我們的訴求帶入討論當中。我們並於12.18邀請到政大法律系林佳和老師參與「醫師,您過勞了嗎?」座談會,另外還有小組成員在各自的學校耕耘的工作坊及討論會。

目前我們底下的編制有問卷設計、座談籌辦、影片拍攝、政策研究、文宣編寫、政府聯絡等六個小小組,並設置秘書一名負責監督。未來我們會以小組名義即時公告工作進度,希望大家能持續關注,或者加入我們,一起打拚!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http://www.facebook.com/MEDLabor〉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醫訊第三刊】醫師勞動議題:工時Q&A◎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2012年5月15日 尚無評論

 

※前言

醫師過勞事件頻傳,見諸媒體者僅冰山一角;不幸過勞死的醫師亦所在多有。雖說工時仍是目前最便於認定「過勞死」的指標,長工時也的確直接造成醫師睡眠不足;但根據職業醫學科的建議,除工時「量」的衡量外,也應該佐以勞動者工作的「質」,包括實質勞動內容以及勞動過程的自我實現,作勞動現況的綜合觀察。因此,我們將醫師勞動現況的困境粗分成工時過長、醫療訴訟氾濫以及健保分配不公三大項目。以下將擇與醫師勞動現場較迫切相關的工時過長作介紹。

根據各界調查與統計,醫師平均工時每日高達18小時、每週工時突破110大關並不稀奇,某些科別甚至會需要連續工作長達36小時。研究指出,睡眠不足的醫師,專注力下降無異於酒醉之人。酒醉不能開車,難道就可以替病友看病嗎?我們的訴求是,對醫師加以工時限制、並且納入勞基法,以免因過勞而發生疏失,在醫師本身健康與雇主成本外,更危及病友的生命安全。

閱讀全文…

Share
Categories: 社會參與 Tags:
total of 582066 visits